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一章 主教拜访
    一堂哲学课结束后,克莱恩有种自己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的感觉,满脑子都是【诡秘之主】怀疑主义、形而上学、先验后验、唯名论唯实论、社会罗塞尔主义、存在主义、实证主义等名称和概念。

    如果不是【诡秘之主】原身学历史的时候,有附带了解一些哲学知识,他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完整地撑过一堂课,这可不比他在地球读大学那会的非一对一教育,听不懂还能睡个觉发下呆或者看小说玩手机。

    “倒是【诡秘之主】哈米德先生和我想象得不太一样,风趣,爽朗,外向,讲课不枯燥,既不像哲学老师,也没有‘风暴之主’信徒们常常持有的那些观念……”克莱恩抬手揉了下额角,转身离开门口,走向大厅深处的楼梯,一路返回第三层,他的贴身男仆理查德森则沉默地跟在侧后。

    这个过程里,他发现男仆女佣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没一个偷懒,只有自己这位雇主经过时,才会停顿下来,行礼问好,显得很有教养。

    塔内娅在家庭内部事务的安排和管理上,还是【诡秘之主】很有能力的……克莱恩踏足三楼过道,走向了半开放的那个房间。

    还未入内,克莱恩就看见管家瓦尔特正在将两支双管猎枪挂到墙上,让里面多了点粗犷豪迈的感觉。

    这是【诡秘之主】每一位富商家里都会有的布置,“狩猎证”非常好申请,双管猎枪的威力也不小,足以让家里的男仆女佣们对付潜入的盗贼甚至绑架犯。

    挂好之后,瓦尔特退后两步,审视了猎枪几眼,从衣物内侧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金壳怀表。

    啪!

    他按开怀表,看向盖子内侧,严肃古板的脸庞明显柔和了几分。

    克莱恩轻咳了一声以提醒管家先生,然后推开半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瓦尔特将怀表合拢,放回原位,侧身行礼道:

    “先生,一共办下来6张‘狩猎证’,买了六支双管猎枪和相应的霰弹。”

    克莱恩腋下正藏着“丧钟”左轮,对此并不是【诡秘之主】太在意,仅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他随即露出温和的笑容,闲聊般问道:

    “我之前看‘帮助家庭仆人协会’的资料时,注意到瓦尔特你似乎已经有妻子和孩子?”

    管家,或者说总管家,是【诡秘之主】雇主的副手,是【诡秘之主】很多事情都无法绕开的心腹,所以,与管家联络感情是【诡秘之主】每一位雇主都会做的事情,克莱恩也不想例外。

    而且,他还记得“魔镜”阿罗德斯说过,管家瓦尔特先生身上会有额外的展开。

    瓦尔特一本正经地回应道:

    “是【诡秘之主】的,我在康纳德子爵家做庄园仆人的时候,因某些事务的需要,与一位女士经常接触,产生了感情,随后在女神的注视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有了一个女儿,她现在就读于一所文法学校,希望能通过贝克兰德大学的入学考试,不过这是【诡秘之主】两年后才用考虑的事情……”

    提及妻子女儿时,这位不苟言笑的管家先生语气不自觉就变得舒缓。

    ——在当前,所有的教会都在强调重视家庭,以对抗技术进步时代潮流带来的生活压力和精神问题,唯一有区别的地方在于,不同教会的侧重点不同,黑夜是【诡秘之主】男女平等家庭互助,风暴是【诡秘之主】男士忙碌于外,女性打理家庭,做前者的支撑天使,蒸汽是【诡秘之主】多学技术多劳动,各有擅长,彼此互补。

    克莱恩听得莫名感慨,转而说道:

    “塔内娅女士似乎还是【诡秘之主】单身?”

    “是【诡秘之主】的。”瓦尔特的表情重归严肃道,“现代社会,男仆和女佣依旧是【诡秘之主】不够平等的,这不是【诡秘之主】指薪水,女管家与男管家、管家助手属于同一个层次,都有25到50镑年薪,而是【诡秘之主】更深层次的理念和想法,是【诡秘之主】教会致力于改变,但充满阻挠的部分,毕竟女神不是【诡秘之主】鲁恩唯一的信仰。”

    他顿了顿,补充道:

    “男仆可以结婚,而女佣如果有了家庭,就意味着失业或者成为最低等的,临时雇佣的,不需要住在雇主家的洗涤女仆,这一切要到女管家阶段才能扭转,可这并不是【诡秘之主】年轻没有经验的女士能够胜任的。”

    克莱恩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轻轻颔首,迈步走向了安乐椅位置。

    这时,他目光扫过了旁边茶几上堆放的报纸。

    心中一动,克莱恩停下脚步,侧过身体,对管家先生道:

    “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广告,关于贝克兰德脚踏车公司股份转让的,你找专业的律师和会计过去咨询一下,弄清楚具体的情况。

    “呵呵,我对这个行业很感兴趣,如果价格适合,考虑买下。”

    刚才那个瞬间,克莱恩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诡秘之主】一位携带巨款来贝克兰德寻找更进一步机会的富翁,不可能不关注贝克兰德脚踏车公司股份的转让。

    即使“他”看不到这个行业的前景,正常也会找人了解一下,否则不符合人设。

    当然,也能顺便抬价,让那10%股份卖到更多的钱……嗯,必须记住,单纯抬一下就行,不能太贪心,要是【诡秘之主】抬着抬着砸手里,就该哭了,那会让我所有的流动资金全部陷进去,无力维持日常生活的开销……克莱恩边做着美好的幻想,边在心里告诫了自己几句。

    “是【诡秘之主】,先生。”瓦尔特没有多问,直接应承了下来。

    下午4点35分,贴身男仆理查德森敲门进入房间,对正悠闲阅读书籍的道恩.唐泰斯道:

    “先生,莫里.马赫特先生和他的夫人莉亚娜女士,以及圣赛缪尔教堂的主教埃莱克特拉先生前来拜访。”

    莫里.马赫特?那位下院议员?还有,圣赛缪尔教堂的主教怎么也来了……克莱恩想了下,含笑问道:

    “有这样的礼节吗?”

    他暂时只上了两堂礼仪课,知道这个阶层间,彼此拜访不会这么直接,都是【诡秘之主】先派管家和仆人上门,递送邀请函或约定来访的时间。

    理查德森习惯性低头道:

    “有。

    “因为管家先生去送名片和礼物时,有告知各位邻居,您最近一周的下午都在家里。

    “这种情况下,收到名片的邻居在打听好您的情况,观察了相应的细节后,不仅可以派自己的仆人来邀请您做客,还能于下午4点到5点之间,以外出散步顺便路过的姿态,上门做一次半正式的拜访,嗯,女士会穿相应的散步装,否则就是【诡秘之主】不够得体,而您可以请他们享用下午茶。”

    克莱恩边走向门口,任由理查德森取下外套,给自己穿上,边随口问道:

    “那为什么还有埃莱克特拉主教?”

    这才是【诡秘之主】他最在意的事情,刚才的问题只是【诡秘之主】一个铺垫。

    理查德森早有准备般回答道:

    “埃莱克特拉主教下午在马赫特议员家里做客,应该是【诡秘之主】他们闲聊的过程里提起了您,临时决定过来做一次散步拜访。”

    他手上的动作完全没受说话影响,熟练地帮道恩.唐泰斯整理好了着装。

    克莱恩“嗯”了一声,等到理查德森上前拉开房门,才走了出去。

    很快,他在二楼的小客厅见到了三位来访者。

    莫里.马赫特是【诡秘之主】位典型的鲁恩绅士,四十来岁,黑发棕眸,轮廓深刻,发际线较高,脸型略显瘦长,曾经服务于军队,退伍后投身政坛,从贝克兰德周边起步,一路成为了王国下院议员,是【诡秘之主】黑夜女神的信徒,新党成员,支持改善大气环境。

    他的夫人莉亚娜出身大律师家庭,为丈夫从政提供了不少资源,同样是【诡秘之主】黑夜女神的信徒。

    埃莱克特拉穿着双排扣的神职人员黑袍,外表年龄也就刚四十的样子,蓝眸幽深,脸庞清瘦,五官不算好看,却让人莫名地感觉顺眼,是【诡秘之主】克莱恩向奉献箱投钱时曾见过的一位主教。

    看见道恩.唐泰斯入内,莫里.马赫特上前两步,轻笑一声道:

    “我这几天一直听说街区160号搬来了位虔诚的女神信徒,想着一定要拜访一下,今天刚好散步路过,就冒昧上门了,还请原谅我们的失礼。”

    克莱恩露出笑容,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道:

    “这种时候,只需要赞美女神。”

    “赞美女神!”埃莱克特拉和莉亚娜暗自点头,跟着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

    结束寒暄,克莱恩请三位客人各自落座,女仆则及时地送上了红茶和咖啡——女管家塔内娅之前就已经询问过对方要喝什么。

    “唐泰斯先生,听说你是【诡秘之主】从迪西来的商人,不知道以前在哪个行业?”莫里.马赫特闲聊般问道,并开了句玩笑,“你这个姓总是【诡秘之主】让我联想到很多。”

    这是【诡秘之主】指罗塞尔大帝某本畅销小说的主角姓氏。

    克莱恩笑了一声,风趣反问道:

    “挖到宝藏属于哪个行业?”

    这也是【诡秘之主】那本畅销小说的内容。

    没等议员先生他们回应,他说起早就编好的内容:

    “我曾经拥有自己的矿藏,但你们知道的,这总会有挖完的一天,因矿而生的城市终将因此衰落。”

    他暗指自己出生迪西郡的几个资源型城市,在那些地方,黑帮横行,隐形富翁众多,普通人要想调查清楚道恩.唐泰斯的情况,没有半年以上的时间很难办到。

    埃莱克特拉主教若有所思地点头道:

    “所以,你选择来贝克兰德寻找新的机会?

    “不知道引领你进入教会的是【诡秘之主】哪位?”
友情链接:明朝败家子  寒门崛起  无敌超神奶爸  最强狂兵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天涯八卦  谎话大王  就爱读小说  莽荒纪  明末第一贼  天涯八卦  寒门崛起  全本小说网  超级神基因  极品全能学生  回到地球当神棍  字幕库  盛唐之帝国崛起  三国高校传  开天录  据说娱乐网  我闺女是天师  经典语录  星座网  理财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