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十一章 狩猎
    “尊敬的阿罗德斯,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诡秘之主】,夏洛克.莫里亚蒂是【诡秘之主】怎么逃出遗迹的?”伊康瑟的心情比刚才轻松了不少。

    银镜的表面微光闪烁,迅速勾勒出夏洛克.莫里亚蒂背靠墙壁,拳头时而松开,时而紧握的画面。

    然后,伊康瑟.伯纳德和附近的“机械之心”执事、队长们看见那位私家侦探露出浮夸笑容,一个转身,拔枪冲了出去。

    这个瞬间,受构图影响,他们都莫名有了种悲壮又激昂的感觉。

    镜内的画面一下跳跃,呈现出夏洛克.莫里亚蒂持握左轮,射击祭坛,却没有效果的场景,那一枚枚被分离的非凡子弹看得在场众人竟有点揪心。

    接着,夏洛克.莫里亚蒂扔出了一把黄铜制成的钥匙,祭坛出现被污染不稳定的迹象。

    气浪爆发,A先生倒地,夏洛克.莫里亚蒂连翻带滚地跑出了神庙式建筑。

    到这里,画面一转,略显浑浊的塔索克河成为了主要背景,夏洛克.莫里亚蒂和A先生浮于水中,同时望向了半空,那里有一片连云朵和雾气都没有的空白。

    几乎是【诡秘之主】瞬间,A先生变得透明,消失不见,只留下夏洛克.莫里亚蒂一人惊愕张望。

    “黑夜教会的救援?”伊康瑟微皱眉头道,“可惜,他没在信中提到当时出现了什么,我们完全无从猜测。他想将这个秘密卖个好价钱,还是【诡秘之主】单纯受到影响,失去了相关的记忆?还有,他在那个地下遗迹内的逃脱经历没有任何显示,似乎随着相应线索的隐藏也同时被隐藏了”

    他用流程化的语句飞快分析了一遍,接着心理负担不是【诡秘之主】太大地将对等待遇定位为回答,而非冒险。

    阿罗德斯今天好像没什么恶作剧的精神,可以充分利用这点伊康瑟自我宽慰中,看见镜面浮现出一个个血淋淋的单词。

    咯噔一下,他有了不好的预感,怀疑阿罗德斯已经调整过来,恢复了“状态”。

    鲜血描绘般的单词蠕动,飞快组成了一个问句:

    “你付出一切,全力讨好,却只收获丢弃结局的对象是【诡秘之主】谁?”

    嗡的一声,伊康瑟的脸庞先是【诡秘之主】失去血色,接着涨得通红。

    这个问题既刺穿了他内心深处潜藏的伤口,又让他不知所措。

    如果说出他是【诡秘之主】谁,今晚之前,他的名声就完蛋了我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传说”伊康瑟艰难吞咽了口唾沫,语气惨烈地说道:

    “我选择惩罚。”

    一道闪电当即落下,但与以往不同,它不再银白,沾染了些许绿色。

    这正中伊康瑟的头顶,刺激得他发丝根根竖起,且映出闪电的颜色。

    他摇骰子般剧烈晃动着,仿佛被灌了致幻性的药物。

    大主教霍拉米克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自顾自低语道:

    “0级封印物?”

    等到伊康瑟缓了过来,他环顾一圈道:

    “还有一个问题,夏洛克.莫里亚蒂破坏降临仪式的那把钥匙来自哪里。

    “你们谁来使用2111?”

    在座的“机械之心”执事和队长们你看我,我看你,一时竟无人回应。

    水声哗啦,拍击着船舱,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一种声音,夜里的海上既喧嚣又寂静。

    克莱恩忽然醒来,睁开双眼,看见了披着绯红月纱的木制天花板。

    他的灵性直觉告诉他,外面有些事情。

    谁在幽会?他侧耳倾听了一下,隐约把握到了些许非自然的声音。

    克莱恩略一沉吟,翻身坐起,戴好手套,披上了大衣。

    他眼眸转深地掏出金币,往上弹起,快速做了个占卜。

    得到没什么危险的启示后,他将枕头下压着的左轮拿出,揣入了衣兜里。

    做完相应的准备,克莱恩开门走出房间,循声来到上甲板。

    此时,脱离工业污染的海上,绯红之月静静悬挂,又神秘又梦幻。

    小心绕过几位巡逻的船员,克莱恩抵达了有动静的那片区域,闻到了不太明显的血腥味。

    他借助月华,望了过去,发现前冒险家克里维斯正蹲在船舷旁布置什么,

    与这位先生隔了有十几米的船舱阴影里,躲着三个人,一位是【诡秘之主】克里维斯的伙伴,穿黑色大衣的那个女性保镖,剩下的则是【诡秘之主】他们雇主的孩子,十四五岁的少女和不到十岁的小绅士。

    这两个未成年的小家伙穿的是【诡秘之主】厚棉睡袍,外披呢制的大衣,一看就出来得相当匆忙。

    夜晚的寒风里,他们有些发抖,但却依然精神奕奕地蹲在那里,目光炯炯地望着克里维斯。

    捉迷藏活动?克莱恩在心里打趣了一句。

    他故意加重了脚步声,让克里维斯等人的目光投了过来。

    “朋友,发生了什么事情?”克莱恩回忆着在东区认识的部分赏金猎人的神态道。

    但他依然保持着格尔曼.斯帕罗这个身份特有的冷峻和锐利感。

    克里维斯表情没什么变化地说道:

    “一个私活,一场意外到来又值得期待的狩猎。”

    狩猎?克莱恩突然有些兴趣了。

    他之所以用格尔曼作自己这个身份的名字,是【诡秘之主】因为这代表上辈子玩过的某个游戏里的第一猎人,与他在海上狩猎邪恶的想法较为契合。

    克莱恩没急着询问缘由,好笑地用戴“蠕动饥饿”的左手指了指旁边的阴影:

    “私活?当着雇主的面做私活?”

    蹲在那里的克里维斯看了少女和男孩一眼,语气不变地说道:

    “塞西尔不够小心,吵醒了堂娜和丹顿,只能让他们跟着。”

    叫做堂娜的少女听见自己被提及,皱了皱鼻子,颇为好奇地仰脸问克莱恩:

    “叔叔,你也是【诡秘之主】冒险家?”

    叔叔?就算地球的我,也顶多比你大10岁!克莱恩好笑道:

    “不,不能用也这个单词,严格来讲,这里只有我一个冒险家,他们现在只是【诡秘之主】保镖。”

    他转而对克里维斯道:

    “嗨,伙计,发现了什么猎物?”

    克里维斯望了望染着淡淡绯红的海水道:

    “一只鱼人。”

    鱼人?这可是【诡秘之主】非凡生物啊!虽然是【诡秘之主】最低级的那种,但普通人想对付还是【诡秘之主】颇为麻烦,怎么也得有五六个人,四五杆枪,才有把握对了,鱼人的鳞片很坚固,手枪只能半破防,得有连发步枪才行克莱恩挑眉问道:

    “你打算怎么做?而且你怎么确定是【诡秘之主】鱼人?”

    克里维斯指着船舷边缘道:

    “这里有它体表黏液腐蚀出的一点痕迹,它在一到两个小时前,有尝试过爬上船,袭击乘客,但那时候甲板上还很热闹,水手和船员众多。”

    克莱恩上前几步,看到那处船舷的边缘果真有些许显青绿色的腐蚀痕迹。

    他回忆起在廷根市接触过的资料,印证了书面的内容,颇感兴趣地反问道:

    “为什么肯定是【诡秘之主】一只,而不是【诡秘之主】一群?”

    他记得鱼人有聚居生活的趋向。

    “如果是【诡秘之主】一群,那它们会直接破坏船底,让所有人都沉下去,而且,这条航道及周围海域内,成群的鱼人早就被清理干净了,风暴教会的人非常喜欢狩猎它们。”克里维斯沉然解释道。

    那是【诡秘之主】因为鱼人大概率对应着序列9“水手”魔药的主材料之一克莱恩摩挲着衣兜内的左轮手枪,含笑问道:

    “你有把握吗?”

    克里维斯没直接回答,打开了旁边的纸包,里面有还带着血水的猪牛内脏,这就是【诡秘之主】克莱恩闻到的那股血腥味的来源。

    “所有的鱼人都喜欢这类食物,抗拒不了它们的诱惑,当然,这些怪物最爱的是【诡秘之主】人的内脏,所以,在许多海上传说里,都强调要于船只厨房内准备些猪牛内脏或内脏罐头。”克里维斯边说边往上面洒了些颗粒,“而胡椒粒能让鱼人产生抽大麻般的兴奋,失去一定的平衡能力,这会维持一分钟左右,在此之后,高度兴奋状态退去的鱼人会非常疲惫。”

    他旋即从衣物内拿出一个木盒,将碧绿色的膏状物抹在了三棱刺、匕首和短刀的尖端:

    “普利兹港流行的薄荷膏对人类来说,是【诡秘之主】一种独特的甜食,可在鱼人眼里,却是【诡秘之主】致命的血液性毒素。

    “另外,我还向水手借了两杆步枪,取得了二十分钟内不打扰这里的承诺,花费了不菲的金钱,但只要能成功猎杀一只鱼人,就将有十倍,二十倍,甚至三十倍的收获。”

    不愧是【诡秘之主】资深的冒险家,对猎物的弱点和问题掌握得异常清楚听他这么一说,我感觉他们真有成功狩猎鱼人的可能,即使他们不是【诡秘之主】非凡者低序列的非凡者在面对陷阱和热武器时,确实不会比普通人强太多死在黑帮械斗里的低序列非凡者也不是【诡秘之主】没有不过,鱼人就像穿了套全身盔甲,不那么好杀,它会受伤,但未必逃不掉克莱恩好奇问道:

    “你似乎杀过不少鱼人?”

    “了解常见的海怪有什么特点,是【诡秘之主】一位冒险家活下去的前提。”克里维斯没有被赞扬的喜悦,依旧沉静。

    两人对话的时候,少女堂娜和男孩丹顿蹲在阴影里,听得津津有味,只觉那是【诡秘之主】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

    嗯,我也得补一补这方面的功课克莱恩笑笑道:

    “原来是【诡秘之主】这样,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克里维斯边将部分内脏穿到吊杆上,边低沉说道:

    “如果你想参与,就负责照看堂娜和丹顿,让塞西尔不用分心。”

    “好啊。”想要旁观的克莱恩笑着答应了下来。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友情链接:99养生网  全职武神  五代梦  玄界之门  女性健康  回到明朝当王爷  圣龙图腾  银行信息港  九御神王  谎话大王  说说大全  吞噬星空  就爱读小说  全职法师  大魏宫廷  第一课件网  完美世界  从全球高武开始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重生之财源滚滚  漂亮女人  都市医圣妙厨  逍遥游  铸天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