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八章 不承认不否认
    咦,她怎么在看“愚者”先生……“正义”奥黛丽敏锐发现了“隐者”幅度不大的动作,这让她相当疑惑。

    在她看来,这是【诡秘之主】不同寻常的反应,“倒吊人”先生讲的明明是【诡秘之主】一件与大家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讲的是【诡秘之主】所谓的“海神”卡维图瓦看似陨落却依旧偶尔回应信徒的疑点,为什么“隐者”女士要望向“愚者”先生?

    卡维图瓦陨落……偶尔回应信徒……“隐者”女士在看“愚者”先生……难道……奥黛丽眼眸一亮,不自觉有了个猜测:

    “难道现在代替卡维图瓦回应信徒的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

    “隐者女士知道点什么,所以?”

    念头电转间,“正义”奥黛丽也跟着半转过身体,期待地看着悠闲坐在青铜长桌最上首那张高背椅上的“愚者”先生。

    与此同时,“倒吊人”阿尔杰也因“隐者”不在预想范围内的动作感到诧异和震惊:

    “我只是【诡秘之主】在试探她与摩斯苦修会成员拉蒂西亚的关系,她怎么会突然望向愚者先生?

    “难道,难道她知道现在的海神就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的化身?

    “她的反应很大程度上说明了这点!

    “她在被拉进塔罗会前,与愚者先生有过多次隐秘的接触,甚至早就暗中在为祂效力?”

    阿尔杰越想越多,对“隐者”愈发重视,然后,下意识跟随对方,看向灰白雾气中的“愚者”先生。

    他、“隐者”和“正义”分了先后,但近乎一致的动作让“魔术师”佛尔思等人也明显察觉到了不对。

    他们怎么在看“愚者”先生?“海神”卡维图瓦身亡之事与“愚者”先生有关?佛尔思和埃姆林.怀特自认为聪明地揣测起缘由,并将目光投向了青铜长桌最上首。

    “太阳”戴里克不知道谁是【诡秘之主】“海神”卡维图瓦,也不清楚对方身亡后还偶尔回应信徒意味着什么,但既然大家都在看“愚者”先生,他也自然而然地跟着望了过去。

    “世界”迟了一秒,仿佛在斟酌什么。

    他先是【诡秘之主】扫了“倒吊人”一眼,看得阿尔杰略有些心惊肉跳,然后才从众地改变了视线的方向。

    这个时候,克莱恩已经醒悟“隐者”女士是【诡秘之主】从哪个细节猜到自己可能在代替“海神”卡维图瓦回应信徒,正纠结于怎么表态的问题。

    我是【诡秘之主】该装作“这只是【诡秘之主】件小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既然你们提到了,那我就顺便承认一下”,还是【诡秘之主】“身为神灵,没必要什么事情都对你们交代,没必要向你们解释什么,没必要承认或否认”……克莱恩回忆了下“愚者”的设定,迅速有了决断:

    那就是【诡秘之主】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免得掉神灵的位格,但又在关键地方点上一句,让没猜到的人愈发迷惑,让怀疑的人恍然之余,依旧觉得迷雾重重,深感“愚者”先生的意图难以测度。

    想到这里,后靠着的克莱恩轻笑了一声,不甚在意地悠然说道:

    “卡维图瓦是【诡秘之主】依靠天灾高希纳姆的遗物成为半神的。”

    原来他们在请教“愚者”先生,请教与“海神”有关的事情……可是【诡秘之主】,这依然无法说服我,总觉得这里面藏着更深层次的真相……难道……不会吧?“魔术师”佛尔思微皱眉头,做起各种各样的联想。

    果然!“隐者”嘉德丽雅认为这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正面的回应,并顺便告知了一些隐秘。

    “那根半神级权杖是【诡秘之主】卡维图瓦的特性,还是【诡秘之主】天灾高希纳姆的遗物,或者同时具备这两个定义?天灾高希纳姆是【诡秘之主】谁,名字很有精灵风格,额,倒吊人提到,拉蒂西亚发现了一座古精灵的遗迹……一个上位精灵的居所?

    “愚者先生又是【诡秘之主】怎么得到那把权杖的?靠倒吊人,或者别的谁?不,不像是【诡秘之主】倒吊人,否则他不会主动提这件事情……愚者先生代替海神回应信徒在图谋什么?这是【诡秘之主】祂复苏的一环,真切影响现实的一环?”

    “隐者”嘉德丽雅越想越多,越来越觉得“愚者”先生高深的程度让人无法揣测,就像祂现在被浓郁灰雾遮掩住的身影一样,越是【诡秘之主】能看清楚一点,越是【诡秘之主】迷惑,越是【诡秘之主】惊恐,越是【诡秘之主】畏惧。

    这或许就是【诡秘之主】神灵间的博弈……嘉德丽雅在心里叹了口气,有感而发。

    我的猜测没有错!“倒吊人”阿尔杰终于证实了如今的“海神”就是【诡秘之主】“愚者”化身,他刚才的担忧和忐忑,在这一刻似乎都得到了回报。

    “有的场合,伪装成海神信徒的我可以光明坦然地祈祷了……不知道愚者先生恢复到了什么程度,能从封印内透出多少力量?即使只是【诡秘之主】达到半神级,在海上也能提供非常大的庇佑了……

    “隐者没有太惊讶的表现,这说明她确实早就和愚者先生有过接触,提前了解到了些情况,这反向也表明她的序列不会低,或许真是【诡秘之主】海盗将军级的强者……这对我既是【诡秘之主】好事,也是【诡秘之主】坏消息。

    “好的方面是【诡秘之主】,在海上多了个大势力多了位强者支持,某些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默契合作,完成一些以前无法想象的事情,坏的方面是【诡秘之主】我的情报和资源渠道大部分都会被她覆盖,在塔罗会里的作用将直线下降,当然,这一切有个前提,那就是【诡秘之主】她真的为星之上将。

    “嗯,我得调整搜集情报和资源的重心,更多偏向教会方面,这是【诡秘之主】她无法代替我的地方。”“倒吊人”阿尔杰又欣喜又戒备地想着。

    那个“海神”真的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不不不,应该这么说,现在的“海神”是【诡秘之主】“愚者”先生的化身!祂开始真切地干涉现实世界了?这真是【诡秘之主】太好了!以后我如果到海上旅行,可以直接向“海神”祈祷,并获得回应?“正义”奥黛丽又惊又喜又骄傲。

    据她所知,在各大教会内部,不做各种固定的仪式魔法,仅靠祈祷就能获得神灵回应的要么是【诡秘之主】多年教士,偶然遇到,要么是【诡秘之主】可以用手指数清的神眷者。

    至于每次祈祷都有回应的情况,在“神眷者”里也属于极端特例。

    而我可以!“愚者”先生正在一步一步回归祂的神座,取代“海神”就是【诡秘之主】其中一步……奥黛丽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变化,噙着笑容,坐得挺拔而优美。

    高希纳姆?这是【诡秘之主】个精灵名字,我好像听谁提过……“月亮”埃姆林思绪发散地做起回忆,但一时没有收获。

    至于卡维图瓦身亡,“海神”却依旧在回应信徒与“隐者”、“正义”、“倒吊人”望向“愚者”先生之事有什么关联,他隐约猜到了一点,但没去细想。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影响我拯救血族,也不是【诡秘之主】什么有趣的事情!反正有问题向“愚者”先生祈祷就对了!埃姆林嘀咕了两句,对其他人的情绪变化表示不屑。

    “天灾”?“天灾女王”?可没有记载表明,她叫高希纳姆……“太阳”戴里克往左边幅度很小地侧了侧脑袋,这是【诡秘之主】他回想事情时的惯常动作。

    看来小“太阳”也不清楚高希纳姆是【诡秘之主】否就是【诡秘之主】“天灾女王”,否则就不会是【诡秘之主】这种反应了……克莱恩略感失望地收回了眼角余光。

    他操纵“世界”轻咳一声,拉回了众人的思绪。

    接着,“世界”在“愚者”帮助下,具现出了一张图像,向左右两侧展示道:

    “你们有谁认识她?”

    这是【诡秘之主】红发伊莲的照片,克莱恩主要是【诡秘之主】看“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和“倒吊人”阿尔杰是【诡秘之主】否认识,毕竟他们都是【诡秘之主】海上的消息灵通人士。

    阿尔杰看了一眼,正待开口,表示不清楚是【诡秘之主】谁,却听见“隐者”女士语气沉稳地说道:

    “红发的伊莲,有因蒂斯索伦家族的血统,破落的贵族小姐。”

    嘉德丽雅顿了顿,补充道:

    “她做过海商,后来据说被疾病少女特蕾茜俘虏了。”

    “疾病中将”特雷茜的俘虏?我还以为是【诡秘之主】霸道海盗与贵族少女的狗血故事……不过,特雷茜也算是【诡秘之主】霸道海盗了,呵呵……克莱恩一时浮想联翩。

    “魔术师”佛尔思本来还沉浸在“海神”与“愚者”的关系上,此时忽然回神,敏锐地觉得红发伊莲与“疾病中将”间的故事大有可为,有不少值得遐想的地方。

    可让她遗憾的是【诡秘之主】,“隐者”女士只说了这么两句,后面就没有了。

    “隐者”知道“疾病中将”……但这什么也不能说明,序列高一点的非凡者,有见识的普通人,都清楚七大海盗将军是【诡秘之主】谁,他们的悬赏令贴得到处都是【诡秘之主】……嗯,“隐者”对因蒂斯那边的事情较为了解,这是【诡秘之主】初步的判断……“倒吊人”对红发的伊莲不感兴趣,只在意“隐者”的真实身份。

    红发伊莲之事告一段落后,“正义”奥黛丽开始思考要不要请教心灵巨龙的问题。

    与之前不同,这次多了位还不了解性格还不清楚是【诡秘之主】否值得信任的“隐者”女士,这让她有些犹豫。

    短暂的斟酌后,她还是【诡秘之主】开口了:

    “我最近在追寻心灵巨龙的踪迹,去了一个有崇拜巨龙风俗的地方。”

    她隐去了具体的地点和可能涉及自己身份的细节。

    ps:求月票
友情链接:经典语录  银行信息港  盛唐风华  神道丹尊  创世中文网  莽荒纪  全本书屋  励志故事  天天美食  免费算命网  明朝败家子  都市之归去修仙  都市医圣妙厨  说说大全  棉花糖小说网  字幕库  锦衣夜行  女性健康  扶蜀  修真聊天群  女性健康  作文大全  全职法师  极品最强大少  九御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