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零九章 符合逻辑的发展
    看到那位神父打扮的中年男子后,安德森先是【诡秘之主】怔了一秒,旋即感觉脑海内某个枷锁轰然崩解,数不清的记忆碎片随之突破无形的屏障奔涌了出来,就如同压抑许久的情感终于获得了爆发。

    他记起了之前两个多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记起了那位半神交代的任务是【诡秘之主】什么!

    当初在拜亚姆,他依循心中的念头与那位半神会合后,就跟着对方,离开罗思德群岛,乘船前往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于那里,他见到了身旁这位神父,被安排进入古老的棺柩,躺在非凡材料、奇特血浆调和成的液体中,任由它们一点点渗透自己。

    经过一个多月的侵蚀,他体内形成了一个深红色的“蚕蛹”,然后被“锁住”这段时间的记忆,送到了西拜朗,并种下了在恢复记忆前不能离开的心理暗示。

    也就是【诡秘之主】说,那位半神给予他的任务并未完成,正在进行,之前不过是【诡秘之主】前置准备!

    一个个画面闪现间,安德森发现自己在街头吹口琴,与达尼兹入住旅馆,找知识教会传教士求取“通晓语言”符咒,以及前来北方邦,直至今天的整个过程中,身旁都有这位看起来和煦又单纯的神父。

    用餐时,隔壁桌坐的是【诡秘之主】他,入住时,旁边房间里睡的是【诡秘之主】他,沿大街行走时,并肩迈步的是【诡秘之主】他,吹口琴表演手偶戏时,对面温和看着的也是【诡秘之主】他!

    而这一切,安德森当时完全没有注意,他旁边的达尼兹,周围的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就像从未见过这神父一样!

    发自心底深处的凉意从尾椎而起,直蹿安德森的脑海,让他只觉这段时间的经历仅是【诡秘之主】回想一下都让人发疯,失控。

    与安德森已拉开一段距离的达尼兹看了看穿黑色神职人员长袍的因斯赞格威尔,又看了看那位正闭目祈祷的简朴神父,连忙低下头来,用古赫密斯语小声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早在多天前,他就收到了“愚者”先生的神谕,让他假装办事,实际藏于安德森周围,在情况异常时立刻祷告。

    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清楚究竟会遭遇谁,但向来珍惜生命的达尼兹决定一点也不打折扣地照做,哪怕出现的异常很可能只是【诡秘之主】他想得太多!

    为此,他特意又戴上了格罗塞尔遗留非凡特性制作的拳套,确保自己在类似场景下先做后想,不浪费一点时间!

    这个时候,因斯赞格威尔的步伐停了下来,或深蓝近黑或爬满血管的眼睛内同时映出了穿简朴白袍戴银十字吊坠的那名神父。

    他的脑海内,他的嘴巴中,一道恼怒的声音传了出来:

    “亚当!”

    造物主之子,天使之王,亚当!

    因斯赞格威尔话音未落,对面那位简朴神父的眼睛就睁了开来,浅色的瞳孔已染上纯金。

    霍然间,周围一根根漆黑石柱耸立了起来,撑起了一座恢弘巨大的教堂。

    这教堂里,每一根柱子每一处拱券每一块穹顶的表面,都镶嵌着不同种族的骨头,它们密密麻麻,用不同的眼洞注视着因斯赞格威尔,簇拥着一个上百米的十字架。

    十字架前,一道模糊的身影立在那里,仿佛在怜悯地看着一切。

    这是【诡秘之主】一座尸骨教堂,不显一点阴森反倒充满圣洁意味的尸骨教堂!

    教堂的墙壁、窗户、大门上,一张张透明扭曲的脸孔凸显了出来,似乎有数不清的魂灵被封印在了里面,让非凡者再也感觉不到灵界与星界的存在!

    而之前的广场,之前的路人,全部不见,被排斥在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尸骨教堂外。

    因斯赞格威尔手中的古典羽毛笔早已飞起,极速于他的黑色神职人员长袍上书写道:

    “安德森胡德是【诡秘之主】格尔曼斯帕罗的朋友,受到了乌洛琉斯的关注,基于某些未知的因素,在这个时间点,乌洛琉斯降临这里是【诡秘之主】符合逻辑的!”

    羽毛笔刚打出那个叹号,一道又一道光芒就从尸骨教堂高处的彩色玻璃窗照了进来,化成一只只虚幻层叠的纯净羽翼。

    羽翼覆盖的下方,一道留着银色长发的身影以半跪祈祷的形态勾勒而出,随之站直了身体。

    祂套着简朴的亚麻长袍,面容秀美,五官柔和,正是【诡秘之主】天使之王,“吞尾者”乌洛琉斯!

    乌洛琉斯漠然的眼眸短暂没有焦点,旋即映照出了那位和煦神父的影像。

    祂的瞳孔中,祂的脚下,祂背后层叠的光之羽翼里,一个个超然神秘的圆轮凸显了出来,汇成虚幻流淌的长河,蛇一样首尾相接在了一起。

    尸骨教堂一下倒退回了刚耸立出漆黑石柱的样子,周围的广场若隐若现。

    抓住这个机会,乌洛琉斯就要飞出这里,因斯赞格威尔也毫不犹豫让周围的各种色彩变得浓郁,叠加在了一起。

    这位“守夜人”即将进入灵界时,霍然看见高处坠落了一个上百米的十字架。

    这十字架重重插在了未成形的尸骨教堂中央,背负着它的那道模糊身影紧跟着抬起了脑袋。

    无穷无尽的光芒爆发了出来,将乌洛琉斯和手持羽毛笔的因斯赞格威尔吞没了进去。

    充满不同种族骨头和无数扭曲魂灵的尸骨教堂再次成形。

    …………

    听见虚幻层叠的祈求声时,克莱恩正在旅馆房间内,想着日常的琐事,做着无聊的吐槽。

    他猛然站起,直奔窗前,望向了不远处的那个广场。

    广场上,人来棺往,喷泉上涌,音乐回荡,一切都是【诡秘之主】如此的正常,甚至带着几分悠闲,这里面,不太协调的是【诡秘之主】,安德森正单膝跪地,神情僵硬,达尼兹则战战兢兢地闭目祷告着。

    克莱恩没有多想,按照在灰雾之上做出的方案,操纵一百多米外的“赢家”恩佐,进入了电报局他对达尼兹下过命令,住电报局附近!

    与此同时,他还拿出冒险家口琴,凑至嘴巴,吹了一下。

    提着四个金发红眼脑袋的蕾妮特缇尼科尔走出了虚空,八只眼睛同时转向了广场位置。

    “给伦纳德米切尔,他应该还没有离开之前的感应范围。”克莱恩拿出早就预备好的一封信和一枚金币,递给了信使小姐。

    他现在说话做事,就仿佛一个秘偶,只遵循预定的命令去做,如果实在忍不住要想点什么,就会立刻冥想或转移注意力。

    这就是【诡秘之主】他从威尔昂赛汀哭泣里领悟的对付“0—08”的办法将思考部分放在灰雾之上,到了现实世界,只按预定行动!

    而达尼兹的某次祈祷里,克莱恩借助“画面”,顺势关注了下同一区域内的安德森,结果发现他身旁始终有一位似陌生似熟悉的神父存在。

    联想到心理炼金会与黄昏隐士会的隐秘关系,联系到罗塞尔大帝日记里的一则内容,克莱恩顿时有所明悟,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变得笃定:

    黄昏隐士会的主人,造物主之子,“空想天使”亚当,要谋取“0—08”!

    这也就意味着因斯赞格威尔大概率会过来,以安德森为目标!

    然后,克莱恩于灰雾之上重拟了下计划,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继续着“现实秘偶”的状态。

    蕾妮特缇尼科尔其中一个脑袋咬住了那封信,八只眼睛随之深深地看了克莱恩两秒。

    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没有说话,目送信使小姐回归了灵界。

    库克瓦电报局内,“赢家”恩佐将早已写好的电文、地址和费尔金全部交给了工作人员,并督促他们立刻发报。

    “西拜朗,北方邦,库克瓦城,因斯赞格威尔出现。”

    电波飞逝间,这条消息传递给了黑夜教会在西拜朗、东拜朗的各大据点。

    …………

    东拜朗。

    “你怎么总是【诡秘之主】在教堂周围区域活动,不去更远的地方调查?”戴莉随口问了伦纳德一句。

    伦纳德想了想,坦然而郑重地说道:

    “等消息。”

    戴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没去多问。

    她变得沉默,不再乱开伦纳德的玩笑,似乎也跟着在等待。

    忽然,伦纳德灵感有所触动,侧头望向了左边。

    而身为“看门人”的戴莉早已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地方。

    一封信不知什么时候出现,飘落向了煤气路灯底部。

    伦纳德顾不得避开戴莉,忙弯腰拾取起那封信,快速拆了开来。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行单词:

    “西拜朗,北方邦,库克瓦城,复活广场,坐标……”

    伦纳德的表情一下凝重,扭头对戴莉道:

    “女士,麻烦帮我掩盖一下行踪。”

    他说话的同时,左掌的手套已然变得透明,右手则插入衣兜内,握住了那张“窃运者”符咒。

    戴莉沉默了一秒,非常严肃地说道:

    “带上我。

    “当初你至少战斗过,而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伦纳德神情连变,嘴巴微张,最终什么都没说,一把抓住了戴莉的肩膀。

    两人随即消失在了少有人往来的街道边。

    …………

    目送信使小姐离开,确认电报已至少拍出一份后,克莱恩当即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直接坐至“愚者”那张高背椅,招手让暴君牌、海神权杖和一张银灰色的符咒同时飞了过来。

    刹那之间,他已是【诡秘之主】戴上三重冠冕,披上了教皇法袍,执掌了白骨权杖。

    一道道银白闪电跳跃簇拥中,克莱恩将灵性蔓延向了达尼兹对应的那个光点。

    s:七月最后一天了,求月票!
友情链接:伏天氏  大学生必备网  全职法师  修真聊天群  逍遥游  银行信息港  铸天之景  经典古诗词  北宋大表哥  斗战狂潮  男性健康  神豪之娱乐天下  吞噬星空  逆天铁骑  寸芒  斗战狂潮  女性健康  娱乐大头条  落秋中文  小学生作文  圣龙图腾  房贷计算器  励志故事  励志名人名言  最强特种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