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个选择
    陵寝内诡异的变化让紧闭着眼睛,收敛着灵性的克莱恩一时难以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清楚这偏好还是【诡秘之主】偏坏,所以,哪怕已念出开启咒文,手攥着“窃运者”符咒,也不敢贸然动用,害怕造成负面的影响,获得相反的结果。

    一秒,两秒,三秒,克莱恩只觉时光流逝的是【诡秘之主】如此漫长,就仿佛过了整整一个世纪。

    终于,他听见了阿兹克先生略显低哑却又不够确定的嗓音:

    “是【诡秘之主】你……”

    紧接着,一道没有起伏但明显属于女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有三个选择:

    “一是【诡秘之主】继续向前,寻求完整,让萨林格尔从你体内重生;

    “二是【诡秘之主】由我帮你抽出那一半灵魂,让你带着它离开,自己想办法缝合,这能让你变回原本的样子,不再一次次死去,又一次次复活,但这不等于现在的你,你过去经历的一次次人生也将真正退化为梦境;

    “三是【诡秘之主】放弃所有,直接离开,你将永远停在当前层次,无法再往上晋升,你将依旧一次次成为死者,又一次次从失去所有记忆中醒来,重复着寻找过去的经历。”

    克莱恩听得一愣一愣,完全没想到陵寝深处竟然多了一个“人”,而且似乎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可以给出不同的选择,让曾经的“死亡执政官”阿兹克艾格斯只能从中决定。

    “这就是【诡秘之主】黑雾深处隐藏的那个人造死神?

    “不,祂原本似乎没什么智慧,刚才那么久,也没见祂想要沟通……

    “抽出那一半灵魂,想办法自己缝合……这什么意思?阿兹克先生的灵原本并不完整?

    “从哪里抽出?说话的‘女士’居然能做到阿兹克先生做不到的事情?

    “还有,萨林格尔是【诡秘之主】谁,为什么会从阿兹克先生体内重生?他,祂是【诡秘之主】那位掀起苍白之灾的‘死神’,阿兹克先生的父亲或者爷爷?祂预见了自己的陨落,于是【诡秘之主】在阿兹克先生体内留下了复活的引子?

    “第一个选择肯定直接排除,不做考虑,第二和第三都各有问题,一个不再是【诡秘之主】现在的自己,会变成陌生的‘我’,一个将永远承受不死诅咒,再也无法解脱……如果对自身有信心,真正将过去那一次次人生视作锚,那可以考虑第二个选择,与自己和解,彼此妥协……可是【诡秘之主】,这涉及分割出去的另一半灵魂,完全没经历过那些人生的另一半灵魂,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根本无从猜测,锚未必能解决问题……”

    克莱恩脑海内一个个念头飞快闪过,又疑惑,又好奇,又为难,又不解,可只能远远站着,连旁观都做不到。

    那是【诡秘之主】阿兹克的人生,是【诡秘之主】他将要面对的未来,别人无法替他做出决定。

    而克莱恩该说的,之前已经说了,他又无奈又担忧地立在原地,等待着阿兹克先生开口。

    阿兹克望着前方那位戴兜帽的秀美女士,许久没有言语,眼中苍白的火焰摇曳不定。

    那条既虚幻又真实的如山羽蛇似乎察觉到了某种不好的变化,尾巴霍然抽出,疯狂扫向了四周,头部随之埋下,张开巨口,露出暗红色的血肉和沾着淡黄油污的尖牙,吐出漆黑的蛇芯和阴绿的黏液,要主动地吞掉阿兹克艾格斯。

    但是【诡秘之主】,“它”所有的尝试都没能产生影响,“它”仿佛活在另一个世界!

    让人不安的沉默中,阿兹克抬起右手,揉了揉额角,平和笑道:

    “或许是【诡秘之主】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我选择三。”

    他话音刚落,对面那位戴兜帽的女士手掌一握,紧紧攥住了那个鸟型黄金饰品,然后一点点往后收回手臂,将那件古老的事物从阿兹克额头的裂口处扯了出来。

    阿兹克的表情又一次扭曲,似乎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他每一滴血液内,每一块肌肉中,都有少许灵在沁出,交织为了一个透明的魂体。

    这魂体看似完整没有残缺,但却充满不协调的矛盾意味,因为它有一半呈金黄色,从眉毛眼睛到躯干四肢都是【诡秘之主】这样,带着古朴的美感。

    随着那鸟型黄金饰品的抽出,阿兹克这半透明的灵从中间开始分裂,一寸一寸分裂,仿佛正被人用小刀活剥着皮肤。

    他喉咙里又一次发出不像人类的荷荷声,听得远处的克莱恩脑袋眩晕而刺痛,似乎有一根根钢针在他的脑浆中疯狂搅拌。

    也就是【诡秘之主】几秒的工夫,阿兹克的灵体彻底分成了两半,一半化作黄金流光,投入了那鸟型饰品的眼中,一半重归他的身体,与血肉融合。

    阿兹克眼中的两团苍白火焰熄灭了,体表长出的白色羽毛和漆黑鳞片退去了,表情的扭曲也得到缓解,不再那么狰狞。

    他脸庞变得略有些苍白和透明,额头在一阵阵抽搐,显然正承受着源于精神体深处的痛苦。

    “感谢您的帮助。”他对着那戴兜帽的秀美女士行了一礼,转过身体,脚步虚浮地沿阶梯往上,来到了克莱恩的身边。

    “可以睁开眼睛了。”阿兹克疲惫地微笑道。

    克莱恩连忙睁眼,打量了阿兹克先生一下,发现他并未出现疯狂与失控的迹象,这才彻底放心,好奇地将目光投往陵寝深处。

    那里黑雾弥漫,又遮掩住了底部的一切。

    “刚才那位是【诡秘之主】谁?”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阿兹克笑了笑,探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我就算告诉你,你也听不见,除非祂想让你知道。”

    他说话间,克莱恩也下意识抓住了自己两个秘偶的肩膀。

    周围的色块齐齐浓郁,鲜明地叠加在了一起,两人两偶很快就穿过“狂暴海”对应的灵界,返回了克莱恩在古拉因城住的那个旅馆房间。

    阿兹克刚一松手,就捏了捏额头,温和笑道:

    “我接下来需要一场不知道会维持多久的睡眠来恢复,如果你有问题,可以向灵界七光请教,对应的仪式你应该已经掌握。”

    “阿兹克先生,您没什么事情吧?”克莱恩关切问道。

    与此同时,他腹诽起了自己:

    永远失去了一半灵魂,怎么可能没什么事情?

    阿兹克笑了笑道:

    “没什么大的问题,只不过会维持以前那种状态,预见到自己的死亡,安排好一切,割裂与原本人生的联系,然后忘记所有,复活苏醒,寻觅过去。

    “和以前相比,至少还有你这个知道我很多事情的人存在,如果我又一次遗忘,看到你的来信,应该就能回想起很多。”

    他顿了顿,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低声笑道:

    “沉眠,也不是【诡秘之主】坏事,至少我可以做梦,梦中,我从未离开,还在陪她晒着太阳,还在指导那个倔强的孩子怎么使用阔剑,还在为那个爱撒娇的小家伙打造秋千……”

    话未说完,阿兹克丢出了那枚铜哨,温和笑道:

    “记得写信。

    “但我睡醒之前,不会回你。”

    克莱恩刚伸手接住那古老精致的铜哨,阿兹克就已消失在了房中,不知去了哪里。

    怔怔看了一阵,克莱恩忽然低声叹了口气。

    …………

    要从古拉因城前往别的地方,如果走陆路,必须沿着盘旋往上的道路,穿过一片片街区,来到这座城市的最高点,然后才能翻过山岭,进入平原。

    此时此刻,索斯特率领的“红手套”小队正站在最高处的广场上,眺望着不太正常的狂暴海。

    始终按着额头的戴莉西蒙妮突然放下了手掌,颇为奇怪地开口道:

    “一切又正常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正常了?”伦纳德略感诧异地反问道。

    在他看来,狂暴海的异变结束前,戴莉很难恢复正常。

    “也许,是【诡秘之主】间歇性的?”索斯特迟疑着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戴莉正要回应,众人灵感忽有触动,又一次望向了狂暴海。

    那片纯粹的深黑中,一颗又一颗璀璨的星辰亮了起来。

    …………

    贝克兰德,圣赛缪尔教堂内。

    大主教安东尼史蒂文森拿到了一封来自海上的紧急电报。

    那电报的内容相当简单,却足够惊人:

    “格尔曼斯帕罗再现,与人一起登上‘黑色郁金香号’,将路德维尔制成了秘偶,他跟随的那位被路德维尔称为‘死亡执政官’。”

    格尔曼斯帕罗……“死亡执政官”……圣安东尼无声重复起这两个名称。

    他缓缓后靠,闭上了眼睛,脑海内又一次浮现出“0—17”那件封印物的资料,完整的资料:

    “编号:17。”

    “名称:隐秘之天使”

    “危险等级:‘0’,非常危险,最高重视度,最高保密等级,不可打听,不可外传,不可描述,不可窥探。”

    “保密等级:教宗,a组研究人员,及负责贝克兰德教区的大主教(注:大主教调离贝克兰德教区时,需用封印物‘1—29’清除相关记忆)”

    “封印方式:通过‘1—29’和‘1—80’的配合,完成封印。”

    “描述:这不是【诡秘之主】一件物品。

    ……

    “警告,祂无法被利用!”

    “附录1:这件封印物最早在第四纪苍白年代出现,具体年份,缺失,具体日期,缺失,具体地点,缺失。”

    “附录2:资料显示,祂曾经被唤醒过五次。”

    “附录3:无法被利用有限定前提,经确认,祂可以作为女神降临的容器。”
友情链接:飞剑问道  逆剑狂神  中药大全  创世中文网  诸天最强大咖  广东高考网  伏天氏  字幕库  说说大全  最强逆袭  男性健康  就爱读小说  都市医圣妙厨  管理资料下载  绝世邪神  南方财富网  就爱读小说  电视指南  漂亮女人  天天美食  最强特种兵王  全职武神  汉乡  明朝败家子  扶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