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章 事情结束?
    .x^8^1`z^m.còм

    克莱恩拿回帽子后,米勒主教的非凡特性已凝聚完毕,只有拇指大小,淡蓝剔透,但里面时不时会刮起青绿色的痕迹,奔涌深色近黑的“潮水”。

    打开手枪转轮,克莱恩发力一抖,将或呈金色或显银白或为黄铜的空弹壳甩落于地,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

    接着,他不慌不忙取出早准备好的上弹器,将另外的非凡子弹装填入枪内。

    做完这一切,他收起左轮,弯腰拾取起米勒主教的非凡特性并不甚在意地塞进衣兜。

    斜走几步,克莱恩捡回手杖,边转身往克里维斯等人走去,边随手抽出一张纸人,像挥舞鞭子般抖了下手腕。

    啪!

    那纸人迅速被点燃,脱手飞荡起来,化作点点赤红落地,熄灭为尘埃。

    “好帅……”丹顿忘记了刚才摔出的疼痛,目不转睛地看着。

    斯帕罗叔叔就好像在放烟花……堂娜点头赞同了弟弟的话语。

    用“纸人替身法”干扰过现场信息和残留痕迹后,克莱恩望着返回的方向,平静而简洁地说道:

    “离开这里。”

    说完,他直接转身,不快不慢地迈开了步伐,并分别从艾尔兰和达尼兹手中接过了“太阳胸针”和阿兹克铜哨。

    乌尔迪等人没有废话,也没有喊疼,静若鹌鹑地跟在了后面。

    刚才的战斗里,他们充分见识到了非凡者的特殊,尤其达尼兹的火焰能力,最为醒目,很是【诡秘之主】明显,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让他们真切明白到这不是【诡秘之主】普通人类能够掺合的事情,自己等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诡秘之主】听从安排,竭力跟随。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存活!

    相对达尼兹那边,克莱恩与米勒主教的战斗表现集中在近乎无形的风刃和真正无形的精神领域,除了那道仿佛神灵降下般的圣光和米勒主教失控后的可怕样子,整个过程都平淡无奇波澜不惊,没让旁观者产生太过震撼的情绪。

    路过刚才那片区域,克里维斯、塞西尔等人突然顿了下脚步,因为他们看见地面布满割裂的痕迹,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诡秘之主】。

    这……他们瞬间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诡秘之主】格尔曼.斯帕罗和堕落主教的战斗比另外一边的表演惊险恐怖了不知多少倍。

    恐惧感和安全感同时涌现,他们纷纷加快了脚步。

    二三十秒过去,克莱恩停在了电报局门外的街道上,没什么表情地对艾尔兰船长道:

    “要去拍电报吗?”

    说完,他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不要强行进去。”

    “好的。”在这诡异的夜晚,艾尔兰同样谨慎。

    他快走几步,来到电报局大门前,抬手敲了三下。

    咚!咚!咚!

    略显沉闷的声音回荡中,里面有人开口问道:

    “谁?”

    本就警惕的克莱恩突地皱眉,因为说话的是【诡秘之主】个男人!

    艾尔兰也有些奇怪:

    “我想拍一封电报。

    “你是【诡秘之主】谁?我记得之前的值班者是【诡秘之主】位女士。”

    里面的男人平缓回答道:

    “我是【诡秘之主】,帕沃.考特,梅兰妮的同事。

    “她就在,我的旁边,她很好。”

    帕沃.考特话音刚落,之前那女声就紧接着开口道:

    “是【诡秘之主】的,我很好。

    “你们不需要,再留意,帕沃.考特,回来了。”

    朋友,你们的民俗不是【诡秘之主】不回应不开门吗?帕沃.考特是【诡秘之主】怎么进去的?克莱恩忍住了质问的冲动。

    艾尔兰后退一步,清了清喉咙:

    “我想拍一封电报给风暴教会总部。”

    “很抱歉,我们,不能开门。”帕沃.考特没有情绪起伏地回应。

    艾尔兰也感觉到了那种诡异,不敢强求,主动给出了替代方案:

    “你们是【诡秘之主】否可以帮我发,然后把底稿从门缝里给我?

    “内容是【诡秘之主】班西港异变,主教米勒和牧师杰斯身亡,署名为艾尔兰。”

    “好的。”梅兰妮的声音渐远,似乎已回到了电报机前。

    等待了一阵,里面传出滴滴答答的声音,没过多久,一张电报底稿就从大门下方的缝隙里伸了出来。

    艾尔兰弯腰拾起,忍住了通过缝隙窥探里面的冲动。

    他看了眼电报底稿,鼻子忽然抽动了一下,从纸张上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他连忙侧头,望向格尔曼.斯帕罗,用眼神示意电报局里面有问题。

    然而,回应他的是【诡秘之主】深沉内敛没有波澜的目光,以及一句平静淡漠的话语:

    “回船。”

    丢下这句话,克莱恩直接转身,往这条街道的尽头行去,身影逐渐融入了淡薄的雾气里。

    提着破碎马灯的达尼兹当即拔腿跟随,毫不犹豫,堂娜等人同样如此。

    艾尔兰沉吟了两秒,拿着电报底稿追赶起大部队。

    电报局内再没有声音传出,异常安静。

    …………

    或许是【诡秘之主】因为堕落的米勒主教已经被清除,克莱恩等人返回的路上,没再遇到那种披黑斗篷的无头之人,长满霉斑的脑袋也只出现了两次,轻松就被解决。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看见了码头,看见了有一道道烛光透出的“白玛瑙”号。

    这让乌尔迪等人又找回了力量,从快步变成小跑,一路奔到了放下的舷梯前。

    克莱恩提着沾满血污的手杖,守在下面,直至所有人全部登船,才连拉带跃,几步回到甲板。

    这个时候,艾尔兰已开始召集大副、二副、航海长、枪炮长等下属,让他们组织水手,调整火炮,做好随时起航的准备虽然夜间离港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但如果事情明显恶化,那将是【诡秘之主】最能规避危险的办法!

    “斯帕罗叔叔……”堂娜拉着弟弟丹顿,小跑着来到克莱恩的身边,有一肚子的话想问。

    克莱恩点了下头,指着船舱道:

    “先回房间。

    “明天再说。”

    危险还未解除!

    堂娜乖巧点头,和丹顿一起,竖起食指,抵在了唇边:

    “嘘!”

    等布兰奇一家和迪默多一家进入船舱,克莱恩走到艾尔兰旁边,将米勒主教的非凡特性掏出,丢了过去:

    “如果还有代罚者活着,就还给他们。”

    一位也许有序列6的主教遗留的非凡特性,必然会被风暴教会强力追查,而“白玛瑙”号上的众人都将是【诡秘之主】怀疑的对象,克莱恩并不想刚刚出海,就被大洋上的头号势力通缉。

    如果班西港的“代罚者”没谁存活,总部的支援也得等一阵子才能到来,给克莱恩留出充裕的处理和离开时间,那他肯定舍不得归还,会找理由再要回来。

    艾尔兰接住那团拇指大小的东西,略显疑惑地瞄了一眼。

    他没问这究竟能用来做什么,呵呵笑道:

    “不用担心风暴教会的调查,我会暗示他们,你和我是【诡秘之主】一伙的。”

    于是【诡秘之主】,我就被风暴教会认为是【诡秘之主】军情九处的人?克莱恩轻轻颔首,没有多说。

    艾尔兰看了下旁边的达尼兹,试探着问道:

    “烈焰?”

    “哈哈。”达尼兹干笑两声,学着某人道,“你猜。”

    “那我认为不是【诡秘之主】。”艾尔兰默契回应。

    简单交待完事情,克莱恩来到船舷旁,望向迷雾笼罩中的班西港,戒备着暗藏的危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岸边山脉的峰顶又一次亮起雷暴光芒。

    一道道银白而暴烈的闪电肆掠于那里,逐渐平息了下来。

    班西港的雾气开始消散,红月的光芒越来越清晰。

    结束了?克莱恩看到这一幕,没敢完全放松。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三位自称“代罚者”的男士来到码头,要见艾尔兰船长。

    经格尔曼.斯帕罗占卜确认,并诈了对方一次后,艾尔兰让水手放下了舷梯。

    三位“代罚者”先示意周围船员离开,接着压低嗓音向船长通报了情况。

    克莱恩没靠拢去听,耐心等待着事情收尾。

    几分钟后,艾尔兰将米勒主教的遗留特性还给了“代罚者”们,目送他们离开白玛瑙号,去各个地方处理残局。

    呼……艾尔兰吐了口气,来到克莱恩和达尼兹旁边,又放松又后怕地说道,“事情解决了,没有问题了。”

    真的解决了吗……克莱恩霍然想起了电报局门后的帕沃.考特和梅兰妮,想起了青柠檬餐厅的老板福克斯和静静注视着自己的一位位留宿客人。

    艾尔兰继续说道:

    “具体是【诡秘之主】这样的,艾斯偶然发现古老的食人习俗和活祭传统在复苏,确认班西港的少量民众变成了邪教徒。

    “他慌忙返回教堂,向主教米勒汇报,可没想到的是【诡秘之主】,面前那位就是【诡秘之主】邪教徒的首领,真正的堕落者,他被米勒的风刃当场割断了脖子,死在了主的教堂内。

    “米勒正要处理尸体,却被仆役们发现,于是【诡秘之主】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部分仆役被转变成了怪物,部分在牧师们的引领下,躲入了地底。

    “米勒见已经无法掩饰,遂离开教堂,召集邪教徒,前往山顶祭坛,天气因此而改变,代罚者取出三件封印物后,赶了过去,爆发了激战。

    “这个过程里,米勒受伤逃跑,其余邪教徒坚守于祭坛,最终被攻破。

    “教会总部已经回电,即将派人来彻查米勒主教堕落的原因,呵,我告诉他们,因为米勒主教重伤,我们才能联手杀掉他,对了,代罚者还让我找布兰奇一家和迪默多一家签保密协议。”

    大致讲清楚事情的原委后,艾尔兰长长舒了口气,忙碌着处理起剩余的事务。

    克莱恩没敢彻底放松,依旧守在甲板上,直至天边云层如烧,太阳缓缓升起,照亮了整个港口。

    他看见这里的居民陆续出门,沐浴着金色的阳光,边说笑边前往各自的工作岗位。

    班西港又有了人类的气息。

    ………

    真的结束了……克莱恩略显迷惑地回身,准备等船开后补一觉,至于达尼兹,虽然早就打起哈欠,但见格尔曼.斯帕罗没动,也不敢动。

    进入船舱的路上,克莱恩遇见了同样一夜未睡的艾尔兰。

    “早上好,我们即将离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艾尔兰笑着打了声招呼。

    他说话的同时,“白玛瑙”号的汽笛发出了“呜”的动静。

    听到这声音,克莱恩悄然吐了口气,决定将疑惑全部抛到脑后,不再想班西港的事情,他点了点头,算是【诡秘之主】回应。

    艾尔兰活动了下脖子,感叹了一句:

    “昨晚,我有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诡秘之主】古老的宾西和现代的班西港重叠在了一起。”

    克莱恩本打算就这样越过对方,忽然把握到了一个单词,表情沉凝地反问道:

    “宾西?”

    “呵呵,这是【诡秘之主】班西港的古称,在三四百年前,这里叫宾西镇,后来因为发音等多重因素,逐渐衍变为了班西。”艾尔兰随口介绍道。

    听到这个答案,克莱恩的眼眸一下收缩。

    他记得非常清楚,贝克兰德地下遗迹内的恶灵说过,如果想找到“救赎蔷薇”的创立者之一,曾经的“天使之王”梅迪奇和祂的血脉后裔,可以去宾西镇碰碰运气!

    宾西!克莱恩的心灵仿佛在一寸一寸被冻结,寒冷从骨髓深处散发了出来。

    他猛地回望外面的港口,眼前又一次浮现出紧闭大门的电报局和青柠檬餐厅内安静注视着自己的留宿客人们。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
友情链接:理财知识  美食供应商  落秋中文  赘婿  九御神王  极品全能学生  九重武神  无敌超神奶爸  战国赵为帝  中药大全  中华康网  调教大宋  五代梦  字幕库  棉花糖小说网  管理资料下载  重生修仙我为王  盛唐之帝国崛起  房贷计算器  神道丹尊  99养生网  锦衣夜行  九御神王  最强特种兵王  论文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