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九十八章 潜入(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克莱恩枕上的镜子瞬间焕发出如水流淌的辉芒,一个个银色的光点蠕动聚合成了相应的鲁恩文:

    “至高的伟大的主人,您忠实的谦卑的仆人阿罗德斯时刻等待着为您效劳!”

    克莱恩立在床边,看着镜子,外表平静地问道:

    “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在圣赛缪尔教堂查尼斯门后哪个地方?”

    他要提前确认好位置,以便直奔目标,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计划,借此规避掉可能发生的种种意外。

    镜子表面,那银色的单词扭曲变化,重新形成了一行文字:

    “它是【诡秘之主】‘1’级封印物,在第二层靠右区域,更具体就看不清楚了。”

    克莱恩“嗯”了一声道:

    “该你提问了。”

    阿罗德斯当即让镜面的银色单词散去,于波光里重新凸显出问题:

    “您还有什么吩咐?”

    如果处在正常状态下,克莱恩此时肯定会暗啧一声,但高度紧绷的精神让他只能点头说道:

    “像之前那样看着我的幻象,应对意外。”

    “好的,主人!”“魔镜”阿罗德斯毫不犹豫就给出了回应,紧接着又补了一行单词,“我会,我会控制住自己本能的,我向您,灵界之上的伟大主宰,发誓!”

    克莱恩轻轻颔首,向前两步,让镜中映照出了道恩.唐泰斯的样子。

    这影像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庞大,最终如同真实。

    稍做调整,克莱恩让假人躺在了床上,看起来似乎已经入眠。

    这时,他发现道恩.唐泰斯转过了脑袋,对着自己谄媚一笑,同时伸出两只手掌,往上拉了拉被子。

    “……”克莱恩没有说话,一边变成表情冷峻的疯狂冒险家格尔曼.斯帕罗,一边让还戴在左掌的“蠕动的饥饿”霍然透明。

    他的身影迅速淡化,“旅行”到了圣赛缪尔教堂所在的佩斯菲尔街另外一端,接着步行至白天有鸽群飞舞的广场,藏匿于阴暗的角落里。

    又过了一阵,教堂内出来了一批参与夜晚弥撒的信徒,不久,多位仆役拿着各种杂物离开教堂,走向了摆于侧面小巷内的垃圾桶,并分出一批人员处理起马车停放点的粪便。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仆役身体突然抖了一下,旋即埋低脑袋,认真清理,甚至非常尽职地往广场方向移动,似乎要处理那里的杂物,由此渐行渐远,渐至阴影浓厚的地方。

    等到别的仆役不再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时,一只手忽然勾勒成形,仿佛从虚空里探出,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的身影随之淡化,消失不见。

    克莱恩直接“旅行”到了东区某栋廉价公寓内的一个两居室房间里——他提前好几天,变化容貌,“传送”过来,租下了这里。

    “旅行家”能力真的太方便了,唯一的问题是【诡秘之主】,每次想要使用都需要一位海盗奉献生命……克莱恩用腹诽缓解着紧张,同时让那位仆役躺到了床上,然后拿出一根细长的金属试管,丢给了对方。

    那位仆役准确接住,拔出瓶塞,咕噜喝下了里面的安眠药剂,只用几秒钟就沉睡了过去,“怨魂”塞尼奥尔戴陈旧三角帽穿暗红外套的身影随之浮现于旁边。

    克莱恩审视着床上的仆役,身体突然软化,似乎变成了烂泥怪。

    不过,他并没有瘫成一堆,只是【诡秘之主】略有摇晃,瞬间变矮了15厘米,体表肤色渐深,脸上五官移动,很快就化成了那位仆役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塞尼奥尔已将那位仆役的衣物脱得干干净净。

    没有浪费时间,克莱恩迅速换上了那些服装,并将铁制卷烟盒等物品转移了过来。

    拿起扫帚,审视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他让塞尼奥尔回到了金币之上,自身则垂下左臂,张开五指,看着“蠕动的饥饿”扩散出那种难以言喻的透明。

    传送回广场角落的阴影里,克莱恩弯下腰背,认真清理起地面,并一步一步往还在忙碌的那些仆役靠拢,但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免得有人搭话,增加暴露风险。

    大概两刻钟过去,忙碌完的仆役们聚在一起,进入圣赛缪尔教堂,拐向了侧面。

    “真累啊。”远离牧师们后,一位仆役伸展了下双臂道。

    克莱恩伪装出一副疲惫到没心情闲聊的样子,“嗯嗯”点头,未参与交流。

    很快,他们回到了仆役居住的地方,这是【诡秘之主】两个相对的大房间,里面摆了多张高低床,每张床旁边都放有木柜和箱子。

    克莱恩顿时有点抓瞎,不知道该进左边,还是【诡秘之主】右边。

    还好,他是【诡秘之主】“占卜家”,这种不涉及非凡者不涉及神秘领域的事情,可以完全地依赖灵性直觉,而且,他还拿着扫帚,于是【诡秘之主】,他装作手滑,隐蔽地做了次“卜杖寻路”,得到了该往右边的启示。

    进入右侧房间,克莱恩故意慢了两拍,观察起其他仆役的举动,然后学着他们,将扫帚放至门后区域,并去外面集体盥洗室洗脸漱口和冲脚。

    等到他慢吞吞弄好,属于他的床已经凸显了出来——没被占据的那张。

    躺至床上,克莱恩终于放心了一点,悄然舒了口气。

    仆役们都很劳累,没用多久就全部睡去,呼噜之声此起彼伏。

    克莱恩保持着清醒,动作幅度很小地摘掉“蠕动的饥饿”,将它叠成很小一块,塞进了铁制卷烟盒内,与阿兹克铜哨、“塞尼奥尔金币”放在一起。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因为精神太过紧绷,根本没法睡着,只能依靠“冥想”,强行沉眠了几个小时。

    在确定的时间点醒来,克莱恩放出了“怨魂”塞尼奥尔。

    这个秘偶的阴冷漠然气息迅速与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了一起,“灵体之线”往内塌陷,逐渐形成一片深黑,不再有原点。

    还能操纵……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让这“怨魂”借助高处的彩色玻璃窗和地面的光滑石砖,来到了内部看守者通往上层的那个楼梯处。

    他相信如果不是【诡秘之主】塞尼奥尔已提前被侵蚀,被查尼斯门后的封印核心当做了自己人,此时肯定已激起反应,惨遭清理。

    一个“怨魂”哪有能力在正神教会的大教堂内自由行动!

    而正是【诡秘之主】有封印核心的“默认”和纸人天使的干扰,居住在这座教堂某个地方的半神级大主教灵性未有触动!

    一步步来到二楼,凭借着对侵蚀气息的感应,隐去了身形的“怨魂”塞尼奥尔在克莱恩操纵下,往左移动,找到了那些内部看守者居住的区域。

    明天是【诡秘之主】周一……这周的周一应该是【诡秘之主】我最早见过的那位内部看守者负责……克莱恩早就摸清楚了轮值规律,让穿着暗红外套的“怨魂”悄然穿过木门,飘入不同的房间,分辨起目标。

    因为也就那么几个人,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脸部皮肤松弛,鼻子很大,头发稀疏,颜色如霜的老者。

    “怨魂”塞尼奥尔当即取出一支装有安眠药剂的金属试管,将它放在了旁边,然后抢在那位内部看守者有所察觉前,直接附身了过去!

    沉睡中的那位内部看守者还未来得及苏醒和做出对抗,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能勉强睁开灰蓝色的眼睛,看见自己动作艰难地拿起旁边的金属试管,拔掉软塞,咕噜喝掉了里面的液体。

    他的身体不协调不正常地抖动了起来,内部仿佛在自行激烈的搏斗,足足一分钟过去,他才慢慢软化,重新闭上眼睛,进入了无梦的沉眠。

    做完这一切,“怨魂”塞尼奥尔离开了这位内部看守者的身体,再次借助各种“镜面”,跳跃回仆役居住的区域,然后直接进入了克莱恩的身体。

    克莱恩旋即散发出阴冷,死寂,漠然的气息,就连想做表情都似乎变得困难。

    他慢慢起床,无声离开仆役房间,行于月光照不到的阴影和壁画包围之中,一步一步来到二楼,进入了目标房间。

    立在床边,仆役模样的克莱恩身影陡地拔高,头发稀疏变白,鼻子扩大了少许。

    也就是【诡秘之主】那么几秒的工夫,他已和服食了安眠药剂的内部看守者一模一样,就连气息都毫无区别。

    换上旁边的神职人员黑色外套,克莱恩将眼前的内部看守者和仆役衣物移到了床底,自己躺了上去,默算起时间。

    5点30分,他提前起床,吃掉昨晚就准备好的白面包,喝了杯清水,安静地望向了窗外。

    天色刚有亮起,克莱恩维持住没有表情的状态,开门走出,下至一楼,沿着自身初步掌握的路线,拐向了左侧。

    行了一阵,他不出意料地看见了位牧师。

    ——这是【诡秘之主】前值夜者的经验,所以克莱恩并不担心找不到通路。

    那位牧师立在通往地下区域的密门外,抬起右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道:

    “愿女神庇佑你。”

    “赞美女神。”克莱恩低哑回应,同样画了个绯红之月。

    他没有停留,越过那位牧师,在两侧灯火的照耀下,一步一步走完了阶梯,前行至十字路口。

    根据对周围地理环境的掌握,克莱恩相信拐向右侧会远离教堂,应该是【诡秘之主】前往“值夜者”伪装的某某安保公司或是【诡秘之主】别的组织,所以,毫不犹豫往左转过了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位戴着红手套的男子迎面走来。

    这男子墨发绿瞳,长相出众,穿着相当随意,正是【诡秘之主】伦纳德.米切尔。

    PS1:推本书友写的小说,《吸血少女的奈恩之旅》

    P:2: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友情链接:全球灵潮  中学生阅读网  扶蜀  笔下文学  个性说说  明朝败家子  神道丹尊  吞噬星空  字幕库  大王饶命  花都最强医圣  娱乐大头条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创世中文网  武道孤圣  最强逆袭  广东高考网  tplink  逆天邪神  步步生莲  笔趣阁  开天录  都市之归去修仙  银行信息港  经典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