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清晨
    看着信使小姐消失,克莱恩想了想短时间内还能联络上哪位半神,结果发现已经没有,只好将注意力转回了接下来该怎么做的问题上:

    “刚才的全城‘广播’肯定会让‘海王’亚恩.考特曼在寻找赫尔莫修因的同时,竭力搜寻‘海神’及其信徒的踪迹,半夜出门容易被注意到,所以,只能继续留在这里,等待天亮。

    “明天的那班船不能乘坐了,如果途中遇到袭击,很可能连累一船的人,而且这本身也不够隐蔽。

    “嗯……召唤海底生物,乘鲸船离开,借助沿路的荒岛、礁石休息和换乘,抵达下一个港口……既然‘橘光’说必须近距离接触才能察觉到那种特质,那就算将‘欲望母神’依靠仪式或信徒完成的感应放大一些,也不会超过一座城市,甚至可能只有一个街区,这也能解释我为什么到了奥拉维才会遭遇陷阱。

    “只要离开了拜亚姆,应该就摆脱‘注视’了……”

    克莱恩思绪逐渐清晰的时候,那台无线电收报机突然又监听到了一段信号!

    他忙靠拢过去,飞快记录,然后借助密码本翻译成相应的字母以组成单词。

    没过多久,那段电报信号的内容呈现在了纸上,墨迹深黑:

    “我看见你了。”

    我看见你了……克莱恩读着这个句子,心里突有寒气升腾。

    …………

    拜亚姆,离总督府不远的一栋普通民居内。

    宽敞的地下室中,一根根蜡烛静静燃烧,将昏黄的光芒洒下了四周。

    “银白毒蛇”奥德尔已脱掉了那件带兜帽的长袍,略显颤栗地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嗓音不稳地说道:

    “塞尼奥尔大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赫尔莫修因真正的藏身处会被人知道。”

    塞尼奥尔戴着顶陈旧的三角帽,眼窝深陷,脸色苍白得吓人,更像恶灵而非人类,他抬手抹了下唇上的两撇黑色胡须,浅棕色的眼眸冷冷地扫过了奥德尔的脸庞,让这位名声在外的冒险家忍不住就低下了脑袋。

    沉默注视了对方几秒,着一条白色长裤和红色外套的“血之上将”低哑着开口道:

    “那封电报后不到3分钟,就有了传遍全城的告知,而内容正是【诡秘之主】电报的一部分。

    “我怀疑,有另外一方势力开始重视无线电,并且在老奎因那里得到了我们的密码本。”

    “对,对,一定是【诡秘之主】这样!”“银币毒蛇”奥德尔忙不迭地附和道,希望“血之上将”不要认为是【诡秘之主】他办事不力才让大科学家赫尔莫修因丢失。

    他很清楚这位海盗将军对待做错事的下属有多么的残忍!

    塞尼奥尔扫了眼奥德尔,冷笑道:

    “但不管怎么样,你都失败了。

    “如果不是【诡秘之主】你,以及你的情妇,给了我不少快乐,我会让你把自己的肠子拽出来!

    “去拍一封电报,告诉那位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的窃听者我看见他了,让他在惶恐和不安里度过今晚,这是【诡秘之主】你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奥德尔闻言,顿时无声松了口气,畏惧地看了眼“血之上将”和他后方桌上的血腥祭台,恭敬地回答道:

    “是【诡秘之主】,塞尼奥尔大人!”

    他刚才还以为自己会成为祭品的一部分。

    等到奥德尔退出地下室,“血之上将”塞尼奥尔转头望向布满人头、内脏、四肢和血液的祭台,用比奥德尔面对他时更恭敬的态度道:

    “杰克斯大人,仪式成功了吗?”

    “成功了,就等待神回应了。”一道冰冷不含感情的声音从祭台周围垂下的幕布里传出。

    然后,那幕布像是【诡秘之主】有了生命力一样,左右两侧倒卷起来,流畅地自我打了个结,并落于祭台中央。

    一道略显透明的人影不知什么时候浮现在了祭台旁边,他肤色偏棕,脸上的皱纹形成了很深的沟壑,白发稀疏得就像秋天的树叶,似乎已经活了很多年很多年。

    他谦卑地看着蜡烛的火光,棕褐色的眼眸一动不动。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不敢再开口,站到杰克斯大人的旁边,等待着祭台发生变化。

    突然,蜡烛的火光染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每一种都似乎对应着注视者的不同欲望。

    祭台上的人头、内脏、四肢和血液无风自动,一层又一层堆叠在一起,并呈现蜡烛融化般的状态。

    没过多久,它们构成了一株不高的血肉之树,表面凹凸不平,仿佛胡桃的外壳。

    扑通!扑通!扑通!

    那血肉之树内部,似乎有心脏在跳动,强劲而有力。

    等到塞尼奥尔快受不了这种噪音的时候,血肉之树一下枯萎,腐成烂泥,摊了开来。

    它原本存在的地方,残留着一个肉色的,湿漉漉的,黏答答的小球。

    很快,小球长出了四肢,长出了脑袋,变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人型生物。

    它的脸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耳朵,只有一张孔洞般的嘴巴。

    那嘴巴里,灰白雾气吐出,又缩了回去,连续多次,没有停止。

    叫做杰克斯的那位老者虔诚而狂热地低诵了多遍“欲望母树”,探手抓起了那个古怪的小人。

    无声无息间,烛光全部熄灭了,但对有夜视能力的“怨魂”来说,这并不影响他们看见事物。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注视着杰克斯,听到这位大人低沉说道:

    “为了这个仪式,我们准备了太久,而神的恩赐能帮助我们在较大的范围内感应到目前的存在。

    “然后,我们就可以用生命学派成员制作的眼镜准确找到他了!”

    说话间,杰克斯从内侧衣兜内取出了一个单片眼镜,它看似与正常没有区别,但在黑暗里却闪烁着莹白的光彩。

    “杰克斯大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塞尼奥尔恭敬地问道。

    皱纹很深的杰克斯想了几秒道:

    “天亮之后,就去寻找目标。

    “如果他有强力的帮手,我们就监控他,避免他脱离感应范围,然后耐心地等待斯厄阿大人抵达。

    “若他没有保护者,本身也很弱小,那我们就直接动手。”

    听到斯厄阿这个单词的时候,“血之上将”塞尼奥尔的额角明显抽搐了一下,似乎那位大人仅是【诡秘之主】名字,就能让人畏惧。

    他缓慢吸了口气道:

    “是【诡秘之主】,杰克斯大人!”

    回答之后,塞尼奥尔本能摸了下垂于胸前的项链。

    这项链仿佛由纯银制成,坠子是【诡秘之主】看起来很古老的钱币。

    …………

    被电报吓到的克莱恩后半夜没怎么睡觉,等到天一亮,就将行李箱、钱包和绝大部分现金献祭到了灰雾之上。

    处理完痕迹,去旅馆前台结了账,他乘坐马车直达拜亚姆边缘,出城上山,似乎要去那座为本地土著准备的墓园。

    行至一半,他突然拐向了树林内,打算走直线去悬崖边缘,那里已经有一头庞大的海底生物在下方等待!

    树林内鸟鸣虫爬,时而有小型野兽窜过,克莱恩踩着有腐殖质的地面,行走得非常快速。

    沿途之上,他能看见雨后长出的蘑菇,某些拜亚姆市民野炊留下的碎布等垃圾,一切是【诡秘之主】如此的安宁,并伴随有早上清新的空气。

    一片叶子飘落了下来,克莱恩脚步不停,轻松就闪了过去。

    就在这时,叶子的速度陡然加快,甚至奇异地转了个弯,贴在了他的嘴鼻间。

    它就像是【诡秘之主】成年的手掌,牢牢地捂住了克莱恩的鼻子和嘴巴,让他完全没法呼吸。

    嗖嗖嗖!

    四处树木的枝条脱落,利箭般射向了克莱恩。

    而那些野炊遗留的碎片、纸张等东西,也有了自己的生命力,连接在一起,化作密不透风的怪网,一下“扑”了过来!

    PS:有点卡文,字数较少,先更后改。
友情链接:电视指南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花百科  极限保卫  落秋中文  论文大全网  笔趣阁小说  最强特种兵王  作文吧  战神狂飙  都市之神级宗师  诡秘之主  论文大全网  武道孤圣  娱乐大头条  牧神记  步步生莲  蜡笔小说  飞剑问道  金庸网  美食供应商  谎话大王  IT百科  开天录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