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九章 窃运者
    什么是【诡秘之主】一条“命运之蛇”感兴趣觉得合适的事物?克莱恩慢慢坐起,拿了个靠枕垫在身后。

    他思索了一阵,决定先不考虑这件事情,反正距离威尔.昂赛汀出生至少还有一个多月,而他还能把这个问题丢给“隐者”嘉德丽雅或者她背后的“神秘女王”贝尔纳黛,让她们去烦恼。

    当然,克莱恩不排除威尔.昂塞汀突发异想决定早产的可能。

    他慢慢将注意力转移到制作“时之虫”符咒上,按照“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的说法,他本身具备几乎所有条件,只差一个对应的象征符号。

    向“愚者”祈求,借助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力量……不知道“偷盗者”途径对应的象征符号行不行……就算行,我也不知道啊,除非能拉一个偷盗者进入灰雾之上,让相应的高背椅后面显现花纹……克莱恩琢磨细节的时候,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既然如此,也许可以试一试“愚者”那张座椅背后的象征符号!

    半个代表隐秘的“无瞳之眼”和半个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组成的特殊象征符号!

    “不知道有没有用……占卜是【诡秘之主】不能做排除法的,但我可以预测尝试会不会顺利,而且,就算失败,应该也问题不大,反正祈求的是【诡秘之主】自己,哪怕材料在实验里损耗,也只是【诡秘之主】进入灰雾之上,不会丢失……”想到这里,克莱恩霍然有些兴奋,忍不住翻身下床,准备今晚就做“实验”!

    “时之虫”这种材料属于阿蒙这个位格的“偷盗者”半神遗留,虽然已经死去,但本质还在,层次还在,用它制作的符咒,就算碍于种种问题,达不到天使阶,也不会相差太远,属于圣者阶的顶峰力量,克莱恩若能成功,就等于多了张底牌,关键时刻,说不定能让他多一条命,这让他如何不兴奋,如何不期待!

    我只能撬动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的少许力量,“时之虫”符咒的层次应该还会降一点,不过不管怎么样,也肯定要比艾弥留斯上将给我的那张“第九律”强……如果用“呓语者的气息”弄恶魔领域的高级符咒,应该就和第九律差不多了,可惜,我不敢向“宇宙暗面”祈求……克莱恩穿着睡衣,赤着双脚,在柔软厚实的地毯上逆走四步,低念咒文,进入了灰雾之上。

    坐至青铜长桌最上首的“愚者”位置后,他具现出暗红圆腹钢笔和黄褐色羊皮纸,书写下对应的占卜语句:

    “我即将开始的符咒制作会顺利。”

    解下袖口内的灵摆,克莱恩用左手持握,开始冥想。

    重复了七遍占卜语句后,他睁开眼睛,望向前方,只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顺时针转动,速度较慢,幅度正常。

    这意味着会顺利……可问题在于,是【诡秘之主】顺利验证了那个象征符号有用,还是【诡秘之主】顺利验证了它没用?资深占卜家克莱恩尝试着解读启示,可无法得到确定的答案。

    对此,他只能决定试验,因为不这样就无法排除错误。

    紧接着,克莱恩又写下了新的占卜语句:

    “这周周五刺杀X先生的行动有危险。”

    这一次,黄水晶吊坠依旧做顺时针转动,但速度更快,幅度更大。

    有不小的危险,但还没到有半神参与的程度,更别说天使之王了……如果真牵扯到这个层次的存在,祂肯定能对我的占卜有一定的察觉并做出对抗……看来“命运天使”乌洛琉斯很快就会被引出贝克兰德啊……这意味着,危险本身更多集中在X先生和他的手下们,属于我能够应付的范畴……只要不犯错误,机会很大……克莱恩做出判断,放下纸笔,返回了现实世界。

    而作为一名经常制作符咒的神秘学专家,他各种常见材料都不缺乏,当即翻出蜡烛,于书桌上点燃,随即就着黄昏的光芒,布置了一个简单的祭坛,并用刻刀在银制薄片正面描绘出代表“愚者”的那个复合符号。

    由于克莱恩自己也不知道“愚者”究竟对应什么灵数,有什么魔法标识,只好让正反面保持一致——根据他看过的那些符咒之书,这同样满足神秘学的规定,但相应的威能会有降低,失败概率会升高,因为你祈求的存在容易据此认为你不够虔诚不够恭敬,当然,这对克莱恩来说,没有任何问题,自己是【诡秘之主】不会嫌弃自己的。

    完成初步的绘刻后,克莱恩找出一个金属小瓶,用灵性配合器皿引导出里面的水银,填入银制薄片的花纹痕迹内。

    这一次,他暂时只完成了正面,然后自己召唤自己,自己响应自己,将那条有12个透明圆环的小虫带回了房间,将它安放于银制薄片上。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调整了下祭台,退后两步,用古赫密斯语开口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他按照流程,完成了相应的步骤,接着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容纳“黑皇帝”牌,以本身的灵性撬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少许力量,回应了祈求。

    那汹涌的力量涌入光圈的同时,克莱恩毫不犹豫返回了现实世界,看见祭台变得深沉幽暗,仿佛藏着数不清的秘密,而那银制薄片已浮了起来,与“时之虫”尸体呈半融合状态。

    克莱恩上前两步,将银制薄片翻转了过来,用水银填满了它背面的符号纹路。

    一根根线条随之亮起,绽放出灰蒙蒙的光彩。

    克莱恩迅速缩手,看着那光彩越来越浓郁,将银制薄片和“时之虫”尸体包裹在了里面。

    突然,祭台的深沉幽暗扭曲了起来,整片空间都仿佛出现了异常。

    这种变化一闪而逝,一张布满奇异花纹的符咒缓缓落到了书桌表面,它通体半透明,呈深黑色,就像用特殊水晶制成的小型卡牌,又仿佛某位存在的眼眸,在注视着这个世界。

    成功了!果然可以!克莱恩心中一喜,忙上前拿起了那张符咒,只觉触手冰凉,好像摸到了雪花。

    不管符咒最终效果如何,成形就意味着成功!

    克莱恩再次得到了一张半神级的高级符咒!

    他又忙碌了一阵,将成品带入灰雾之上,用“梦境占卜”的技巧大致弄明白了作用:

    这张黑水晶卡般的符咒效果很单一但又很强大,那就是【诡秘之主】窃取别人的命运,而更准确的说法是【诡秘之主】,嫁接命运,将目标之后一段时间的命运嫁接到自己身上!

    最简单的情况是【诡秘之主】,当敌人快要杀死我时,我使用这张符咒,可以将他顺利活下去的命运窃取过来,把我即将死亡的命运嫁接给他,然后就会出现,明明他成功了,死的却是【诡秘之主】他自己这种情况……符合“偷盗者”途径一贯的特点,但又更加邪异更为可怕……这是【诡秘之主】从偷钱一路偷到了命运啊……如果“时之虫”是【诡秘之主】活的,我又能完全撬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力量,那这张符咒说不定还会指向时间领域……克莱恩一边发散思绪,一边感觉后怕:

    如果没有灰雾阻隔和“消毒”,没有这片神秘空间少许力量的帮助,他根本奈何不了任何一条“时之虫”!

    呼,现在它是【诡秘之主】我的了……不能再叫“时之虫”,就叫它“窃运者”好了……克莱恩再次忙碌起来,将“窃运者”符咒带回了现实世界。

    处理好仪式的残余,他郑重地将那枚高级符咒放入铁制卷烟盒内,与阿兹克铜哨、塞尼奥尔金币摆在一起,并用灵性之墙进行了封锁和隔断。

    心情舒畅的克莱恩一时没有了睡意,刷地将窗帘拉开了道缝隙,让外界的绯红月光照了进来,照出一室安宁和静谧。

    欣赏风景之中,他忽然看见一道人影从马赫特议员家潜出,沿着阴影,往这边靠拢。

    这正是【诡秘之主】海柔尔.马赫特,她又一次抵达下水道入口,搬开井盖,爬了下去,并不忘复原。

    她怎么总是【诡秘之主】往下水道里跑?应该不是【诡秘之主】从这里去别的区域,扮演神秘世界的超级英雄,毕竟每次不到1个小时,除非有特别强力的情报支持,否则很难完成什么事情,而且,这很容易被官方组织抓获……结合“魔镜”阿罗德斯展现的画面,她更像是【诡秘之主】在找什么东西……嗯,这样一直往下水道深处探索,很容易遇到危险啊……克莱恩立在窗帘缝隙后,注视着宁静夜色下发现的种种事情。

    他没有尝试去警告海柔尔,或者直接用一次“怨魂”附身让对方明白超凡世界的危险,这一是【诡秘之主】因为他对海柔尔不太了解神秘领域以至于优越感很强的判断偏主观,暂时无法确定,二是【诡秘之主】他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有非凡能力和神奇物品,好意做一次提醒报答对方上次的好人好事,很容易引来不必要的关注,甚至麻烦。

    享受了一阵夜晚的安宁后,克莱恩重新进入被窝,一觉睡到了天亮。

    在理查德森进来前,他变成格尔曼.斯帕罗的样子,向“愚者”祈祷道:

    “……我可以接这个任务,但无论成功与否,我都要你那条手链一枚石头,以及那本魔法书一段时间的使用权。

    “如果成功,所有的战利品归我,你只能拿走目标的脑袋。

    “若有必要,你还得提供辅助。”
友情链接:牧神记  北宋大表哥  北宋大表哥  笔趣阁  中世纪崛起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逍遥游  明朝败家子  中国玉米网  九御神王  重生修仙我为王  哲夫当立  星座网  第一星座网  明末第一贼  神级兵王都市行  开天录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免费算命网  广东高考网  武道孤圣  大魏宫廷  铸天之景  电脑爱好者之家  玄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