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零一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零一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源于不同生命的黑色“灵体之线”出现在了克莱恩的眼中,但他并没有立刻延伸出自我灵性去尝试操纵。

    分辨并确认了哪些“灵体之线”属于莫索纳后,他咕噜喝了口麦芽啤酒,专注地欣赏起擂台上的拳击赛,就像一位真正的观众。

    两位拳手赤裸着上身,未穿戴任何护具,打得非常拼命,他们碰撞不断,拳拳到肉,局势很快就变得激烈。

    围观的不少酒鬼赌徒看得肾上腺素分泌,狂热地喊起了自己支持的那位拳手的名字,并高呼道:

    “打死他!”

    “干死这个婊子养的!”

    二楼,莫索纳也忘记了手中的雪茄,目不转睛地看着下方的擂台,一只手已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周围的人们,除了负责戒备周围可疑人等和屋顶楼下等重要区域,以至于不得不背对他的保镖护卫,注意力都不可避免地放到了那让人血脉贲张的拳击赛上。

    克莱恩再次抬手,咕噜喝了口啤酒,似乎因紧绷的气氛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个时候,他的灵性悄然蔓延了出去,抓住了对应莫索纳的虚幻黑线。

    一秒,两秒,三秒……酒糟鼻的莫索纳刚想小幅度地活动下拳头,就像自己正在擂台上战斗一样,脑袋忽然发木。

    他只觉四周的场景一下变得有些奇怪,仿佛加装了好几层厚玻璃。

    莫索纳随即发现自己的思绪有明显的滞涩,发现脑袋里的所有零件都似乎突然生锈了。

    因为目标只是【诡秘之主】一个普通人,灵体强度远不如非凡者,克莱恩没用到20秒就初步控制住了对方。

    7秒!

    仅仅7秒!

    糟糕……出问题了……应该是【诡秘之主】……能力比较……特别的……非凡者……经常与海盗来往的莫索纳对神秘世界并不陌生,所以才会花大价钱请非凡者保护自己,如果不是【诡秘之主】被酒色早早弄垮了身体,精神较为衰弱,状态一直不好,服食魔药大概率会失控,他都想让自己直接获得那超自然的力量。

    此时此刻,因为思绪滞涩且没有经验,莫索纳用了十几秒才弄清楚自己遭遇了袭击,当即前伸手臂,张开嘴巴,试图呼救。

    可是【诡秘之主】,他的动作是【诡秘之主】那么的迟缓,喉咙里的声音是【诡秘之主】那样的微弱,身边那部分保镖则在专注地看着紧张而激烈的拳击赛,观众的呼喊又一浪高过一浪,而外围的护卫注意力都在可能来袭的地方,非重重保护里的雇主,明显的异常就这样被忽视了。

    等到比赛高潮暂时有所平息,部分保镖和手下回头望向老板时,只能看到莫索纳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双手的位置不是【诡秘之主】太正常,似乎还沉浸于拳击赛里,还焦急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这位黑道大佬的眼角沁出了泪水,努力松开五指,想让雪茄落地,引起注意。

    但他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迟缓越来越僵硬,一个简单的动作都似乎要超过一分钟才能完成,而他的手指还在对抗着他的想法!

    啪!

    燃烧着的雪茄终于掉到了地板上,莫索纳的泪水沿着脸庞,滑落于脖子。

    几名保镖发现了这件事情,刚要询问头儿是【诡秘之主】不是【诡秘之主】因为比赛而太过激动,莫索纳忽然埋身,边擦脸孔边捡起了那根雪茄。

    “这场比赛不错!给最后的获胜者加钱!”莫索纳弹了下雪茄,拉了拉衣领,嘴角咧开了一个充满笑意的弧度。

    他没具体说加多少钱,是【诡秘之主】因为克莱恩完全不了解行情,所以只能模糊交代。

    是【诡秘之主】的,“新鲁恩党”的莫索纳已经成为了他的傀儡!

    因为这位黑帮大佬只是【诡秘之主】普通人,灵体强度甚至弱于身体健康的正常人类,所以他只花了两分十五秒!

    如果所需时间再久一点,他就要分心用幻术制造混乱,让保镖们只顾得上保护莫索纳,来不及发现他的异常。

    “打死他!”

    “打死他!”

    ……

    观众的呼喊声突然整齐,擂台上的较量进入了尾声,莫索纳也示意保镖们继续看比赛。

    等到一位拳手昏迷不醒地倒下,莫索纳抽了口雪茄道:

    “去房间。

    “我要休息一下。”

    “是【诡秘之主】,头儿(老板)。”他的保镖和手下们立刻簇拥着他进入二楼走廊,帮他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吩咐护卫们守住各个关键位置,不要进来打扰自己后,莫索纳来回踱了几步,打开保险柜,找到一份份涉及新型毒品的文件,并筛选出了最重要的几份。

    接着,他将这几份文件和从报上剪下的地址纸条,连同全部758镑现金装入了一个公文袋里。

    吱呀一声,他打开房门,喊来一位手下:

    “把这个袋子扔到拐角巷的第三根路灯下。”

    “是【诡秘之主】,头儿。”他的手下没有询问为什么。

    这是【诡秘之主】规矩!

    重新关上房门,莫索纳翻找出三根蜡烛和有灵性的物品,用白纸钢笔认真地描绘起对应“愚者”的徽章——半个象征隐秘的“无瞳之眼”和半个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组成的特别符号。

    然后,这位已成为傀儡的黑帮大佬,点燃蜡烛,用香水代替精油和纯露,认真地举行起祈求赐予的仪式。

    他低念着“愚者”的尊名,用原本完全不会的古赫密斯语念出了相应的咒文,接着拿起灵性物品,让它融入风中,与变化的烛火一起构建出虚幻的大门——如果没有找到富含灵性的物品,克莱恩的打算是【诡秘之主】用莫索纳的鲜血,人类的血液本身就是【诡秘之主】一种有灵性的事物!

    一楼盥洗室内,克莱恩抓住这个机会,逆走四步,来到了灰雾之上。

    他没用“黑皇帝”牌,直接撬动了这片神秘空间的些许力量,将它们与纸人连在一起,抖甩入献祭与赐予之门。

    纸人立刻化成背生十二对羽翼的天使,飞过虚幻神秘的大门,穿越漆黑深邃的虚空,抵达了莫索纳处。

    这是【诡秘之主】在干扰后续可能存在的占卜、预言和其他非凡能力调查!

    紧接着,克莱恩拿起“蠕动的饥饿”,将它也扔进了仪式大门!

    “蠕动的饥饿”借助祈求赐予的仪式来到了现实世界,来到了莫索纳面前,许久没有进食的它顿时就躁动了!

    这个时候,克莱恩也返回盥洗室,再次隔着几十米的距离,操纵之前僵住的莫索纳紧闭住嘴巴,拿起了“祭台”上的手套。

    手套中央立刻裂开了一道缝隙,里面有两排虚幻的,白森森的牙齿!

    克莱恩获得的傀儡感官很快减弱,他当机立断就解除了控制。

    轻微的反噬让他脑袋有些眩晕,但没用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然后,他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离开盥洗室,回到吧台边,继续喝着之前没喝完的麦芽啤酒。

    与此同时,他借助“灵体之线”找到了一只位于二楼的老鼠,不到两分钟就让对方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这老鼠动作有些别扭和不熟练地寻找起洞穴和道路,花费了一定的时间才从书架遮挡的地方,进入了莫索纳的休息室。

    这个时候,地上正静静地躺着一只人皮制成般的薄薄手套,而莫索纳连衣服残渣都没有剩下。

    老鼠爬上桌子,叼起绘有“愚者”对应符号的纸张,将它凑到了燃烧的蜡烛前。

    纸张迅速被点燃,化成了灰烬。

    熄灭掉那三根蜡烛,将它们弄回原来的地方后,老鼠来到“蠕动的饥饿”旁边,叼起了这只手套。

    然后,它原路返回,离开了莫索纳的休息室。

    它一路潜伏至二楼对外的阳台内,无声无息爬了下去。

    一楼,吧台处。

    克莱恩喝掉最后一口啤酒,放下杯子,慢悠悠站了起来。

    他按了按半高丝绸礼帽,双手插入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衣兜内,步伐不紧不慢地越过那些酒鬼赌徒们,走到了街上。

    沿着煤气路灯的光芒,他速度正常地来到拐角巷,边抽出纸人,抖甩点燃,边捡起了第三根路灯杆下的公文袋。

    这个时候,一只灰色的老鼠叼着薄薄的人皮手套,从阴暗处蹿了过来。

    克莱恩面无表情地再次弯腰,拿起了“蠕动的饥饿”。

    然后,那只灰色老鼠自行远去,爬入一个垃圾箱内,躺于那里,彻底失去了气息。

    而已然降临的夜色里,煤气路灯光芒照耀下的克莱恩,立在那里,不慌不忙张开五指,将“蠕动的饥饿”戴到了左手。

    活动了下手指关节,适应了下手套,他揣好公文袋,经过依旧热闹充满活力的“橡树酒吧”,消失在了街道交叉口。

    …………

    将只剩下重要资料的公文袋贴上里面取出的地址条和邮票,放入街角的邮筒后,克莱恩变回格尔曼.斯帕罗的样子,乘坐出租马车,前往位于港口的另一家酒吧。

    那是【诡秘之主】安德森提供的海盗较多的一家酒吧!

    进了酒吧,克莱恩目光一扫,将里面大致的样子纳入了眼中。

    突然,他看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这人影身材中等,嘴唇发紫,褐色眼眸内藏着让人畏惧的强烈恶意,正是【诡秘之主】“不死之王”阿加里图的二副,赏金9500镑的“屠杀者”吉尔希艾斯!

    很显然,逃离危险海域出口后,“告死号”也来到了最近的托斯卡特岛周围,寻求补给!

    你也来了啊……克莱恩嘴角微勾,发现再没有比巧遇更合适狩猎“恶魔”了!

    他心中恶念刚生,吉尔希艾斯已然察觉,侧头望向了酒吧入口处。

    克莱恩毫不犹豫就抓起旁边桌上的啤酒,一把扔了过去。

    紧接着,他拔出左轮,冷漠地瞄准了那边。

    砰!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距离下一次加更不到5000票了!
友情链接:落秋中文  星峰传说  汉乡  漂亮女人  笔趣阁小说  美食供应商  全球高武  全职法师  全职高手  如意小郎君  超级兵王  明朝败家子  电脑爱好者之家  天天美食  中药大全  字幕库  创世中文网  谎话大王  经典语录  花百科  锦衣夜行  穿越小说  逆剑狂神  中药大全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