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出“戏剧
    藏在阴暗角落的玫瑰学派半神披着带兜帽的黑色长袍,脸部位置盖着一张金黄为底涂着红黑条纹的面具,整个人看不出胖瘦,但绝对不矮,至少有1米8。

    他借助“偷盗者”途径封印物将图坦西斯二世的棺柩窃取到面前后,身体立刻淡化透明,拉长延伸,似乎变成了一根又粗又长又软的绳索。

    这透明至近乎虚无的“绳索”飞快缠绕向了那沉重的黄金棺柩,要将它带入灵界。

    就在这时,玫瑰学派半神的耳畔突然响起了剧烈的风声,它们与空气碰撞,竟发出了爆炸般的动静:

    轰隆!

    图坦西斯二世的黄金棺柩被直接掀飞,表面环绕的透明“绳索”一下崩开,缩回了人类的模样。

    这玫瑰学派的半神先是【诡秘之主】难以遏制地往斜上方飘了一下,接着就转化为怨魂,不,恶灵的形态,任由狂风吹透身体,不再随之移动。

    他看见气流一圈圈急转,不受遏制的龙卷风霍然拔地而起,将地上的石头、砂砾、杂物和部分码头建筑的顶部同时卷向了半空,就连之前自行奔跑的马车,也因为距离较近,飞了起来,在风中断裂瓦解成一块块木头。

    看似幸运,实则正常的是【诡秘之主】,玫瑰学派半神原本躲藏的阴暗区域,没有鲁恩士兵,也远离了主干道路。

    头戴荆棘冠冕身穿黑色晚礼服的那位女士,受到龙卷风的阻隔,身体不由自主向后摇晃,无法第一时间冲向被抛到了半空的黄金棺材,只能顺势侧过身体,将目光投向了码头区域外很远位置处的一座仓库。

    紧接着,她又回头望向了那位玫瑰学派的半神,因为对方并不受龙卷风的影响。

    “禁锢!”这位同样戴着黄金面具的女士左手一抬,虚握住了敌人在视野里的身影。

    那玫瑰学派半神灵性直觉极强,随时都能从灵界得到危险预感,抢先半步,一个“镜面闪现”,跳跃到了七八十米外的一片碎玻璃上。

    这时,那龙卷风似乎失去了后续的维持之力,飞快平复了下来。

    啪啪啪!一件又一件被卷起的杂物落到了地面,其中就包括图坦西斯二世那具黄金棺柩。

    砰!

    它砸出了一个坑洞,在龙卷风里已接近瓦解的结构彻底崩溃:

    最上方的棺材盖弹飞了出去,陪葬的黄金和宝石伴随着前两层棺椁大量溅向了四周。

    然后,底层棺柩翻滚了几下,掉落出金盒与玉罐,里面是【诡秘之主】干瘪的内脏。

    一具通体缠绕着偏黄褐色亚麻布条的尸体也滚了出来,表面已侵染上暗红带油污的液体。

    这正是【诡秘之主】图坦西斯二世死后制成的木乃伊,它极为瘦削,脸上戴着与玫瑰学派那位半神类似的金底彩纹面具,眼窝位置镶嵌着两颗纯净异常的黑色宝石。

    这木乃伊刚一出现,周围就似乎黯淡了一点,黄金棺柩主体随之停止下来,有泊泊的暗红色液体从里面流出,将坑洼附近的泥土浸泡于内。

    那位持有“偷盗者”途径封印物的玫瑰学派半神看到这一幕,先是【诡秘之主】愤怒,旋即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惊喜。

    他的身影陡地从碎玻璃上消失,就要闪现至图坦西斯二世的两颗黑宝石“眼珠”上,然后附身操纵,以木乃伊为主体进入灵界!

    突然,他感应中的他恶灵视觉里的那具木乃伊,不见了。

    与此同时,头顶金色王冠歪斜的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猛地弹了起来,将镶嵌着黑色宝石的脸部转向了普利兹港的其中一个灯塔。

    这位已逝去不知有多少个百年的法老喉咙里随即发出不属于人类的可怕声音,缠绕着黄褐色绷带的枯瘦双腿迈开大步,狂奔而去!

    它似乎在投奔自由,可是【诡秘之主】,它忘记了一点,它是【诡秘之主】一具死尸,它应该安安静静地躺着。

    蹬!蹬!蹬!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刚一开始,就完成了加速。

    戴荆棘冠冕的晚礼服女士见状,右掌抬起,对准了这具异变的木乃伊。

    “所有的死者,都将安眠。”她吐出了几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砰!

    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双脚猛地用力,跃了起来,跳到了另一个方向,以不符合死尸的灵敏脱离了亡者终将安眠的地域。

    较远处追逐“沉默者”麦哈姆斯的黑发金眼男士,眸光一缩,手上指环再次迸发出水晶般的光芒。

    他的身影随即传送到了木乃伊的前方,试图阻止这亡者远去。

    可是【诡秘之主】,图坦西斯二世又一次变向,从另一个角度冲了过去。

    它不断地变化着前进的方向,似乎在以靠近灯塔为目的,做无规则的运动!

    “沉默者”麦哈姆斯心中一动,身影霍地消失,闪现到了木乃伊不远处的一块碎玻璃上。

    他以此为跳板,终于成功让身影凸显于图坦西斯二世眼窝处的两颗黑色宝石上!

    虽然之前那位鲁恩军方半神已禁止附物,但高地王国的法老木乃伊并不是【诡秘之主】单纯的物品,它有些许灵的残留!

    见同伴成功,掌握着“偷盗者”途径封印物的玫瑰学派半神毫不犹豫伸出了戴黑色手套的左掌,对准那位晚礼服女士,虚握成拳,转了半圈。

    那位女士顿时恍惚了一秒,随即被自己的晚礼服紧紧束缚在了那里,而几乎是【诡秘之主】同时,较远处仓库屋顶上的鲁恩士兵们难以控制住枪支,纷纷瞄准过来,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那一辆辆有粗大炮管的钢铁怪物也向晚礼服女士轰出了炮弹。

    金眼的那位鲁恩军方半神没有试图救援同伴,反倒望向了因被麦哈姆斯附体而停止行动的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右手握成拳头,猛地下挥:

    “处决!”

    他的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喜悦,因为木乃伊再死一次也无所谓,但麦哈姆斯不行!

    另外一边,那些子弹和炮弹眼见就要命中晚礼服女士,却突然迟缓了下来,就像陷入了空气组成的沼泽,受到了源于律令的排斥。

    那位晚礼服女士的头顶,荆棘冠冕霍然发亮,将先前积蓄的“光之海洋”挥霍了大半。

    披带兜帽长袍的玫瑰学派半神旋即发现,自己与对方不算近的距离一下消失了,从根本上被抹掉了,也就是【诡秘之主】说,他“来”到了晚礼服女士的身前,看见对方扬起了右手。

    那右手之中,纯粹的光芒凝聚,化成了一柄炽烈的长枪,长枪的前部,两只洁白的羽翼舒展开来,天使般簇拥起尖端。

    玫瑰学派的半神眼眸突地放大,听见了死亡的脚步声,他试图用“镜面闪现”跃开,却发现周围已被那羽毛根根洁白的翅膀封锁。

    强烈的恐惧奔涌而出,冲击起他的理智,要让他放弃对根源和力量的抗拒。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哭喊突兀响起,晚礼服女士的瞳孔竟短暂涣散。

    她右手握着的炽烈长枪偏移了出去,无法再维持稳定,瓦解成了一片片灿烂的光芒,风暴般往半空卷起。

    而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的附近,“沉默者”麦哈姆斯已被弹了出来,身边掉落了一个肮脏的布娃娃。

    这布娃娃的胸前则多了一道几乎贯穿的裂痕。

    它站了起来,没有眼睛的脸部像是【诡秘之主】有了生命力一样变得异常扭曲和狰狞,嘴里不断发出凄厉的哭声,让不远处的鲁恩王国金眼半神仿佛被无形之手捏住了脖子,在半空竭力挣扎,踢甩着双腿。

    正是【诡秘之主】这布娃娃的存在,麦哈姆斯才没有被“处决”,另外那位玫瑰学派半神才没有被炽烈长枪命中。

    后者见状,立刻做了一个“镜面闪现”,靠近了依然专注望着灯塔方向的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准备抓住机会,与麦哈姆斯联手,达成这次行动的目的。

    这时,那晚礼服女士又一次抹掉了距离,直接出现于这片区域的上方,头顶的荆棘冠冕散发出最为纯净的光芒。

    她右手往下一按道:

    “此地神秘减弱,现实增强!”

    她话音刚落,那有着血污的肮脏布娃娃顿时失去了表情,不再凄厉哭喊,金眼的鲁恩军方半神终于得喘息,强行拉开了捏住自己喉咙的诅咒之手。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这些半神的力量将较为迅速地减弱,而源于现实的攻击会飞快提升。

    也就是【诡秘之主】说,周围仓库顶部的鲁恩士兵和依靠履带缓慢靠近的蒸汽战车,将是【诡秘之主】本次战斗的胜负手!

    对鲁恩军方来说,这其实将自身的优势放大到了极致!

    麦哈姆斯和另一位玫瑰学派半神立刻有了反应,一个想要附身木乃伊,一个试图捡起没有眼睛的布娃娃,然后在力量减弱到一定程度前逃离这里。

    当然,晚礼服女士和金眼半神不可能任由敌人做想做的事情,可就在他们即将出手时,远处一道流光腾空,炸裂成梦幻的彩色烟花。

    紧接着,这两位半神的灵感同时触动,扭头望向了相反的地方。

    一只戴着透明手套的手,从图坦西斯二世黄金棺柩附近的虚空里伸了出来,抓住了一团浸泡满暗红液体的泥土。

    那些液体是【诡秘之主】图坦西斯二世脑浆与体液混合的事物,是【诡秘之主】保持灵性的仪式材料,而后者包括血浆!

    麦哈姆斯和持有“偷盗者”途径封印物的玫瑰学派半神也望向了那边,恰好看见一道穿正装戴礼帽的身影勾勒了出来。

    这身影正弯腰拾取那团浸泡满暗红液体的泥土。

    这个过程中,他右手始终按着左边胸口,仿佛在对几位半神行礼,然后保持着姿态,抬头露出一张戴着灰铁色面具的脸孔,并迅速淡化透明,消失不见。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级宗师  扶蜀  大争之世  超级无上神帝  秦吏  漂亮女人  五行天  励志名人名言  重生之财源滚滚  哲夫当立  三国高校传  论文大全网  超级兵王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努努书坊  笔趣阁  作文吧  史上最强重生者  秦吏  第一课件网  逆剑狂神  中华养生网  全本小说网  全职法师  极品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