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用管祂(求月票)
    对于“正义”小姐的问题,克莱恩其实早已思考过,毕竟将麻烦的问题交给能解决问题的官方组织,是【诡秘之主】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做法,但伦纳德和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的反应,让他品出了一点异常:

    伦纳德是【诡秘之主】“值夜者”里的“红手套”,明明随便捏造个线人,就能将阿蒙已到贝克兰德的情报上交给黑夜教会,由大主教、高级执事们决定对策,采取行动,既不暴露自身的问题,又能掐灭隐患,结果,他却选择了借任务离开的方案,这里面如果说没点原因,克莱恩就算是【诡秘之主】用脚趾头思考,都不会相信。

    他初步怀疑,将阿蒙这件事情告知教会将产生不可预知的坏结局,所以,伦纳德体内的“偷盗者”途径天使否定了这个处理方案,而祂是【诡秘之主】最了解阿蒙各种非凡能力的存在之一。

    当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毫无疑问该模仿经验丰富者……虽然隔了灰雾这一层,真出了什么问题,也只是【诡秘之主】到“正义”小姐为止,但还是【诡秘之主】没必要冒险,塔罗会成员本来就不多,每一个都需要珍惜……“愚者”克莱恩思绪一闪,摇了摇头,语气平淡,略带笑意地说道:

    “不用管祂。”

    不用管祂……“愚者”先生这态度就像在面对一条野狗……祂的眼中,只有序列0的真神,才值得郑重对待吗?也是【诡秘之主】,上次“太阳”被阿蒙分身附体,“愚者”先生轻松就完成了净化,只要阿蒙不是【诡秘之主】本体出场,对祂而言,都不会产生什么大的问题……嗯,“愚者”先生开场时强调这件事情,目的应该是【诡秘之主】让我们小心一点……“倒吊人”阿尔杰又是【诡秘之主】敬畏又有所恍然地想着。

    “正义”奥黛丽同样解读出了“这只是【诡秘之主】一件小事”的意思,心中突地有了些联想:

    “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先生短暂离开贝克兰德,是【诡秘之主】不是【诡秘之主】在避开“时天使”阿蒙?对“愚者”先生来说,虽然祂还在一点点恢复位格、层次和力量,但要解决阿蒙的分身并不是【诡秘之主】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之前“太阳”的遭遇,就是【诡秘之主】证明……祂让自己的眷者避开阿蒙,是【诡秘之主】因为不想引出“时天使”的本体,这会导致祂隐蔽的复苏计划被破坏?

    嗯嗯,祂刚才的强调是【诡秘之主】在提醒我们,担心我们会偶遇阿蒙,并做出不恰当的反应?“愚者”先生真是【诡秘之主】很眷顾我们了!

    “月亮”埃姆林这个时候才消化完天使之王,“渎神者”阿蒙出现在贝克兰德的事情。

    虽然他一向高傲,但经过多次塔罗会后,也知道了天使之王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仅次于血族始祖莉莉丝,仅次于位居序列顶端的真神们,是【诡秘之主】行于地上行于现实世界的最强者!

    贝克兰德又要出什么事情了?到时候,外面肯定到处都是【诡秘之主】死人、伤者或者病患,我又要被神父驱使着忙碌了……埃姆林回想起大雾霾后那段时间的生活,神情间隐约流露出了点畏惧,畏惧那种事情再次发生。

    “魔术师”佛尔思也觉得问题不小,因为“时天使”阿蒙如果真想做点什么,很可能会造成大范围的破坏,不是【诡秘之主】她缩在家里,足不出户,就能够躲避的。

    她无声吸了口气,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隐含担忧地询问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阿蒙派分身到贝克兰德究竟想做什么?”

    克莱恩斟酌了下用词,噙着笑意,环顾一圈道:

    “寻找你们。”

    寻找我们?这句话就像一道道闪电,劈得“魔术师”佛尔思等人霍然清醒,脊椎发麻。

    紧接着,“正义”奥黛丽将这个回答与刚才的“不用管祂”联系了起来,只觉“愚者”先生如同看不见边际的海洋,而区区一个“渎神者”阿蒙的分身仅相当于一块石头,丢下去,溅起点波浪,就再也不会造成影响。

    虽然阿蒙的分身是【诡秘之主】来寻找我们塔罗会成员的,但“愚者”先生说不用管祂,根本不需要在意……赞美“愚者”先生!奥黛丽刚才瞬间绷紧的内心,又放松了下来。

    “月亮”埃姆林、“魔术师”佛尔思和“太阳”戴里克也品出了类似的意思,他们或向后靠住了椅背,或没有掩饰地吐了口气,或在心中赞颂起了“愚者”先生。

    “隐者”嘉德丽雅没经历过阿蒙分身附体“太阳”戴里克那件事情,只在后面几次交流时,听到了一点,所以,了解不多,感受不是【诡秘之主】太深,仅从天使之王的位格和阿蒙寻找塔罗会众位成员的情况出发,涌现出了一定的担忧:

    “阿蒙这位天使之王为什么会针对塔罗会?

    “祂应该是【诡秘之主】从‘太阳’那里发现我们这个组织的……

    “祂想达到什么目的,又有什么信心?

    “祂针对的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祂能察觉到与这片灰雾有关的异常?

    “可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说不用管祂……意思是【诡秘之主】,正常情况下,阿蒙没法分辨谁是【诡秘之主】塔罗会的成员?

    “天使之王们纷纷出现,第五纪要到尾声了吗?”

    “倒吊人”阿尔杰则在紧绷状态得到缓解之后,另外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当初将班西港有问题的事情告知风暴教会时,使用的借口是【诡秘之主】“酒馆内听人提及”,而那个人,他是【诡秘之主】按照“渎神者”阿蒙的形象描述的!

    还好,教会就算遇上阿蒙,以他们的行事风格,也不可能去求证去质问这件事情,而阿蒙无论怎么表现,因为身份问题,在他们眼里,也肯定是【诡秘之主】非常可疑,必须怀疑的……阿尔杰并不担忧自己会因为这种小问题暴露,他只是【诡秘之主】觉得,以后在涉及高位者,尤其是【诡秘之主】天使及以上层次时,得尽量小心一点,不要随便拿祂们当盾牌。

    于是【诡秘之主】,他在心里告诫起自己:

    虽然不是【诡秘之主】每个高位者都能达到那种“凡有言,必被知”的层次,或拥有类似的能力,但如果提得多了,说不定就会被“命运”推着,与对应的那位相遇,毕竟越往上走,与命运的联系越深!

    克莱恩见塔罗会众位成员,尤其在贝克兰德的那三位,已经对阿蒙分身有了警觉,充满戒备,且失去了鲁莽的心思,不打算针对“渎神者”做点什么,心中安定了下来,微微后靠,悠闲地看着众人,示意接下来的环节交给你们。

    “隐者”嘉德丽雅收起对当前时代对南北大陆、五大海洋的担忧,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这次又有三页新的日记。”

    她清楚地记得,上周周一塔罗聚会结束后,她第一时间就将那两个“罗塞尔文”的含义写信告知了女王,结果等到周末才收到回信,里面是【诡秘之主】三页新的日记和一个不长不短的问题:

    “他心灵与精神的归宿在哪里,在那个岛上,还是【诡秘之主】星空的深处?”

    “隐者”嘉德丽雅反复阅读这句话时,似乎有感觉到女王在书写时情绪出现了一定的波动,不像正常状态那么内敛。

    对此,她凭借对“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的了解,无声叹息了一句:

    在女王的心中,罗塞尔大帝真是【诡秘之主】一个解不开的绳结啊,这就是【诡秘之主】她始终不敢晋升序列2的原因?

    克莱恩无从知晓“隐者”女士内心在想些什么,点了点头,示意她具现出新的罗塞尔日记。

    很快,那三页黄褐色的羊皮纸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三月十日,又一次参与了那个最古老最隐秘组织的聚会。

    “经过这么多次的观察,我越来越疑惑一个问题,什么叫符合时代的潮流?谁规定的时代潮流?

    “如果真像他们宣称的那样,等到一切的终结出现,最初那位造物主将从死亡里复苏,从沉眠里醒来,将所有都归于自身,开创新的世界,新的历史,那他们根本没必然让时代的发展符合潮流符合预期啊,快点策划各种阴谋,挑起世界大战,天使大战,甚至神灵大战,不就能更快达成目的了吗?

    “或者说,‘时代’本身就是【诡秘之主】最初那位造物主的一部分,只有‘时代’发展得符合预期,祂才能从中汲取到力量,复活过来?这,不科学……当然,我现在见到的,参与的,都不是【诡秘之主】那么科学……

    “其实吧,按照我的想法,为什么要复活一个凌驾于众人之上的造物主呢?大家做个样子,意思意思,各自享受,自由无拘,不是【诡秘之主】更好?

    “据我观察,嘿嘿,这里不少成员和我的观点类似,不过也有部分顽固死板,严格遵循着他们的理念,也不知道该称为理想主义者,还是【诡秘之主】狂热的邪教徒。

    “我最看不透的是【诡秘之主】那位神秘的首领,赫密斯老先生告诉我,这个组织最早就是【诡秘之主】他,应该是【诡秘之主】祂,与部分拥有同样信念和目的人组建的,可是【诡秘之主】,祂很少表达自己的想法,对许多成员借这个组织做自己的事情从不阻止,有的时候,我都会忘记祂的存在,祂似乎就喜欢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大家对话。

    “但在一件事情上,我见识到了祂的权威,一位违背了他们口中时代潮流的高序列强者,在祂的推动下,只用了三十秒,就成为了清除对象,而我相信,那个可怜的家伙活不到今年的夏天。

    “祂究竟是【诡秘之主】谁?第二纪残留的某位古神??”

    罗塞尔在最后那句话连用了两个问号,以表达内心的强烈疑惑,这是【诡秘之主】他少有使用的方式,克莱恩怀疑这成为了“神秘女王”贝尔纳黛挑选日记的标准。

    PS:求月票~
友情链接:九御神王  超强吸妖器  锦衣夜行  杀神白起  大争之世  全球高武  修真聊天群  吞噬星空  个性说说  神级兵王都市行  首富杨飞  管理资料下载  个性说说  据说娱乐网  天天美食  说说大全  民国谍影  最强终极兵王  开天录  蜡笔小说  神道丹尊  扶蜀  谎话大王  星峰传说  星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