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后遗症
    夏尔夫没察觉到阿尔杰眼神的变化,又指了指正被“火化”的其中一位“原始月亮”信徒道:

    “他那根手杖也是【诡秘之主】从我这里拿走的,叫‘海之言’,能对瞄准的目标释放闪电,挥舞击打的时候会附加风刃,除了这些,它还能制造大型水球和腐蚀性的雨水,让持有者不再害怕深海的压力,可以自由地从水中汲取氧气,同时,它还能作为魔杖,带人飞行。

    “负面效果有三个,一是【诡秘之主】它喜欢歌唱,每隔六个小时,必然会高歌一曲,产生的影响不分敌我,因选择的歌曲风格不同而不同,有时是【诡秘之主】让人沉迷失神,有时是【诡秘之主】震撼心灵,有时是【诡秘之主】引发烦躁降低理智,当然,即使没到六个小时,只要你希望,它也很乐意歌唱;

    “第二嘛,从我刚才说的那些就能看出,它具备一定的活着的特性,而且属于性格比较差的那种,喜欢趁持有者不注意,绊倒他,抽打他,拉着他滚阶梯;

    “三是【诡秘之主】,它会导致持有者易被雷劈,所以,在雷雨天气,要么不出门,要么不要带它。”

    这是【诡秘之主】格尔曼斯帕罗那份“海洋歌者”非凡特性做出来的封印物啊,如果被他知道,你早就做好,却任由“原始月亮”的信徒拿走,那你肯定会被卖给有需要的人,以非凡特性的形式……阿尔杰望向餐桌附近,看见了一根深黑色镶嵌银白金属的手杖。

    ——在他的认知里,无论其他负面影响是【诡秘之主】否严重,具备活着特性的神奇物品都算封印物,因为这本身就意味着难以预料的危险。

    见“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和她的同伴没说可以结束,夏尔夫只好苦着脸,继续掏神奇物品:

    “这把短刀叫‘剧毒之刃’,听名字就知道效果,不需要我再额外描述了吧?

    “哎,它能为每一次伤害附加随机的剧毒,至于是【诡秘之主】什么,纯粹看运气。

    “它的负面影响不大,只是【诡秘之主】会导致医疗失效,累积醉酒的感觉。”

    夏尔夫又连续介绍了好几件神奇物品,终于听见“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开口道:

    “很好,剩下的就留给你。”

    呼……还算不错,给我留了三件……夏尔夫不仅没有怨恨,反倒由衷地觉得“星之上将”真是【诡秘之主】一个好人,就像得了某种心理方面的疾病。

    嘉德丽雅随即侧头看向“倒吊人”:

    “你先挑。”

    她知道“世界”格尔曼斯帕罗有神奇物品在“工匠”这里制作,所以让“倒吊人”先把那位疯狂冒险家的挑出来。

    阿尔杰点了点头,将“海之言”手杖和“石像鬼眼镜”拿了过去,然后示意剩下的都是【诡秘之主】战利品。

    嘉德丽雅想了想道:

    “你再挑一件,其余归我。”

    她对剩下的神奇物品都不是【诡秘之主】太感兴趣,因为她本身就有两件相当强力足以匹配身份的物品,之后又陆续得到了“法官纽扣”和“幸运天平”,各方面都不再存在短板,这种情况下,考虑到负面效果的叠加,不是【诡秘之主】非常有用非常特殊的类型,她都不会多看一眼或者做出替换。

    当然,作为一位海盗将军,她再怎么样都不会嫌神奇物品太多,毕竟部分得上交摩斯苦修会,部分得奖励给手下的船员。

    阿尔杰沉默片刻,从已经拥有的物品和本身的非凡能力出发,选了那把“剧毒之刃”。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随即吩咐“无血者”希斯道尔,让他将“工匠”夏尔夫放至地面的那些神奇物品和几位“原始月亮”信徒的残留全部搬出了房屋。

    然后,她又一次望向那位“工匠”,染着些许深紫的眼眸映出了对方的身影:

    “‘原始月亮’的信徒为什么要控制你?”

    夏尔夫眼神闪烁了一下道:

    “这不是【诡秘之主】很简单很直观的事情吗?让我给他们制作神奇物品……”

    他话未说完,突然被那漠然看着自己的紫色眼睛弄得心头一跳,忙又补充道:

    “他们似乎还有什么计划需要‘工匠’的协助,具体是【诡秘之主】什么,因为还未开始,我并不清楚。”

    嘉德丽雅仿佛在思索般收回目光,与“倒吊人”做了个视线的交流,同时点了下头。

    他们决定今天不带走“工匠”,让他留在这里,看后续会发生什么事情。

    也就是【诡秘之主】说,他们希望通过监控“工匠”,弄清楚“原始月亮”那些信徒究竟有什么计划。

    其实,于“隐者”和“倒吊人”而言,“原始月亮”的信徒在做什么谋划并不是【诡秘之主】他们太关心的事情,只是【诡秘之主】一个可以借此和“神秘女王”交流,为后者在超凡世界的某些决策提供参考,一个能拿这件事情换取教会方面的贡献,所以才瞬间达成一致,准备深入调查。

    当然,“倒吊人”阿尔杰一向都信奉着一个理念:

    掌握的情报越多,越能在各种事件里谋取到好处!

    短暂的静默后,嘉德丽雅语气没什么变化地对“工匠”夏尔夫道:

    “既然你已经是【诡秘之主】‘原始月亮’的信徒,那带走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夏尔夫连连点头,表示您说的真对。

    嘉德丽雅稍有停顿,话锋一转道:

    “不过,我希望能和你建立起长久的合作关系,所以,我需要你几滴血液,这能帮助我随时找到你。”

    夏尔夫一张脸顿时充满苦色,嘴巴翕动了几下却说不出拒绝的话语。

    呼……他猛地吐了口气道:

    “好。”

    说完,他拿起旁边的裁纸刀,在小臂上割了一道口子,几滴血液一下就沁了出来。

    嘉德丽雅随即抬起右臂,手掌轻轻往上一托,让那几滴血液漂浮而起,主动飞向了她。

    观察了下掌中的血液,这位海盗将军突然又开口道:

    “你的姓是【诡秘之主】什么?”

    “朱恩。”夏尔夫条件反射般回答道。

    嘉德丽雅没说什么,转过身体,走出了大门,“倒吊人”阿尔杰紧随其后。

    房屋内很快就变得安静,“工匠”夏尔夫找了张沙发坐下,许久没有动静,仿佛还沉浸于刚才的遭遇里难以回神。

    近十分钟过去,他忽然坐直,从衣物内侧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型人形雕像。

    这雕像整体呈黄铜色,脸部一片空白,有血迹从内里缓缓渗出,残留于外。

    夏尔夫连忙用手帕擦干净了雕像的脸庞,然后长长舒了口气,勾起嘴角,无声自语道:

    “还好我有这‘命运人偶’……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通过那几滴血液找到我?也别想诅咒我!”

    拜亚姆贫民区,一条没有路灯的街道上。

    戴面具罩兜帽的阿尔杰看了眼旁边的“隐者”,沉哑着嗓音道:

    “夏尔夫逃出蒸汽教会后,一直都很安稳地活到了现在,这说明他不是【诡秘之主】一个蠢货,他能那么简单轻松,不做一点反抗就将血液给你,应该是【诡秘之主】有相应办法规避追踪的。

    “而且,他也没提为什么会被‘原始月亮’信徒找到的原因。”

    正常来说,那些信徒们肯定会反向追查“狼人”非凡特性的来源,可“工匠”夏尔夫上次并未提醒阿尔杰。

    嘉德丽雅边抽出那副沉重的眼镜,将它架至鼻梁上,边语气没什么变化地说道:

    “这不是【诡秘之主】用来追踪的。”

    阿尔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提出告辞,拐向了另一条僻静黑暗的小巷。

    他一路绕了好几个圈子,找机会解除了伪装,然后离开拜亚姆,前往反抗军私港,登上了“幽蓝复仇者号”。

    他的水手们已在过去多天挥霍完了积累的精力和金钱,此时正老老实实待在船上,等着出海。

    看见他回来,其中一位水手连忙站起,笑着问道:

    “船长,用过晚餐了吗?”

    “还没有,简单给我准备一点。”阿尔杰为了行动,都还没来得及填饱肚子。

    那名兼职厨师的水手当即回应道:

    “好,我们今天有在丛林里弄了些新鲜的蘑菇,用黄油给您煎一煎,怎么样?”

    ……阿尔杰脸皮轻微抽了一下,表情正常地摇了摇头:

    “煎一块牛排就行了,五分,嗯,七分熟。”

    …………

    东拜朗,丛林边缘。

    带着两个秘偶的克莱恩没有急于出去,进入城市,打算先弄点染料,给“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的面具做个伪装。

    而在此之前,他还有另外一些事情要做。

    那就是【诡秘之主】寻觅探索卡尔德隆外围的帮手!

    克莱恩从来不是【诡秘之主】一个独狼主义者,面对危险时,更是【诡秘之主】如此,所以,除非没有办法,否则他肯定会通过分享坐标付出代价等方式,邀请强者帮忙,不一个人鲁莽进入。

    于他而言,能活着拿到想要的材料才是【诡秘之主】最重要的!

    如果不是【诡秘之主】肯定不可能实现,我都想再等一两周,抱着一个婴儿,或推着一辆婴儿车,前往卡尔德隆……克莱恩暗自叹息,拿出自己的冒险家口琴,吹了一下。

    无声无息间,提着四个脑袋的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从虚空里走了出来。

    克莱恩斟酌了下语言,开口说道:

    “我最近想去卡尔德隆城做一次探索,嗯,已经拿到它的灵界坐标,不知道能否雇佣您帮忙?代价是【诡秘之主】什么?”

    蕾妮特缇尼科尔那四个金发红眼的脑袋依次张嘴道:

    “不行……”“我……”“无法……”“进入。”
友情链接: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中世纪崛起  明朝败家子  天涯八卦  武道孤圣  极限保卫  最强特种兵王  花百科  步步生莲  史上最强重生者  从全球高武开始  作文大全  史上最强重生者  明末第一贼  都市之归去修仙  免费算命网  南方财富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绝世邪神  社保查询网  大争之世  重活一次  诸天最强大咖  回到地球当神棍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