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义工
    甜柠檬酒吧二楼,属于老板的房间内。

    比尔特.白兰度夹着雪茄,站在窗边,眼睛没有焦距地望着外面,脸色阴沉得可怕。

    这时,一位保镖近来,微弯腰背,小心翼翼地说道:

    “先生,索托斯从东面回来了。”

    “让他进来。”比尔特竭力调整了神色。

    索托斯.扬是【诡秘之主】他的副手,“冒险家互助会”这个松散组织的重要成员。

    不到一分钟,穿亚麻衬衣,披褐色夹克,缠暗红头巾的索托斯走了进来,他外表三十来岁,肤色古铜,眼窝深陷,唇上颔下都有深黑的胡须,一看就是【诡秘之主】经常飘荡于海上那种人。

    索托斯不是【诡秘之主】太正式地行了一礼,打量了比尔特.白兰度一眼:

    “头儿,出事了?”

    “嗯,出了点意外,事情看来会失败。”比尔特没有隐瞒,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那位大人物交代。”

    没等索托斯回应,他转而问道:

    “东面有变化吗?”

    “还是【诡秘之主】老样子,海盗们追逐着每一条可以劫掠的船只,甚至将彼此当成目标,海军只能守住各个殖民点,勉强维持航路的畅通,保护相对重要的那些船只,海战时常爆发,各有胜负。”索托斯耸了下肩膀道。

    “苏尼亚海东面果然是【诡秘之主】海盗的混乱乐园……”比尔特叹息附和。

    索托斯想了想,又补充道:

    “东面那些岛屿上,最近有出现一些消息,据说最早是【诡秘之主】从黑死号上流传出来的。”

    “‘疾病中将’?什么消息?”比尔特打起精神问道。

    索托斯有些凝重又有些兴奋地说道:

    “‘疾病中将’确实遭遇刺杀,受伤不轻,而动手的人是【诡秘之主】冒险家格尔曼.斯帕罗!”

    “格尔曼.斯帕罗?”比尔特脱口而出。

    “对,是【诡秘之主】他!他真的是【诡秘之主】海盗将军级的强者!即使是【诡秘之主】偷袭,那也是【诡秘之主】在黑死号上,周围有众多的知名海盗,可他依然重创了‘疾病中将’并顺利逃走,之后还猎杀了‘巧言者’米索尔。”索托斯感慨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比尔特踱了两步,喟叹道:

    “这可是【诡秘之主】大新闻啊。

    “冒险家里海盗将军级的强者本身就非常稀少,能于海盗将军旗舰上重创对方的更是【诡秘之主】只有这么一位,这种行动,除了需要对本身实力有绝对自信,还必须足够疯狂,只有疯子才会直接潜入海盗将军的旗舰,试图刺杀,而不是【诡秘之主】另外寻找地点!”

    说到这里,他脸色微变道:

    “我昨晚见到了一位自称格尔曼.斯帕罗的冒险家。”

    “真的,还是【诡秘之主】假的?”索托斯眼眸一缩,低沉反问。

    “不确定,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格尔曼.斯帕罗,以及他的照片和画像。”比尔特摇了摇头。

    索托斯沉吟了下道:

    “可以搜集罗思德群岛的报纸确认一下,这么多天过去,应该有旅客将相应的《新闻报》《苏尼亚早报》带过来了,嗯,政府,警局,教会,慈善组织那些地方都有订阅罗思德群岛的重要报纸。”

    罗思德群岛是【诡秘之主】鲁恩王国在中苏尼亚海最大最重要的殖民地,影响力辐射了周围一圈,距离那里只有三天航程的奥拉维岛毫无疑问处于这个行列,官方机构或教会组织都会订阅那边的报纸和杂志,非重要消息三到四天可以读到。

    “嗯。”比尔特点了点头,深入问道,“格尔曼.斯帕罗刺杀‘疾病中将’的事情有具体细节吗?”

    索托斯回想了下道:

    “据说格尔曼.斯帕罗能变成任何人,就像之前的‘飓风中将’齐林格斯一样。

    “正是【诡秘之主】凭借这种能力,他才顺利潜入了黑死号,找到机会刺杀。”

    “能变成任何人……”比尔特眼睛霍然一亮。

    不,不行,那是【诡秘之主】一个疯狂到敢于潜入黑死号刺杀“疾病中将”的家伙,让人本能畏惧,只想远离……比尔特的目光旋即黯淡。

    而且还不知道是【诡秘之主】不是【诡秘之主】真的……他下意识摇了摇头。

    …………

    不知道“值夜者”和“机械之心”什么时候会采取行动,处理威廉姆斯街的异常,希望他们能尽快……念头转动间,克莱恩离开灰雾,返回了现实世界。

    略作思考,他抽出张信纸,铺陈于棕褐色的书桌上。

    暗红吸水钢笔沙沙游走,克莱恩先关心了阿兹克先生最近的状况,然后提及自己寻找可以窃取别人非凡能力的神奇物品时,发现有人存在被外来者寄生的情况。

    接着,他状似顺口地询问了是【诡秘之主】否有办法可以绕过寄生的外来者提醒宿主。

    借助这个由头,他又说到自己从别人那里知晓了与“偷盗者”途径高层次有关的“时之虫”,并弄清楚了这种事物能充当重要仪式的祭品和高级符咒的材料,可却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

    呼……克莱恩放下钢笔,折好信纸,拿出铜哨,凑至嘴边,用力吹了一下。

    白骨喷泉般涌出,组合成了那巨大的信使,但这一次,信使不再从楼下钻出,而是【诡秘之主】和之前那么多次一样,穿越天花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召唤者。

    克莱恩知道这不是【诡秘之主】因为信使又变得不够礼貌,而是【诡秘之主】由于他现在住的是【诡秘之主】旅馆一楼……

    他腕部一抖,扔飞镖般丢出了信纸,并让它准确落入那巨大的白骨手掌中。

    信使眼窝内的火焰跳动了两下,似乎在凝视克莱恩,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它身体崩解成白骨瀑布,一根根钻入了地面。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并未展开千纸鹤,擦掉之前所写,用同样的内容请教“水银之蛇”威尔.昂赛汀。

    这是【诡秘之主】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那千纸鹤不是【诡秘之主】什么神奇物品或非凡武器,就是【诡秘之主】普普通通一张纸折成,被橡皮擦反复摩擦后已出现脆弱的迹象,再来几次,或许就会直接破掉。

    “还是【诡秘之主】等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联络,才考虑它,比如阿兹克先生并不清楚怎么绕过附身老爷爷提醒伦纳德……”克莱恩无声摇头,快速收拾好桌面的物品。

    另外,他最近也不是【诡秘之主】太敢用无线电收报机联络阿罗德斯,因为“真实造物主”派来的那位强者大概率还在附近徘徊,追寻“全黑之眼”的气息,而灰雾的“味道”同样可能已引起“真实造物主”的注意,并告知了信徒。

    “今天继续做旅行者,放松一下,明天开始寻找真实扮演的机会!”克莱恩收敛思绪,披上外套,取下礼帽,走出了旅馆房间。

    他要去奥拉维港口外的山上看落日!

    这个想法源于一本畅销小说,它的作者叫李昂.马斯坦,出生于奥拉维,20岁后才定居贝克兰德,这位先生在书里充满感情地介绍了港口圣德拉科山的落日,认为这是【诡秘之主】他到目前为止见过最美丽的风景。

    克莱恩乘坐马车出城,步行至圣德拉科山的山脚,只用1个小时就登上了这座不高的山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太阳渐渐落下,将山峰左侧的蔚蓝海洋染得如同火烧,让右方碧绿的树林和广袤的田野蒙上了一片金黄。

    所有的颜色都在这一刻绽放出最后的明亮,接着便逐渐黯淡,直至昏暗。

    船只入口,马车进城,忙碌的人们沿着麦田间果园旁的道路陆续返家。

    当黑暗开始笼罩这片大地,城内城外相继亮起了一点点温暖的光芒,它们就像黑色天鹅绒上的璀璨宝石。

    真的很美丽……克莱恩欣赏片刻,直至代表一个个家庭的灯火映入他的眼睛。

    他沉默着转身,沿着山路,在一株株染上黑色的树木簇拥下,返回至底部,然后步行了一段距离,在港口城市边缘雇佣到了马车。

    马车平稳前行,一根根铁黑色的典雅路灯杆在昏黄光芒的照耀下安静地倒退着,远去着。

    不知过了多久,克莱恩回到旅馆,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床铺、书桌、椅子全部静静地躺在浓郁的黑暗中,无声地反射着些许绯红的月华。

    克莱恩幅度很小地关上房门,走至窗边,立在帘布造成的阴影里,久久未动。

    外面灯火正明。

    …………

    第二天一大早。

    克莱恩拧开水龙头,将冰凉的自来水拍到脸上,整个人霍然清醒。

    他已经想好从哪里入手寻找真实扮演的机会:

    依然是【诡秘之主】随时可能产生逝者的医院!

    ——之前的克莱恩只是【诡秘之主】去那些地方简单转了转,游荡了一阵,确实很难发现适合的对象,这一次,他决定做一段时间的义工,长久地待在医院里,关怀那些暂时没家人在身边的垂死者,只有这样,才能等待需要的目标。

    用过早餐,克莱恩来到黑林街10号,进入了“奥拉维医疗救护基金会”。

    这是【诡秘之主】有黑夜女神教会背景的慈善组织,其中一方面的责任就是【诡秘之主】向各个医院提供经受过训练的义工。

    克莱恩来到登记处,看见女性工作人员正在翻看报纸,于是【诡秘之主】轻敲了下桌子表面。

    “有什么事情吗?”那女士边放下报纸边开口问道。

    “我想做义工。”克莱恩简洁说道。

    “姓名。”那女士抬头看向了对面。

    忽然,她目光凝固,右手抖了一下,刚拿起的钢笔啪嗒一声落至地面。

    她面前的那份报纸上,正好有一张近乎真实的肖像画。

    这张肖像画的主人属于疯狂的危险的冒险家格尔曼.斯帕罗!

    PS:求保底月票~
友情链接:极品最强大少  好名字  莽荒纪  金庸网  男性健康  逆天邪神  我闺女是天师  三国高校传  从全球高武开始  神道丹尊  星座网  都市之神帝驾到  完美世界  飞剑问道  名人名言  落秋中文  极品全能学生  玄界之门  赘婿  重生之财源滚滚  全本书屋  全本书屋  五代梦  女性健康  励志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