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告解
    类似的感觉并不陌生,颇有经验的克莱恩立刻借助“小丑”的能力,控制住了脸部的表情和身体的轻微颤栗。

    他柔和但不急促地将视线收回,让刚才的随意一瞥没有表露出过多异常。

    “哎,塔利姆是【诡秘之主】如此年轻,他甚至还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克莱恩顺势感叹了一句。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诡秘之主】因为这句话能让他看到献花女子时的微妙反应有足够合理的解释:从与塔利姆有一定关系的女性联想到了对方的婚姻和家庭情况,联想到了朋友是【诡秘之主】英年早逝,于是【诡秘之主】悲不自胜。

    “是【诡秘之主】啊,其实以他的年纪,四五年前就应该结婚了,可惜的是【诡秘之主】,他祖父的事情给他留下了极为强烈的心理阴影,一直排斥着婚姻,直到最近才有好转。”记者迈克附和着叹息道。

    这个时候,状似正常的克莱恩背后就仿佛有一丛丛荆棘在深深地,缓慢地插入他的皮肤和血肉,让他的精神高度紧绷。

    那名左手小指戴蓝宝石戒指的黑裙女子直起身体,沉然环顾了一圈,然后在两名侍女的陪同下,安静地离开了塔利姆的坟墓,向着远处渐行渐远。

    呼……克莱恩无声松了口气。

    他背后被刺着的感觉迅速化为了冷汗。

    她究竟是【诡秘之主】谁,为什么要来墓前献花?塔利姆的恋人?可是【诡秘之主】,没财没势没身份没地位的塔利姆怎么可能会和一个涉及“0”级封印物或同层次半神的可怕人物有恋情?这又不是【诡秘之主】小说!而且,应该就是【诡秘之主】她利用诅咒杀死了塔利姆……背后的水好深……克莱恩表情沉静地听着记者迈克和外科医生艾伦讲述塔利姆的往事。

    他迅速发散开思维,觉得这件事情上最让人困惑的一点是【诡秘之主】:

    一个没钱没势没身份没地位没实力的普通人的死亡,竟然会涉及“0”级封印物或同层次的强者,这简直不可思议!

    但这并不是【诡秘之主】孤例,类似的事情在我周围还有一起……克莱恩忽然有所联想,望向了外科医生艾伦:

    这个普通人的家里很可能藏着一条序列1的“水银之蛇”!

    顺着这个思路,克莱恩回忆起穿越过来的近五个月时光,愕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与多位半神,多件恐怖封印物有了实质恰竟蠲刂鳌浚扯。

    刚才那个杀死塔利姆的女子,“水银之蛇”威尔.昂赛汀,“渎神者”阿蒙,王国博物馆内手段神秘的女性,玫瑰学派的高序列强者,“0—08”,“1—42”,因斯.赞格威尔,变异的太阳圣徽,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疑似死神后裔的阿兹克.艾格斯先生,“门”先生,黄昏隐士会……一个个名字在克莱恩的脑海闪现,每数出一个,都让他想倒吸口凉气。

    他沉下心灵,仔细思索道:

    “这还没算位居这些之上的‘真实造物主’和‘永恒烈阳’……严格来说,我自己也能排入这个行列,毕竟是【诡秘之主】因黑占卜而来,掌握着诡异灰雾的异世之魂……这难道就是【诡秘之主】罗塞尔之后的又一个时代的风口浪尖,所以半神们,恐怖封印物们才会纷纷进入现实生活……”

    克莱恩念头闪烁间,心情沉痛的记者迈克和外科医生艾伦相继告辞,他也不快不慢地离开了墓园。

    就在他四下张望,寻觅哪里有出租马车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马车从隐蔽的地方驶了出来,停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黑色车厢上的纹章被技巧性地做了遮掩,但克莱恩还是【诡秘之主】依然一眼就认出这是【诡秘之主】埃德萨克王子的马车。

    无声无息间,车门打开,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老管家下来,礼节性做出请的手势:

    “王子殿下在等你。”

    “好。”克莱恩没有半点心虚,进入了宽敞温暖的车厢内。

    埃德萨克王子穿着深蓝色的大衣领外套,胸前是【诡秘之主】一条条金色绶带般事物组成的装束,这让他看起来异常高贵。

    他摩挲了下钻石领针,狭长的眼睛带有几分叹息:

    “就连参加朋友的葬礼,我也受到限制,不能直接到场,只能远远旁观,只能派人替我献花,这就是【诡秘之主】王室的不自由。”

    “如果塔利姆的祖父没有丢掉爵位,您应该是【诡秘之主】不用避忌什么的。”克莱恩顺着埃德萨克王子的手势坐到了对面。

    埃德萨克端起殷红如血的奥尔米尔葡萄酒道:

    “哎,我原本打算找机会帮塔利姆的父亲恢复一定的爵位,可惜……”

    他深入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夏洛克,你有收到那个包裹吗?”

    “有。”克莱恩问什么答什么,绝不做过多的描述。

    埃德萨克轻轻颔首道:

    “有什么进展吗?”

    “我利用塔利姆的头发、血肉和随身物品做了几次占卜,但得到的结论都是【诡秘之主】他死于突发的心脏疾病。”克莱恩用没有感情色彩的平滑叙述疯狂暗示着“我序列不高”“我水平有限”“我虽然擅长占卜但对方更加强大”“我肯定调查不出真相”等意思。

    埃德萨克露出难以掩饰的失望表情,叹了口气道:

    “之后你打算怎么调查?”

    “从塔利姆死前几天接触过的人和去过的地方入手。”克莱恩按照预案回答道。

    埃德萨克看了眼老管家:

    “这肯定少不了威逼审问和金钱收买,嗯……给夏洛克100镑做调查经费。”

    “是【诡秘之主】,王子殿下。”老管家从衣兜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叠钞票。

    直接给100镑做经费?克莱恩再次感受到了埃德萨克王子的慷慨。

    “我会努力调查的。”他接过那100镑现金,直接揣入了口袋里,没去细数。

    “希望我们能让塔利姆安息。”埃德萨克王子紧握右拳,轻击左胸。

    他边说边侧头望向窗外,望向不远处的皇冠墓园。

    他对塔利姆还是【诡秘之主】有几分情谊啊……克莱恩暗自叹息,被老管家引领着离开了马车。

    …………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看着面前长发及腰的心理学教师伊思兰特,假装谨慎地左右看了看。

    她随即压低嗓音道:

    “伊思兰特老师,我最近有参加一个新的非凡者聚会,里面有人在高价收购人皮幽影的特性和‘风眷者’魔药配方,唔,不同的人,这应该都是【诡秘之主】中序列的事物了吧?听起来很有意思,啊对,你们感兴趣吗?”

    伊思兰特怔了一下,沉吟几秒道:

    “我回去问一问。”

    “好。”奥黛丽轻快回应,就像只是【诡秘之主】单纯觉得类似的中序列交易有趣。

    伊思兰特收回注意,认真说道:

    “奥黛丽小姐,虽然你已经是【诡秘之主】序列8的非凡者,但你没接受过正式的神秘学教育,对‘观众’和‘读心者’的许多应用型技巧,及相应的理论基础也不够了解,从今天开始,我将引导你逐渐成为真正的非凡者。”

    “这正是【诡秘之主】我希望的。”奥黛丽真心诚意地说道。

    蹲在她脚旁的金毛大狗苏茜也愉快地摇起了尾巴,似乎在替主人高兴。

    …………

    打定主意消极怠工的克莱恩乘坐马车,回到了明斯克街15号。

    他开门进屋,刚要摘掉帽子,动作忽有凝固。

    他的灵性直觉告诉他,有陌生人进过客厅,进过房间!

    这……几乎没有掩饰啊……算是【诡秘之主】一种警告?有警告总比没警告好……克莱恩立在门厅,沉默了好一阵子。

    旋即,他转身出门,乘坐出租马车前往蒸汽教堂。

    这座教堂高耸着烟囱和钟楼,前者代表蒸汽的力量,后者悬挂复杂的钟表,象征机械的美感。

    此时既非周末,又不是【诡秘之主】中午和晚上,教堂大厅内只得稀稀拉拉的信徒在安静地祈祷。

    克莱恩坐至靠过道的位置,靠好手杖,摘下帽子,对着最前方的圣徽,装模作样地祈祷了十分钟。

    接着,他拿上东西,沿着过道抵达圣坛,对站在旁边的主教道:

    “我想忏悔。”

    “好,神在注视着你。”面容慈和,两鬓苍白的主教当先走向了侧面的告解室。

    克莱恩紧随其后,关上了房门。

    他坐到椅子上,隔着木板对主教道:

    “我忏悔,我面对危难,没有坚持原则,选择了退缩。”

    “你当时的想法是【诡秘之主】什么?”主教柔声问道。

    克莱恩当即把塔利姆的死亡,自己的怀疑,对“机械之心”的提醒,埃德萨克王子的委托,以及在占卜未能获得想要答案后,面对王室倾轧,发自内心的退缩之情,原原本本描述了一遍。

    他之所以不直接找卡尔森,是【诡秘之主】担心自身不仅被对面注视着,还被埃德萨克王子的人暗中观察着,一旦明确说出敷衍和怠工意图,说不定会遭遇另外的厄难。

    而蒸汽教堂是【诡秘之主】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贝克兰德教区的总部,是【诡秘之主】他们三大圣殿之一,没人可以窥视这里。

    克莱恩打算的是【诡秘之主】借助蒸汽教会传达出自己真实的想法,避免被卷入更深层次的冲突。

    简单来说就是【诡秘之主】,遵从心的意愿。

    主教安静听完,语气不变地回答:

    “你的选择是【诡秘之主】人类的本能,神不会责怪你的。

    “你回去吧,神会庇佑你的。”

    这就好……克莱恩听懂了暗示,安静地离开了蒸汽教堂。

    站在外面的街道上,看着弥漫薄雾的天空,他无声叹了口气:

    尽快提升吧。

    PS:最后两天了,求月票~
友情链接:最强特种兵王  诸天最强大咖  管理资料下载  中世纪崛起  蜡笔小说  作文大全  超级无上神帝  笔趣阁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最强逆袭  大魏宫廷  回到明朝当王爷  都市之神级宗师  龙组兵王  修真聊天群  全职法师  最强终极兵王  小学生作文  斗战狂潮  开天录  女性健康  星峰传说  飞剑问道  明末第一贼  穿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