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三章 “接线员”
    收到了一封信?不是【诡秘之主】说家里有事吗?瓦尔特的家人就住在贝克兰德,真有什么事情,直接坐公共马车或者出租马车过来,不是【诡秘之主】比寄信更快?以他的收入和乡下的土地,肯定负担得起……克莱恩仿佛只是【诡秘之主】随口一问般点了点头,未再说话。

    他缓步走回安乐椅位置,坐了下来,拿起一份报纸,很认真地开始

    理查德森见状,没有多说什么,安静地向后退出房间,无声合拢了木门。

    等到喀嚓的声音轻微响起,克莱恩才将目光从报纸上移开,望向门口,暗自想道

    我又发现了理查德森一个优点,他喜欢观察周围的情况,并能注意到有价值的信息,之前埃莱克特拉主教到莫里马赫特议员家做客的事情,最先就是【诡秘之主】他在阳台上看见的……

    不过这又和观众不同,重点是【诡秘之主】事件,而非细节……

    瓦尔特的事情稍微有点反常,难道这就是【诡秘之主】“魔镜”阿罗德斯说的额外展开?

    不管怎么样,先去占卜一下,免得有危害还不自知……

    想到这里,克莱恩当即进入房间的盥洗室,逆走四步,来到灰雾之上,而每次以“愚者”状态存在时,他灰雾底下的内核都是【诡秘之主】克莱恩莫雷蒂的模样,不会与夏洛克莫里亚蒂、格尔曼斯帕罗、道恩唐泰斯等形象重叠。

    因为缺乏必要的信息,他只能针对自身的安危占卜,所以未用“梦境法”,直接取下腕口的灵摆,书写出对应的占卜语句

    “瓦尔特的异常会给我带来危险。”

    左手持握,闭上眼睛,克莱恩进入冥想状态,低念起刚才写下的话语。

    整整七遍之后,他睁开眼睛,望向银链,只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逆时针旋转,幅度和速度都相当正常。

    这也就是【诡秘之主】说瓦尔特的异常不会给他带来危险。

    但也只能说明这一个问题,或许我会因此遇上没有危险的麻烦……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危不危险取决于是【诡秘之主】否做出了正常的选择,如果贸然掺合,不危险也会变得危险……克莱恩根据丰富的经验进行起解读。

    他刚放下这件事情,忽然看见象征“隐者”的深红星辰绽放光芒,出现了膨胀和收缩。

    这是【诡秘之主】“幸运天平”的款项要到了?克莱恩心中一喜,当即将灵性蔓延了过去。

    接触之后,他一阵失望,因为“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只是【诡秘之主】在请求“愚者”先生将她的话语转达给“倒吊人”,根本没提和“世界”的交易什么时候完成。

    “苏尼亚岛正北方向的‘深渊漩涡’就有奥布尼斯海怪?‘倒吊人’先生运气不错嘛,至少不用像我一样,必须进入神战遗迹……当然,奥布尼斯海怪也很危险,想借助它举行仪式并不是【诡秘之主】那么简单的事情,‘倒吊人’先生说不定还得请求‘海神’帮助……

    “‘隐者’女士的要求竟然是【诡秘之主】帮忙找到亚伯拉罕家族的直系后裔……这说明‘神秘女王’相当清楚‘门’先生的来历啊……大帝对她提过?”克莱恩边从“星之上将”嘉德丽雅的话语联想开来,边将相应的影像丢入了代表“倒吊人”的深红星辰。

    这个时候,阿尔杰威尔逊刚结束述职,通过考核,重新登上了“幽蓝复仇者号”。

    看见无边灰雾,听到“隐者”的话语后,他表面不动声色地走向了船长室,步幅步频与往常保持着一致。

    进入房间,合拢大门,他来到酒柜前,取了一瓶海盗们最爱喝的“烈朗齐”,翻开一个啤酒杯,直接倒了半杯。

    阿尔杰旋即拿起那个玻璃杯,凑到嘴边,吨吨吨地喝了起来,就像里面不是【诡秘之主】烈酒,而是【诡秘之主】清水一样。

    这个过程里,他眼睛半闭,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喝完那半杯“烈朗齐”,阿尔杰放下杯子,擦了擦嘴巴,低笑了一声道

    “亚伯拉罕家族的直系后裔?这对别人来说非常困难,几乎没有线索,但我可以问‘魔术师’小姐,她的老师就是【诡秘之主】……呵呵,‘星之上将’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迅速收敛住情绪,来回踱了几步,最终决定放弃刚才的想法,坦然回应“隐者”嘉德丽雅的要求。

    “星之上将”不会只让我帮忙,下周塔罗会上,她很可能会向所有成员发布这个任务,而其他人同样知道“魔术师”小姐的老师是【诡秘之主】亚伯拉罕家族的人……很容易就被戳穿的事情没必要欺骗,不能因贪图小便宜而破坏之后可能存在的多起交易……有的时候,诚实是【诡秘之主】代价最小的办法……阿尔杰停住脚步,恭敬地埋下脑袋,诵念起“愚者”先生的尊名

    “……请转告‘隐者’女士,关于亚伯拉罕家族直系后裔的线索,她可以直接询问‘魔术师’小姐……”

    交待完请“星之上将”更换要求的事情后,阿尔杰主动提及自己在“血月之夜”的遭遇,向“愚者”先生询问,与“海洋歌者”非凡特性产生共鸣的是【诡秘之主】否为《天灾之书》,梦境里那座珊瑚宫殿内,拿着黄金酒杯的女性是【诡秘之主】否为高希纳姆。

    还有这种事情?“天灾女王”真的死而未僵啊……应该就是【诡秘之主】祂自己将非凡特性做了分割,一部分制成了《天灾之书》,一部分留在海底遗迹内,嗯,也许还有第三第四部分,但不知道在哪里……“倒吊人”一讲完,克莱恩就毫无疑问地确定对方梦到的那位精灵是【诡秘之主】“天灾女王”高希纳姆!

    这并非直觉,而是【诡秘之主】有根据的推断

    他曾经得到过精灵王后高希纳姆最喜欢的那个黄金酒杯,而梦里有类似的器皿;

    精灵歌者夏塔丝知道“天灾女王”生活方面的一些细节,并对这位天使有着不浅的感情,说明她大概率是【诡秘之主】高希纳姆身边的精灵,她遗留的非凡特性与《天灾之书》在“血月之夜”产生共鸣完全可以理解。

    想到这里,克莱恩突然记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诡秘之主】他将高希纳姆最喜欢的那个黄金酒杯交给了“冰山中将”艾德雯娜,让对方把这件器皿放入夏塔丝的墓穴里。

    如果那位“天灾女王”真的还未彻底死去,黄金酒杯与她身边精灵尸骸的合葬会不会产生某种异变?克莱恩忙算了下时间,发现自己并不确定“黄金梦想号”有没有驶到苏尼亚岛。

    略作思索,他先沉稳平静地回应了“倒吊人”

    “对。”

    接着,他将对方前面部分话语“投递”给了象征“隐者”嘉德丽雅的深红星辰。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才具现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让他祈祷道

    “伟大的‘愚者’先生,请转告达尼兹,让他就精灵歌者夏塔丝的尸骸和黄金酒杯是【诡秘之主】否存在异常的事情询问‘冰山中将’艾德雯娜爱德华兹。”

    呼……完成操作的克莱恩吐了口气,将相应的影像丢入了身边特别标记过的祈祷光点里,然后回到现实世界,走出了盥洗室。

    来到穿衣镜前,看着鬓角染霜,蓝眼深邃的身影,他嘴角一点点翘起,知道自己又从“愚者”先生回归神秘富豪道恩唐泰斯了。

    …………

    拜亚姆,原始森林内。

    正在反抗军一个基地喝酒吃肉,大声吹牛的达尼兹突然抖了一下,差点被嘴里的液体呛到。

    虽然这已经不是【诡秘之主】他第一次得到伟大的“愚者”回应,但依旧让他战战兢兢,莫名害怕。

    等分辨清楚了人影,听明白了话语,他才吐了口气,知道是【诡秘之主】格尔曼斯帕罗找自己办事。

    “询问船长?这很简单啊……过几天黄金梦想号就会来接我了……嘿嘿,格尔曼斯帕罗在伟大的‘愚者’面前,一点也不疯狂,甚至很虔诚很恭敬嘛……”达尼兹很快放松下来,悠然想道。

    与此同时,“未来号”上,得到回复的“星之上将”嘉德丽雅略感愕然地无声自语了一句

    “直接询问‘魔术师’小姐?

    “对,她似乎是【诡秘之主】‘学徒’途径的非凡者……她竟然与亚伯拉罕家族有关联?

    “她果然不简单!”

    嘉德丽雅考虑了一下,决定先不给“倒吊人”新的任务,因为她不确定“魔术师”小姐是【诡秘之主】否愿意透露亚伯拉罕家族的线索。

    …………

    瓦尔特在下午就回到了伯克伦德街160号,表情正常,与以往一样,事情似乎很轻松就得到了解决。

    克莱恩没有多问什么,他觉得双方的关系还没到能让管家先生坦诚的程度,而问题又没有直接爆发在他的眼前,再也无法遮掩。

    时间在学习中飞快流逝,第二天傍晚,满月即将来临前,克莱恩带着贴身男仆理查德森,乘坐租来的高档马车,前往圣赛缪尔教堂,准备参加月亮弥撒。

    他并没有为可能会来的捐献担心,因为“正义”小姐那1000镑已经支付,他身上的金钱达到了2186镑,捐个几百镑并不会让他为难。

    也只是【诡秘之主】不为难而已……克莱恩暗叹一声,望了眼窗外的对称钟楼,离开马车,穿过广场,走入了圣赛缪尔教堂。
友情链接:赘婿  情话网  如意小郎君  天天美食  圣龙图腾  盛唐风华  理财知识  牧神记  扶蜀  房贷计算器  大宋男儿  全本书屋  中国玉米网  明末第一贼  星座网  春野小神医  社保查询网  我闺女是天师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银行信息港  汉乡  努努书坊  笔趣阁小说  开天录  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