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无法阻止的靠近
    看到黑雾深处盘踞的那条羽蛇,看到对方如山身躯顶端的脸庞时,阿兹克先是【诡秘之主】一怔,旋即额角一抽,仿佛被人将锲子狠狠打入了太阳穴,把头部分成了两半。

    这剧烈的疼痛里,他脑海内霍然跳出了一幅幅不连贯的画面:

    与他长相一模一样,就连细微处特点都完全一致的羽蛇脸孔;

    一片寂静的大地,数不清的苍白死尸;

    浮于半空,由不同种族头骨堆积而成的云朵;

    从地面钻出的漆黑节状触手,触手顶端的一只只死鱼似眼睛;

    他被强行拉出了身躯的透明灵体。

    这些闪烁的画面之后,一双苍白火焰即将熄灭的眼睛望了过来,一根染着淡黄油污的白色羽毛飘落,将阿兹克那透明的灵体切割成了两部分。

    其中一部分猛然飞了起来,进入了“头骨之云”,剩下的那部分则与一件凭空跃出的黄金饰品糅合在一起,于苍白火焰的灼烧中,回归了血肉之躯。

    这样的场景就像雷神的巨锤,一下又一下敲击在阿兹克脑海中,让他再也难以忍耐痛苦,抬手捂住脑袋,膝盖逐渐发软,瘫倒般跪在了阶梯上。

    他终于回忆起了所有的事情,明白了自己不断死去又不断复活,总是【诡秘之主】失去记忆又一次次找回的原因:

    他的灵魂并不完整!

    同样的,阿兹克也明白了黑雾深处那条压迫着整片空间的羽蛇为什么会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孔:

    那就是【诡秘之主】他!

    那就是【诡秘之主】另一个“阿兹克艾格斯”!

    而这一切源于死神陨落前的一个隐蔽尝试。

    有“灵魂的缝合”,自然也就有“灵的分割”,那一刻,疯狂而强大的死神似乎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不愿意就那样逝去,悄然分割了自己孩子,拜朗帝国“死亡执政官”的灵魂,收走了其中一半,并将某样物品作为替代,与阿兹克的灵缝合在了一起。

    不知是【诡秘之主】出于死神的刻意安排,还是【诡秘之主】灵教团人造死神计划的无意影响,阿兹克被收走的那一半灵魂与人造死神的目标——本途径的“唯一性”,融合于一,让后者获得了一定的本能,开始主动地影响晋升失败的“收尸人”途径高序列强者。

    而另外一半,虽然有了替代品,不再残缺,但由于灵魂的不完整,只能一次次死去再复活,就像序列4“不死者”那样,而受到体内那件“黄金饰品”的影响,受到另一半灵魂的呼喊,每次开启新人生的阿兹克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找回过往的记忆。

    过去的阿兹克有尝试弄清楚原因,但碍于记忆自然恢复大部分时,距离又一次死亡已经很近,来不及做什么探索,并且灵教团人造死神的计划提出也就几百年,直到不久之前才有初步的成果,所以始终没能找到答案。

    荷,荷,荷!

    阿兹克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离开头部,撑在了下方的阶梯上,喉咙里随之发出不像人类的声音。

    他额头一滴滴汗水滑落,打在面前石板上,浸染开了一层淡黄的油污,催生出了一根根细密的白色绒毛。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另一半灵魂的呼喊与渴望,两个分散了一千多年的“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合二为一,重归完整。

    “不……”阿兹克痛苦地低语着,不想抬起自己的脑袋,伸出自己的右手。

    他刚才看的很清楚,化身为羽蛇的“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理智,充斥着浓郁到极点的冷酷与疯狂,如果与对方重归于一体,恐怕会立刻恢复当初“死亡执政官”的状态,甚至成为只剩神性没有人性的伪死神!

    那他将遗忘掉一切,遗忘掉曾经珍视过的所有人。

    “不……”阿兹克喉咙里再次迸出了一个单词,脖子不可遏制地一点点抬起,上面冒出了一片片漆黑阴冷的鳞片。

    他的额头位置,忽然有了生命力般自行凸起,从中裂开,长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一抹金黄的光芒随即从虚无中产生,于血肉里成形。

    这是【诡秘之主】一件黄金打造般的古老饰品,外形像是【诡秘之主】一只体态修长的鸟,周围弥漫着苍白火焰构成的羽翼,青铜色的眼睛内部,光芒层层叠叠,分别形成了一扇神秘而虚幻的大门。

    它刚一出现,阿兹克就痛苦地低吼了一声,彻底抬起了脑袋,那沧桑的眼眸内,腾地一下燃起了两团苍白的火焰。

    黑色雾气深处那条既虚幻又真实的羽蛇直起了身体,探出了脑袋,两张一模一样但大小有别的脸孔无声对视,一片寂静。

    四团苍白火焰跳跃之中,双手撑于地面的阿兹克表情扭曲竭力挣扎地一点点站了起来,缓慢地走向了那条被称为人造死神的羽蛇。

    随着他的靠近,整个陵寝开始震荡,四周变得透明,映照出了一个有着数不清骷髅和幽影的世界。

    一只只血淋淋的手臂,一根根长着婴儿脸孔的青黑藤蔓,一条条顶着死鱼眼睛或两排尖牙的滑腻触手,穿透真实与虚幻的界限,探入了陵寝,却又死死贴于地面,不敢动弹。

    …………

    东拜朗,古拉因城。

    正在赶往下一个目标所在地的戴莉西蒙妮忽然停住脚步,抬手扶住头侧。

    “怎么了?”“红手套”小队的队长索斯特疑惑问道。

    戴莉眉头微皱,带着几分梦呓感地回答道:

    “我听见了奇怪的声音,感受到了不知来源于哪里的呼唤……我甚至想要跪倒在地上……”

    “你们听到了吗?”索斯特慎重询问起其他队员。

    伦纳德米切尔刚有摇头,就听见脑海内那略显苍老的嗓音说道:

    “看狂暴海方向。”

    伦纳德下意识转过了身体,望向港口位置,望向远处的狂暴海,只见那里一片纯粹的深黑,没有狂风,没有巨浪,没有乌云,没有闪电,没有暴雨,也没有阳光。

    …………

    克莱恩虽然闭着眼睛,但灵感出众的他还是【诡秘之主】能察觉到周围的动静,听见疑似阿兹克先生发出的痛苦低语和嘶吼,感受到那宛若实质的寂静感和死亡气息。

    发生了什么事情?陵寝深处那个“人造死神”虽然没有攻击阿兹克先生,却对他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克莱恩脑海念头频闪,心中又急又慌。

    他的灵性直觉告诉他,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绝不是【诡秘之主】他乐意看到的!

    可是【诡秘之主】,他又想不出自己能够做点什么,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看一看阿兹克先生目前的状态和遭遇都不敢。

    这不是【诡秘之主】仅凭勇气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是【诡秘之主】位格层次的差距,无法弥补的差距。

    刹那之间,克莱恩又有了强烈的无能为力感,但他没有放弃,拼命地回想自己身上有什么事物可以利用:

    “蠕动的饥饿?不,这根本不是【诡秘之主】一个档次的东西,不会有任何作用……

    “丧钟?更加不行……

    “《格罗塞尔游记》?我没带……‘黑皇帝’牌,‘暴君’牌,也没带……

    “窃运者符咒……对,窃运者符咒!”

    克莱恩心中一喜,已然有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诡秘之主】用“窃运者”符咒短暂对调自己和阿兹克先生的命运,代替他去承受“人造死神”造成的影响!

    至少,我还有复活过来的可能,而阿兹克先生之前的死亡都不属于被害,谁知道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能再次苏醒!克莱恩没去考虑“窃运者”符咒究竟能否对阿兹克和人造死神产生作用,只想着不管怎么样,总得试一试,他霍地抬起右手,探入了衣兜。

    然后,他的动作出现了迟疑。

    他的手臂往上提了一下,又落回了原本的位置。

    他整个人短暂凝固,仿佛变成了石头雕刻的塑像。

    克莱恩嘴唇翕动了几次,表情不太明显地出现扭曲,接着猛地一甩右臂,将手掌从衣兜里抽了出来。

    那掌心,紧紧握着一枚黑色水晶卡片般的符咒。

    与此同时,阿兹克与那条山峰般的虚幻羽蛇越来越近了,他步伐越来越快,就像在回归自己的王座。

    可是【诡秘之主】,他苍白火焰下的眼睛充满痛苦,表情扭曲到了极点。

    “不……”阿兹克再次低语了一声,体表裸露的位置,漆黑鳞片的缝隙间,一根根沾染着淡黄油污的白色羽毛长了出来。

    那强烈的呼喊和渴望,让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就要腾空而起,跃向那长着他脸孔的巨大羽蛇。

    他额头位置的鸟型饰品,苍白火焰猛地蔓延开来,流淌向了他身体别的地方。

    克莱恩的灵性直觉疯狂预警,连忙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命运!”

    他刚要使用符咒,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任何声音。

    一只纤细白皙的女性手掌凭空出现,按在了阿兹克额头的鸟型黄金饰品之上。

    一道身影随之勾勒于阿兹克与山峰般的虚幻羽蛇之间,中断了两者的靠拢。

    在外力的帮助下,阿兹克终于抗衡住了那融合为一的渴望和无法拒绝的呼喊,眼眸内的苍白火焰“映照”出了那道浮于半空的身影。

    那是【诡秘之主】一位秀美的女士,身穿古典长袍,戴着黑色兜帽,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眸幽黑但缺乏灵性。
友情链接:广东高考网  民国谍影  神豪之娱乐天下  诸天最强大咖  大族激光  最强特种兵王  调教大宋  极品最强大少  春野小神医  重活一次  女性健康  如意小郎君  战神狂飙  诸天最强大咖  明朝败家子  太初  大争之世  IT百科  回到明朝当王爷  管理资料下载  中世纪崛起  中国会计网  据说娱乐网  中药大全  第一课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