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零九章 互相牵制(提前更新求保底月票)
    可怕的直觉,明明没有发现眼前的“格尔曼.斯帕罗”只是【诡秘之主】替身,却依然认为有不对……躲在远处房屋内的克莱恩于心中嘶了一声,脑海思绪急转,迅速有了应对的策略。

    他操纵“怨魂”塞尼奥尔,让这秘偶嗓音低沉地说道:

    “我也有点不放心。

    “开‘门’之后,如果是【诡秘之主】你先走,那我出去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在外面埋伏我,甚至不用埋伏,等着就行。

    “我认为应该我先出去,而在此之前,你需要把我的血肉和头发还给我,到时候,你可以离‘门’近一点,这样一来,你有足够的时间在‘灵体之线’飘到教堂顶端前通过那‘逃离之门’。”

    “绝望魔女”潘娜蒂亚沉默听完,反问道:

    “那我该怎么防备你出去之后破坏掉‘逃离之门’?”

    “这也是【诡秘之主】我的问题。”格尔曼.斯帕罗模样的秘偶毫不示弱地回应道,“等我拿到那个特殊的符号,会展示给你看,那样即使我关闭了‘逃离之门’,你也能重新开启。”

    潘娜蒂亚又闭上了嘴巴,仿佛在思考细节,但是【诡秘之主】,她整个人显得有点暴躁,难以平静下来,似乎被大量的疯狂倾向充塞了心灵。

    过了十来秒,她才再次开口:

    “我感觉纯粹的诅咒不一定能伤害到你,‘占卜家’们不缺乏办法来规避伤害,就像你之前用过的‘纸人替身’一样。”

    真是【诡秘之主】一点漏洞都不留啊,还好,你面前的这个人整体都是【诡秘之主】假的……克莱恩一边腹诽一边让“怨魂”塞尼奥尔从衣物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又一张纸人,并当着“绝望魔女”的面,将它们全部烧毁。

    “我无法确定你还有没有隐藏一张。”潘娜蒂亚依旧有些神经质地怀疑道。

    “格尔曼.斯帕罗”没有表情地扯了扯嘴角道:

    “你可以占卜啊,‘女巫’不是【诡秘之主】很擅长这个吗?”

    潘娜蒂亚有些不耐烦地笑道:

    “这里无法沟通灵界,而我的灵性……”

    她没有将话说完,眼神变得颇为危险。

    克莱恩很清楚“绝望魔女”的意思,知道她的灵性因这半年的“进食”受到了污染,有些混乱有些疯狂,无法再给出足够可靠的“回答”,尤其面对的还是【诡秘之主】最擅长占卜的非凡者。

    两人僵在了那里,一时无法解决怎么达成信任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左侧的屋顶处,有嘶哑含糊的声音传出:

    “我可以帮你们‘见证’。”

    “格尔曼.斯帕罗”和潘娜蒂亚同时转过脑袋,望了过去,只见A先生从阴影里“长”了出来,戴兜帽的长袍血红一片。

    “怎么‘见证’?”克莱恩让“怨魂”塞尼奥尔问道。

    A先生拉了下兜帽,低沉笑道:

    “我使用‘血肉魔法’,钻进你的体内,监控你的状态,一旦你不再操纵‘灵体之线’或者想用‘纸人替身’,立刻给出警示或尝试阻止。

    “等到你们说的那扇‘逃离之门’开启,我再脱离你的身体,在‘灵体之线’被影响前,进入门内。”

    你当“格尔曼.斯帕罗”是【诡秘之主】傻子吗?克莱恩让秘偶勾了勾嘴角道:

    “据我所知,蔷薇主教确实能躲到别人体内,可钻出来的时候,宿主会当场身亡。”

    “不,用那种方式是【诡秘之主】为了规避探查,所以必须和宿主的血肉融合,而这次没有必要,我会安静地待在你的胃袋里。”A先生相当详细地解释了一句。

    不,不是【诡秘之主】我的胃袋,是【诡秘之主】秘偶塞尼奥尔的胃袋……克莱恩让“格尔曼.斯帕罗”拿出枚金币,装模作样地尝试起占卜。

    这“疯狂冒险家”嘴里低语不断,手指缝隙中金币开始跳跃。

    铮的一声,那枚金币飞上了半空,又落至掌心。

    “格尔曼.斯帕罗”仔细瞄了一眼道:

    “看来没有说谎。

    “不过,你得在我将那个特殊符号展示给‘绝望女士’前离开我的身体。”

    否则,“格尔曼.斯帕罗”很可能被两人合作谋杀——如果潘娜蒂亚拿到了“开门符号”,又掌握着那块黑曜石,而时间较为充裕,不需要担心“灵体之线”异变,那她完全可以不用“格尔曼.斯帕罗”帮忙,A先生的存在则会阻止“纸人替身”的使用。

    A先生若提前出来,“格尔曼.斯帕罗”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了,甚至不用害怕知晓了“开门符号”的潘娜蒂亚会翻脸,到时候,他可以依靠“纸人替身”躲开必死的命运,而潘娜蒂亚不会于教堂内追杀,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必将被悬吊起来,她必须抓住机会,立刻逃离!

    另一方面,黑曜石石板无法带走,“格尔曼.斯帕罗”也就有后续逃离的可能。

    虽然这个方案在细节上还有些瑕疵,但相当全面地考虑到了三方的处境,“绝望魔女”潘娜蒂亚抬手抓了下鬓角滑落的发丝,忽然又问道:

    “如果我先逃出去,你不害怕被埋伏吗?”

    这也是【诡秘之主】之前格尔曼.斯帕罗担心的问题。

    克莱恩当即让秘偶微翘嘴角道:

    “害怕。

    “但我还有一些逃跑的办法,可以赌一把。”

    潘娜蒂亚烦躁地踱了两步,终于开口道:

    “那就这么办。”

    下定决心后,她笑容变得极为舒展道:

    “你真是【诡秘之主】一个特殊的男人,让我看到希望的男人,等离开这里,如果你不害怕,我不介意让你体验什么叫极致的欢愉。”

    “格尔曼.斯帕罗”费力地移开眼睛,侧头望向A先生道:

    “我没有问题了。”

    风声乍起,A先生飞了下来,落于“格尔曼.斯帕罗”不远处。

    他的身体连同“衣物”飞快融化,变成了一团粘稠的血肉。

    紧接着,那血肉不断重叠,不断压缩,化为一条手臂粗细的“小溪”,流淌向了“格尔曼.斯帕罗”。

    远处房屋内,克莱恩略感恶心地干呕了一下,然后让“格尔曼.斯帕罗”张开了嘴巴。

    “血肉小溪”随即攀爬上了秘偶的身体,一路钻进了他的口中,那略温但滑腻的感觉通过食道,进入了胃袋。

    沉甸甸的……不过,A先生的血肉有在帮忙托着胃袋,让它不至于太下垂……克莱恩检查了下秘偶,让他抬头望了眼半空被迷雾遮挡的红月,对“绝望魔女”潘娜蒂亚道:

    “现在就开始吧。”

    “好。”早就无法忍耐内心冲动的潘娜蒂亚迫不及待地走向了教堂门口。

    克莱恩让“格尔曼.斯帕罗”跟随在旁边,先是【诡秘之主】随手拔了把头发,然后让手臂皮肤长出了两根肉芽,并直接扯了下来,扯得鲜血淋漓。

    如果有非常熟悉我的人在这里,肯定会发现问题,因为我做不到那么果断地伤害自己的身体……嗯,疯狂冒险家格尔曼.斯帕罗在别人的眼里应该是【诡秘之主】可以轻松完成类似事情的……克莱恩一边发现问题,总结经验,一边于秘偶跨过古老教堂半掩的大门时,让他将手里的头发和血肉交给了“绝望魔女”潘娜蒂亚。

    潘娜蒂亚放慢脚步,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丑陋木偶,将血肉涂抹了上去,把头发缠绕于那细细的颈上。

    她单手拿着诅咒木偶,终于越过了教堂的大门,克莱恩当即让“格尔曼.斯帕罗”操纵起双方的“灵体之线”,至于A先生的,因为和秘偶有些重叠,不用那么麻烦。

    呃,我都能办到,以查拉图表现出来的能力,祂完全可以帮不是【诡秘之主】“占卜家”途径的非凡者解决在教堂内部“灵体之线”易失去控制的问题,这样一来,只要祂想办法让“绝望魔女”进来,早就可以“开门”了……祂为什么不这么做?祂无法与教堂外部沟通,甚至使用力量也得局限于那座漆黑圣坛附近?所以,不是【诡秘之主】“秘偶大师”及以上的“占卜家”途径非凡者,根本走不到祂的面前?克莱恩借助秘偶的感官,在远处分析着情况。

    而教堂内部,那些尸体依旧悬吊在半空,脑袋低垂,眼睛翻白,于时不时吹过的风里,轻轻摇晃,发出“霍纳奇斯……弗雷格拉……”的呓语声。

    “绝望魔女”潘娜蒂亚看到这一幕,身体顿时有些僵硬,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和“格尔曼.斯帕罗”一起,行于那些悬吊者的“俯视”中。

    没用多久,他们看见了漆黑的圣坛和古神后裔的雕像。

    查拉图依旧坐在石像的斜后方,戴着兜帽,满脸白须。

    等到“格尔曼.斯帕罗”和潘娜蒂亚靠近,祂才缓慢抬头,呵呵笑道:

    “很好,‘占卜家’途径的非凡者就要懂得使用自己的脑子,而不是【诡秘之主】总想着战斗。”

    祂似乎已预见到“格尔曼.斯帕罗”的纸人会近乎全毁,直接伸出干枯的手掌,往前方一抓,抓出了一张黄褐色的羊皮纸、一根沾满墨水的羽毛笔和一瓶墨水。

    这看得“绝望魔女”潘娜蒂亚忍不住动了下眉毛。

    查拉图拿起羽毛笔,刷刷在羊皮纸上书写出文字和符号,然后卷了起来,递给“格尔曼.斯帕罗”:

    “那个‘开门’符号,以及你要的‘诡法师’魔药配方。

    “它们只能维持三刻钟,无法拿到外界。”

    克莱恩避着“绝望魔女”,展开羊皮纸,让魔药配方和‘开门’符号同时映入了眼帘。

    突然,他目光缩了一下,有所凝固。

    那个“开门”符号和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借助“厄运布偶”提供的复杂符号大体一致,是【诡秘之主】一个由诸多神秘花纹和隐秘象征组成的竖眼!

    但是【诡秘之主】,两者在细节上有一点差别,一个弯月花纹和一个折线标志互换了位置!

    PS:提前更新求保底月票~
友情链接:明朝败家子  都市之归去修仙  锦衣夜行  说说大全  我闺女是天师  谎话大王  全职高手  完美世界  寒门崛起  全民领主  星峰传说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族激光  中国玉米网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级宗师  努努书坊  就爱读小说  重生之财源滚滚  作文大全  全本书屋  中世纪崛起  都市医圣妙厨  笔下文学  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