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十五章 首杀(感谢白银盟杀手钟馗大号)
    绯红但黯淡的月光下,埃姆林掏出一个金属小瓶,拧开盖子,咕噜喝了一口。

    然后,他似乎变成了阴影,浮动于墙上地面,飞快而无声地跟随着鲁斯巴托里。

    血族一向以速度著称,两位男爵一前一后,奔跑于阴暗的巷子里和无光的街道边缘,用了大半个小时就抵达混乱肮脏的东区,停在一栋陈旧的公寓前。

    眼见鲁斯巴托里选择攀爬管道,用动静最小的方式前往三楼,埃姆林放缓脚步,没急切着缀在对方后面,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发现。

    认真考虑了两秒,他拿出一个半透明的类香水瓶,拧开盖子,往下按压,将里面的液体喷洒在了身上。

    这种魔药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诡秘之主】消除本身的气味,与周围一致!

    放好手中的瓶子,埃姆林又拿出一个黄铜色的金属小瓶,将里面的液体咕噜一声喝得干干净净。

    “‘魔药教授’真麻烦……”他嘀咕了一句,低头看见自己的双手一寸一寸变得透明,黄铜色的金属小瓶似乎漂浮在了袖口前方。

    等埃姆林塞回这个小瓶时,原地只剩下一套正装、一顶礼帽和一双无扣无绑带皮鞋,它们组成人形,在那里动来动去。

    另一个全透明的类香水瓶飞了出来,浮在半空,自行按压,滋滋有声地将内里的魔药喷到了那身衣物上。

    正装、礼帽和皮鞋的轮廓一点点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完成了“隐身”的埃姆林瞄了眼鲁斯巴托里进入的房间,无形无声地攀爬管道,以极致的速度追了上去。

    趁着窗户半开,他像是【诡秘之主】一朵透明的云,没有产生半点动静地飘入了房间,躲到角落,看着脸庞瘦长但很有味道的鲁斯巴托里寻找目标。

    后者的眉头逐渐皱起,因为这里空空荡荡,不要说人,就连最近一周开始活跃的蚊子都没有。

    而这位血族男爵可以确切地肯定,“月亮木偶”就在这里。

    突然,吱呀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凝固般的安静。

    房间的大门随之退后,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子慢悠悠走了进来,看着鲁斯巴托里,语气飘忽地说道

    “你们在找谁……”

    埃姆林循声望去,只见来者肤色偏深,眉毛细长,轮廓线条柔和,嘴角下垂厉害,正是【诡秘之主】目标温莎。

    不过,在埃姆林的眼中,这位“原始月亮”的虔诚信徒与画像上的她已经有了一定的改变,现在的她眼睛弯起,眉毛弯起,嘴巴弯起,像是【诡秘之主】在模仿当前的绯红之月。

    而她的额头,她的脸颊,她的脖子,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长着晒干般的枯草和花朵,一丛一丛,一朵一朵。

    ……嘶,鲁斯巴托里究竟卖了什么东西给她?怎么会变成这幅样子?埃姆林吓了一跳,觉得脖子后方的汗毛一根根立了起来。

    与此同时,地面、墙壁、门口和天花板上,一丛又一丛枯草长了出来,夹杂着干萎的花朵。

    它们将这个房间与外界彻底隔离,营造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场景。

    鲁斯巴托里闻到了危险的味道,没有试图对话,毫不犹豫拿出一个金属小瓶,咕噜喝掉了里面的液体。

    啪!

    他丢下那个瓶子,身体拖出残影地扑向了异变的温莎,双手指甲伸长,体外黑气缭绕。

    镶嵌满枯草和干花的温莎就像一个大型布娃娃,以同样快的速度迎了上去,完全不在乎自己受伤地一爪抓向了鲁恩巴托里。

    砰砰砰!

    一连串碰撞后,鲁斯巴托里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

    他的衣袖已被扯断,皮肤上是【诡秘之主】可以看见白骨的抓痕。

    而血肉之间,晒干的枯草和花朵正缓慢地往外生长!

    真是【诡秘之主】怪物啊……埃姆林初次遇上这种敌人,一直缩在角落里,差点忘记帮忙。

    他没鲁莽地现身,脑海内各种想法飞快地闪过,边观察鲁斯巴托里与温莎的战斗,边考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应对这样的局面。

    最怪异的是【诡秘之主】那些枯草和花朵……枯草和花朵……它们应该很怕火!埃姆林心中一动,当即放弃隐身,拿出另一个金属小瓶,拧开盖子,咕噜喝入。

    噗的一声,他喷出了嘴里所有的液体。

    那些灰红色的水珠一遇到空气,立刻爆燃,往旁边延伸出炽热的火焰。

    火焰叠火焰,火焰连火焰,瞬间就让房间变成了赤红的海洋!

    噼里啪啦的声音里,晒干般的枯草和花朵相继被点燃,并以极快的速度感染着同伴。

    仅仅两三秒钟,这密封的环境就接近被破坏,而温莎身上的枯草和干花也开始燃烧。

    这个时候,鲁斯巴托里的胸前已被挖了一个大洞,失去了大部分战斗力,正依靠血族的超强恢复能力艰难维持。

    看着火炬般的敌人,埃姆林敏锐察觉到了对方气息的衰落,毫不犹豫就扑了过去,绕着温莎,连做抓击。

    他的脚底,一道道黑气升起,缠绕向那位原始月亮的信徒,就像有了生命力的枷锁。

    砰砰砰!砰砰砰!

    激烈而短促的响声里,两道身影忽然贴近。

    一切动静随之消失,埃姆林左掌抓住了温莎的喉咙,将她提了起来。

    犹豫了一秒,看到对方狰狞的样子,他喀嚓一声,拧断了敌人的脖子。

    啪!

    一个细长的,镶嵌满枯草与干花的小型木偶从温莎身上掉落于地,房间内的火焰逐渐平息。

    埃姆林扯下温莎变异的脑袋,转过身体,望向正剧烈喘息的鲁斯巴托里,用空着的右手按在胸前,含笑行了一礼

    “感谢你的帮忙。”

    看到鲁斯巴托里一下变得愤怒,又无力抢夺,埃姆林心情非常不错地补了两句

    “记得把那个木偶和析出的非凡特性交给尼拜斯大人,它们很有问题。”

    说完,他背后黑气凝聚,长出了两只虚幻的蝙蝠翅膀。

    哗啦一下,翅膀扇动,埃姆林转身飞出了窗户,落向附近的阴暗巷子。

    踩稳地面后,他收起凝聚的黑气,回头看了一眼。

    见鲁斯巴托里没有跟来,埃姆林松了口气,握拳抵住嘴巴,边咳嗽边咕哝道

    “我讨厌火焰,讨厌烟气!”

    他正要远离东区,背后忽生凉意。

    埃姆林精神一下紧绷,提着温莎变异的脑袋,缓慢转身,望向了角落的阴影处。

    他首先看见那里站了一个很小的黑影,接着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

    身体细长如同木桩,眼睛嘴巴弯成月亮,表面镶嵌着不少枯草和干花,正是【诡秘之主】之前房间内的“月亮木偶”!

    它缠上我了……这究竟是【诡秘之主】什么物品……这里距离尼拜斯大人的住所还有很远……外面真危险……一个个想法在埃姆林脑海内浮现,让他脊椎发凉,肌肉紧绷。

    念头闪烁间,他忽生灵感,盯着那个“月亮木偶”,用古赫密斯语低声开口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

    “谁大半夜的不睡觉啊!”克莱恩翻身坐起,略显愤怒地揉了下额角。

    他快速离开床铺,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坐到了属于“愚者”的位置。

    埃姆林怀特这个家伙?克莱恩瞄了一眼,疑惑地蔓延灵性,触碰向代表“月亮”的深红星辰。

    他旋即看见了姿态僵硬的埃姆林,看见对方正注视着一个细长怪异的木偶。

    那木偶的身上,披着浓郁但虚幻的绯红月光,它们如同潮水般轻轻起伏,与高空中的某样事物产生着联系。

    此时,这绯红的月光正无声蔓延,笼罩向埃姆林怀特。

    有问题……这个木偶问题不小……借助灰雾看见更多的克莱恩毫不犹豫让“海神权杖”离开杂物堆,飞入了自己的手中。

    白骨短杖顶端的青蓝色宝石随之一颗接一颗亮起,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

    诵念完“愚者”先生的尊名,请求了援助后,埃姆林只觉本就低温的血液越来越凉,渐渐有凝结成霜的感觉。

    这让他身体迅速僵硬,眼睁睁看着那个“月亮木偶”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

    就在这时,巷子内的半空银白乱窜,驱散了所有的阴沉和晦暗。

    啪!

    那些闪电绞成一团,落在了“月亮木偶”的身上,将它淹没于银白之中。

    光芒一闪而逝,那奇异的木偶全身焦黑,失去装饰地倒了下去,而埃姆林体内的血液不再冻结,恢复了流动。

    很快摆脱僵硬的他,知道“愚者”先生还在注视着这里,忙低声问道

    “您需要,不,我可以向您奉献什么?”

    他一直相信“愚者”先生遵循着等价交换的规则,所以认为请求了援助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短暂的静默后,他看见了无边无际的灰雾和隐隐约约的身影,听到了居高临下的威严声音

    “那个木偶。”

    “好的。”埃姆林上前两步,弯腰拾起了那个木偶,接着处理现场,飞快离开东区。

    而克莱恩在小心谨慎地用纸人天使干扰了占卜后,才回到现实世界。

    当他准备继续睡觉时,却愕然发现外面月光大亮,如染鲜血。

    咦……克莱恩疑惑地走到窗边,看向外面,只见弯弯的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圆,赤红似血。

    又一次“血月”。

    …………

    “血月”?阿尔杰威尔逊抬头望了眼天空,平稳走进了前方的雷霆教堂,这是【诡秘之主】他明天述职的地方。

    而在岛屿中央,高耸山峰的顶端,还有一座教堂,叫做“风暴之渊”,它是【诡秘之主】风暴教会总部里的总部,圣殿中的圣殿。

    ps感谢白银盟杀手钟馗大号~
友情链接:诸天最强大咖  春野小神医  银行信息港  战神狂飙  中华康网  明末第一贼  都市医圣妙厨  九重武神  全职武神  都市之神级宗师  开天录  赘婿  逆天铁骑  全球灵潮  笔下文学  中学生阅读网  漂亮女人  中华康网  首富杨飞  电视指南  明朝败家子  蜡笔小说  五行天  神道丹尊  落秋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