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七章 预言
    克莱恩自然地收回了目光,拿着镶金手杖,紧跟在哈吉斯的身后,进入了将军府邸。

    这里的建筑风格没有一点南大陆的特色,既不控制采光,让室内显得阴沉,也未大胆使用少量人骨做装饰,给人强烈的冲击感,反倒更像北大陆豪宅的移植,且有无法抹去的因蒂斯色彩:

    每一根柱子都分段包着金箔,墙上的壁画用色热烈,周围镶嵌着黄金雕塑,盘旋而华丽的楼梯从高处降下,贯通全部四层,落于大厅中央,正对着门口,极为气派。

    不得不说,永恒烈阳教会主导的国家,在黄金艺术上真是【诡秘之主】走在了世界前列,完全没有暴发户的感觉……克莱恩的视线扫过楼梯扶手和柱子中段斜飞出来的巴掌大小黄金天使像,忍住了探掌抚摸的冲动。

    看了看两侧侍立的卫兵,他随意找了个话题,对哈吉斯道:

    “阿尔弗雷德霍尔上校在西拜朗似乎也建立了功绩?”

    哈吉斯由衷点头,用那种鲁恩贵族腔调道:

    “他是【诡秘之主】一个坚毅而勇敢的人,曾经率领三十多人的特殊作战小队,奇袭因斯的千人军队,完全击溃了他们,听说,他在东拜朗也屡次立下战功,才二十多岁就成为了上校。”

    听起来很厉害啊……“正义”小姐这位哥哥说不定已经成为非凡者,而且序列不低……嗯,在大贵族家庭,每一代都应该会有部分成员走非凡者道路……呵呵,等这位阿尔弗雷德先生历经艰辛和磨难,终于达成目标,成为了较高序列的非凡者,获取了准将或少将军衔,返回贝克兰德后,说不定会悲哀地发现,他连自家妹妹的狗都打不过……出门前喝过药剂的克莱恩用腹诽调节着精神状态。

    他没有多问阿尔弗雷德的事情,转而用疑惑的口吻道:

    “我发现西拜朗和东拜朗的风俗也存在一定的区别,在这里,许多房屋内,都有一定的人骨装饰,而东拜朗没有。

    “我来过这里不少次,很久前就有这样的疑问,但一直没好意思提出。”

    哈吉斯停了下来,指了指对面的浮夸楼梯口道:

    “唐泰斯先生,稍等几分钟,将军很快就会下来。”

    交代完正事,他才呵呵笑道:

    “人骨风俗其实并不多见,只有拜朗帝国时期直属皇室的领地,才保留着这种习惯,对我们来说,亲人死亡并不代表与他们的相处彻底结束,下葬之前,我们会从他们的尸体内取出一块骨头,放在家中,作为装饰,以示亡者与生者同在。

    “具体挑哪块骨头,由主持葬礼的祭司通过仪式来决定,最好最有象征意义的是【诡秘之主】头骨。

    “有的家庭,还会将头骨制成酒杯,只在款待最尊贵客人时使用。

    “唐泰斯先生,如果这次能够达成交易,我想邀请你到我家做客,用我爷爷的头骨盛满‘菲尼斯酒’表示敬意。”

    ……克莱恩的表情险些呆滞,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真的没法入乡随俗。

    他笑了两声,正要敷衍哈吉斯,却看见那有着黄金扶手的楼梯上,一道人影缓缓走了下来。

    这人影未戴帽子,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军礼服,纽扣闪烁金色,勋带鲜红如血。

    他肤色浅棕,轮廓线条柔和,五官给人没有张开的感觉,紧巴巴挤在脸部中央,凸显得脸比正常人大。

    有从多个渠道获得资料的克莱恩一眼就认出这是【诡秘之主】西拜朗北方邦的实际统治者,自称上将的梅桑耶斯。

    他表面在鲁恩、因蒂斯、弗萨克、费内波特、几个反抗军势力之间摇摆,维持着平衡,暗中却已得到灵教团皇室系的支持。

    同时,克莱恩怀疑,这位土著将军还和知识与智慧之神教会建立了稳固的联系。

    至于梅桑耶斯本身的实力,无论“冰山中将”艾德雯娜,还是【诡秘之主】“星之上将”嘉德丽雅,都在资料里将他标注为序列5,但具体是【诡秘之主】哪条途径,她们却没有提,因为这位土著将军展现的能力大多与灵有关,可他带着“死神”途径的神奇物品。

    “下午好,将军阁下。”克莱恩摘下帽子,以手按胸,行了一礼。

    这一刻,他又感觉有一道道不知来自哪里的目光在注视自己,它们是【诡秘之主】黄金天使像上闪过的光芒,是【诡秘之主】彩画玻璃反射的阳光,是【诡秘之主】光滑大理石映出的光亮。

    “你好,唐泰斯先生。”梅桑耶斯用都坦语回应道。

    已借助秘偶掌握都坦语的克莱恩当然能够听懂,但在南大陆,在东西拜朗待得越久,他越是【诡秘之主】觉得都坦语和古弗萨克语存在神似之处。

    虽然这两门语言毫无疑问属于不同的系统,让他真正学习都坦语时倍感困难,但某些细节地方总是【诡秘之主】有惊人的相似,仿佛存在一个共同的源头。

    克莱恩唯一能确定的是【诡秘之主】,那源头不会是【诡秘之主】巨人语。

    装作什么都没察觉的他很是【诡秘之主】自然地与梅桑耶斯闲聊了起来,直到对方主动提及军火交易方面的问题:

    “你一共有多少货?”

    克莱恩笑笑道:

    “装备三四千人不成问题,另外,还有几门火炮。”

    梅桑耶斯沉默了一下道:

    “开出你的价格。”

    克莱恩略作斟酌就说道:

    “如果你让我将货物送到北方邦,那价格是【诡秘之主】5万镑,如果你派出队伍,和我一起去取货,自己负责后续的运输和安全,那只要4万镑。”

    梅桑耶斯想了想道:

    “后者。

    “你拿着定金,带着我的人一起去,等见了货物,将它们搬上了马车,我的人再付剩下的钱。”

    他顿了顿,补了一句:

    “不过,我没有那么多鲁恩金镑。”

    外汇储备不足啊……克莱恩环顾一圈,不甚在意地笑道:

    “你可以直接付我金币,甚至金条、金砖。”

    梅桑耶斯相当果断,没有啰嗦,点了下头道:

    “成交,明天我会让哈吉斯带着人和钱去找你。”

    不错,我就喜欢和这种不还价的人做生意……克莱恩先是【诡秘之主】松了口气,旋即怀疑自己的开价是【诡秘之主】不是【诡秘之主】太低了。

    等到他离开了将军府邸,梅桑耶斯忽然抬头,对着楼梯上方道:

    “卢卡阁下,这是【诡秘之主】你等待的人吗?”

    华丽楼梯的上一层,一道身影缓缓凸显了出来。

    这是【诡秘之主】一位套着镶黄铜色丝线素白长袍的老者,头发已然全白,却梳理得非常整齐,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幽深得看不到底部。

    他语速不快不慢地回应道:

    “无法确定,虽然我的预言告诉我,会在这里,会在这两天,遇上一位能解开我未来困境的人,但刚才那位实在太普通了,除了是【诡秘之主】非凡者,没有什么值得描述的。

    “当然,我看不清他更深的真实,他的背后或许藏着一位至少不比我差的存在。”

    说到这里,他缓步下行,隔了几秒道:

    “我将尝试利用梦境,看能否发现更多。”

    “需要给您准备特殊的房间吗?”梅桑耶斯恭敬问道。

    卢卡摇了摇头:

    “就在旁边这间起居室吧,嗯……最好的时间点在四个小时后,这之前不要来打扰我。”

    他随即进入那个房间,坐了下来,向后靠住沙发背,放松身体,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等到天色渐黑,这位老先生才真正睡了过去。

    梦境里,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将军府邸的大厅内,站在那华丽楼梯的第一阶,身旁则是【诡秘之主】梅桑耶斯、哈吉斯和众多的卫兵。

    那位叫做道恩唐泰斯的中年男士立于对面,嘴角忽然翘起,露出浮夸的笑容。

    一道道火焰随之腾起,上方坠落了一张又一张扑克牌。

    卢卡灰绿色的眼眸一下变深,道恩唐泰斯的身体顿时就陷入了一片古怪冒出的黑暗里。

    套着素白长袍的老先生随即张开了双臂,显现出胸腹间的幽芒漩涡。

    这漩涡陡地扩大,将道恩唐泰斯吞了进去。

    卢卡还未来得及确认情况,突地心有所感,侧头看向了旁边,只见梅桑耶斯脸部蠕动,身体拉长,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个道恩唐泰斯。

    几乎是【诡秘之主】同时,哈吉斯和在场所有卫兵,一个接一个长出了道恩唐泰斯的脸孔,齐齐将目光投向了卢卡!

    卢卡一下惊醒,在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梅桑耶斯注视里,怔了两秒,低沉开口道:

    “我得亲自去见一见刚才那位先生,见一见他背后的半神。”

    他话音未落,下意识转过脑袋,望向了窗外。

    此时,路灯已燃,天色深黑,绯红的月亮奇异地染上了血淋淋的色彩。

    又一次血月!

    …………

    还好有“愚者”先生……今年血月也太频繁了吧?距离上次才过了两个多月……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翻身坐起的佛尔思抹了把冷汗,无声自语了两句。

    她已抵达德莱尔森林边缘的小镇,住进了旅馆,和休一个房间,预备明天一早就对废弃古堡做初步探查,谁知正准备休息,却遇上了血月。

    就在这个时候,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身体僵硬地将脑袋转向了旁边。

    自称要早早睡觉的休不知什么时候已然醒来,睁着眼睛,看着她。
友情链接:美食供应商  励志名人名言  哲夫当立  逆天邪神  九御神王  极限保卫  锦衣夜行  全职法师  牧神记  星座网  笔趣阁  重生修仙我为王  经典语录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太初  史上最强重生者  寒门崛起  极品最强大少  作文大全  电脑爱好者之家  诸天最强大咖  阅读封神系统  蜡笔小说  盛唐之帝国崛起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