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七十章 阴影
    也就是【诡秘之主】眨一下眼皮的工夫,科林伊利亚特变成了四米高的“巨人”,体表青黑虬结,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块血肉,都仿佛违背了人类的正常感官,以特殊的形式组合而成,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冲击感。

    这不再是【诡秘之主】平面或者立体能够描述,就像在长、宽、高之外,多了信息、力量、灵性等衡量尺度,它们直观地呈现出来,看似浓缩为了神秘复杂的花纹、符号和标识,实际没有任何变化,前者只是【诡秘之主】人类碍于本身感官条件的不足,得到的部分印象,可就算是【诡秘之主】这样,直面类似的生物时,不具备神性的人类依然会出现灵性被污染,精神被摧残,大脑被冲击的情况,当场暴毙或彻底疯掉不是【诡秘之主】太少见的结果。

    正因为如此,这种生物在神秘学里被称为:

    神话生物!

    不过,此时科林伊利亚特的头部没有太明显的变化,只是【诡秘之主】膨胀了不少,额头到鼻子这个区域则裂出了一个竖眼般的幽黑缝隙。

    没到序列2,半神的神话生物形态是【诡秘之主】不完整的!

    而对于这个层次的强者来说,显现出类似的形态是【诡秘之主】好处和弊端都非常明显的事情,一方面,这能带来本身实力和层次的极大提高,另一方面,又会附赠强烈的疯狂和失控趋向,对理智造成不小的考验,非意志极为坚定者难以驾驭。

    所以,大部分圣者,除非是【诡秘之主】被逼到绝境,才会考虑彻底变为不完整的神话生物,而非只转化身体某个部位,这于他们而言,同样是【诡秘之主】在刀锋上起舞的行为,很容易就因此失控,必须谨慎又谨慎。

    在大部分之外,又有两个极端,一个是【诡秘之主】非常放纵**张扬恶性的少数,一个是【诡秘之主】意志非常坚定精神非常坚韧的那些,前者只要现出本身的神话生物形态,基本就等于会失控,再也无法变回去,后者则能将神话生物形态作为较常规的战斗手段,不害怕失控与疯狂倾向的冲击,当然,较常规依旧不是【诡秘之主】常规,依旧表示不能太频繁,因为对深渊边缘徘徊的人来说,每一次试探都会加深腐蚀,不是【诡秘之主】自身能承受就可以完全避免的。

    白银城“六人议事团”里,首席科林伊利亚特就属于能够驾驭住“猎魔者”神话生物形态的那种。

    他提着两把抹有不同油膏的直剑,右脚只是【诡秘之主】往前一踩,整个人就在大地的摇晃里跃了起来,从半空扑向祭坛顶部,扑向体表长满了白色羽毛的前任首席。

    他巨人般的身躯内部和表面,晨曦式的光芒迸发了出来,驱散了周围的黑暗,净化了后方虚幻河流里的种种惊悚生物。

    与此同时,韦特希尔蒙不断地拉动猎龙之弓,让一支支灿烂刺眼的银白雷箭连成汹涌的波浪,奔向了已不知变成什么怪物的前任首席。

    洛薇雅早有准备地闭上了眼睛,身后那超过五米的银色盔甲骑士,身影一闪,拖着虚幻的巨剑,直接就撞到了祭台前方,让那里分裂出一个又一个流淌银光的裂口。

    另外,这位“牧羊人”长老的脚下,缩成一团的阴影忽然自行蠕动,仿佛活了过来。

    它迅速就脱离了洛薇雅,在黑暗与晨曦交错的环境里,沿着阴森之处,快速冲向祭台顶部的铁黑色棺材。

    然而,它的目标似乎不是【诡秘之主】那位异变的前任首席,而是【诡秘之主】扎在对方体内,延伸往无穷远处的虚幻黑色细管!

    …………

    克莱恩刚回到现实世界,就听见外面浪潮声变得极为汹涌,听见站街女郎的恐惧尖叫一阵接一阵,没有半点平息的迹象。

    他略感愕然地走至房间的窗口,透过两栋凌乱搭建的房屋之间的缝隙,看到博多港外,铅云层叠,波浪如峰,黑色的风暴从海面一直延伸到了半空,染上幽暗的银白闪电没有声音地撕裂着一切。

    这就像是【诡秘之主】通向末日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

    而港口小城内,虚空变得半透明,一个个张着嘴巴的骷髅,一条条凸显出婴儿脸孔的藤蔓,一只只血淋淋的手臂,一根根奇形怪状有着牙齿的滑腻触手,从另外一边拍打在了虚幻与现实的间隔上,又激动又狰狞。

    这吓得不少海盗双腿发软,不敢停留于街上,纷纷冲入了最近的房屋。

    那近乎无形的怨魂幽影们来回飞舞,时而闪现,凑至不同目标的耳畔,想要纵声尖叫,却又无法接触。

    这一刻,博多港就像坠入了又称为地狱的冥界,阴森,黑暗,混乱,疯狂。

    克莱恩眉头微微皱起,隐约有点明白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他刚才在灰雾之上的占卜,激怒了阴冷陵寝深处的事物,它随之宣泄出本身的情绪,改变了狂暴海和博多港的天气,制造出了冥界将要降临般的迹象。

    “也就是【诡秘之主】说,那座陵寝确实在狂暴海某个隐秘的地方……它大概率就是【诡秘之主】当初死神的遗留啊,当然,这和灵教团人造死神计划的阶段产物并不一定矛盾,两者有可能‘融合’在了一起……”克莱恩收回视线,快速布置仪式,将阿兹克铜哨献祭到了灰雾之上,免得被那不知名又诡异邪恶的事物锁定。

    做完这一切,他望向窗外逐渐平息的异象,自嘲一笑道:

    “这样的欢迎仪式,可以说很热情了。

    “嗯……灵教团肯定会注意到狂暴海的异常变化,不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

    虚幻漆黑的河流之上,波浪缓慢平息了下来,那试图往外抓摄的手臂、藤蔓和触手们或蒸发得干干净净,或不得不缩了回去。

    祭坛四周,大地已然干涸开裂,到处都落有沾染着淡黄油污的白色羽毛。

    巨人化的科林伊利亚特已将手中的两把直剑同时插入了前任首席的体内,将这不比他矮的腐烂怪物扎钉在了倒塌的祭坛上,韦特希尔蒙手中的猎龙之弓则凝聚出了一支充满暴烈气息的银白光箭,瞄准了前任首席只挂着少量血肉的头部。

    洛薇雅分离出的那个阴影,在银色全身盔甲骑士的遮掩下,顺利抵达了祭坛,趁另外两位长老没有注意,突地蹿起,扑向了前任首席身上那根延伸往无穷远处的虚幻黑管。

    眼见不真实的细管越来越近,那阴影颜色陡然变深,漆黑得仿佛人类心中最堕落最邪恶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嗓音回荡在了祭坛四周:

    “命运。”

    那阴影“眼前”顿时一暗,旋即发现自己扑到了巨人体型的科林伊利亚特身上。

    科林低头看着它,眼中霍然亮起了纯净明澈的光芒。

    这就像漫长的夜晚中,照亮了黑暗的第一缕光。

    这光越来越亮,向上冲出了陵寝,引得白银城圆塔底部更加灿烂更加炽烈的辉芒蹿升迎合。

    两者交汇于半空,又掉头往下,落在了科林伊利亚特庞大的身躯上,让那漆黑的阴影滋滋蒸发,于扭曲蠕动中越来越淡,直至彻底消失。

    “猎魔者”科林回头看了洛薇雅一眼,什么也没说,什么表情也未呈现,似乎刚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他迅速收回目光,将残余的辉芒导入了刺进前任首席体内的双剑。

    洛薇雅始终闭着眼睛站在那里,没有一点惊慌,没有一点恐惧,反倒缓慢地叹了口气。

    …………

    “慷慨之城”拜亚姆,阿尔杰威尔逊连续绕了几圈,摆脱了假想中的跟踪者和监视者,才来到那位“工匠”的房屋前,拉响了门铃。

    最初听说“工匠”莫名染病,且周围出现了奇怪的窥探者时,阿尔杰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诡秘之主】魔女教派,可仔细想了想,他又觉得以那位“工匠”的喜好,根本抵挡不住美色的诱惑,魔女们完全没必要将事情弄得这么复杂,随便勾勾手指,展现下魅力,就能让对方什么都交代,什么都答应。

    所以,阿尔杰认为事情另有原因,自己有必要亲自过来看一看,免得神奇物品的交付再次被推迟,免得特性和材料莫名其妙就损失掉。

    叮叮咚咚的声音里,“工匠”房屋的大门打开了,一个体型精瘦皮肤晒得有点发黑的中年男子看了阿尔杰一眼道:

    “你怎么来了?”

    这位正是【诡秘之主】和阿尔杰合作了好几年的“工匠”夏尔夫,具体来历不明。

    “你不是【诡秘之主】写信说自己生病了吗?”阿尔杰状似随意地问道。

    夏尔夫打了个哈欠道:

    “已经好了。”

    阿尔杰怔了一下,左右看了看道:

    “那些奇怪的窥探者呢?”

    夏尔夫的眼袋有点浮肿,棕色的眸子透出了几分疲惫和不耐:

    “谁知道呢?反正没再出现了,总之,我最近就会搬家,这里不是【诡秘之主】太安全了。”

    阿尔杰松了口气道:

    “没什么事情就好。”

    他顿了顿又道:

    “你不请我进去喝杯酒吗?”

    “你这种只追求烈度的家伙根本没法欣赏好酒。”夏尔夫抓了下自己的亚麻色头发,侧身让开了道路。

    阿尔杰沉稳地走了进去,只是【诡秘之主】一个抬眼间,就将大部分场景纳入了眸中。
友情链接:寸芒  杀神白起  神道丹尊  作文大全  中世纪崛起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都市之神级宗师  经典古诗词  铸天之景  超级神基因  最强狂兵  盛唐风华  笔趣阁  飞剑问道  减肥方法  创世中文网  五行天  完美世界  锦衣夜行  明朝败家子  全本书屋  大争之世  无敌超神奶爸  超级无上神帝  杀神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