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邀请
    “王室……”克莱恩拿着艾辛格.斯坦顿派人送来的信,无声自语了一句。

    他抬头看见窗外阴雨滴滴答答下落,煤气路灯散发着一圈又一圈安静的光晕。

    客厅之内,茶几整洁,几叠报纸摆在一角,四周没有半点声音。

    克莱恩坐在沙发上,身体略微前倾,沉默了许久。

    过了近十分钟,他吐出浊气,摇了摇头,动作缓而重地将手里的信扔进了垃圾桶内。

    他慢慢站起,没有表情地往二楼行去。

    而垃圾桶内来自艾辛格.斯坦顿的信却悄无声息着了火并迅速卷起,化为黑乎乎的灰烬。

    …………

    周一上午,克莱恩站在洗漱镜前,用右手拇指和中指分别按住两侧太阳穴,略微用力地揉了揉。

    做完这一切,他拧开龙头,埋下身体,捧起冰冷的自来水泼向面部,在一阵寒颤里洗完了脸。

    重新变得精神的他挂好毛巾,走向一楼,简单地弄了个单面熟的煎蛋配夹黄油的吐司。

    当然,一杯加了些许柠檬片的红茶既解渴,又消腻。

    用完早餐,悠闲翻看剩余报纸时,克莱恩突然听见门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谁?新委托?难道‘机械之心’已经探索完阿蒙家族的陵墓?不,没这么快……”克莱恩犯了嘀咕,放好餐巾和报纸,慢悠悠走向大门。

    握住把手的时候,他脑海内自然而然浮现出了门外来客的样子:

    那是【诡秘之主】位穿戴得一丝不苟的中老年绅士,衬衣雪白笔挺,厚厚的灰蓝色马甲完美收住了肚子,长款的燕尾礼服线条分明,没有一丝瑕疵。

    这位绅士穿着双锃亮的皮鞋,完全看不出走过阴雨和泥泞的痕迹。

    他戴着双白色线织手套,两鬓掺杂了几根银色的发丝,脸部法令纹深重,浅褐色的眼眸严肃到不含一丝笑意。

    不认识……克莱恩嘟囔一句,打开了房门。

    “请问,您找谁?”他礼貌问道。

    那中老年绅士摘下帽子,按在胸口,用最标准的姿态行了一礼:

    “我是【诡秘之主】一位管家,代替我的主人来邀请您,夏洛克.莫里亚蒂先生。”

    “我认识贵主人吗?他找我是【诡秘之主】为了什么事情?”克莱恩简直满头都是【诡秘之主】雾水。

    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注意到水泥道路对面停着辆马车,外壳黑深厚实,窗户内侧装有帘布,一看就不是【诡秘之主】普通的货色。

    低调里透着奢华……克莱恩凝目一瞧,忽然发现车厢的显眼位置有一个纹章。

    那纹章的主体是【诡秘之主】一把竖直向下的剑,剑的柄部则有一个红色的皇冠。

    这……“审判之剑”……代表王室奥古斯都家族的“审判之剑”!克莱恩心中一凛,大致明白了管家的来历。

    或许他还是【诡秘之主】较为强大的非凡者……克莱恩在心里做出猜想。

    专业而严谨的管家并未在意他的审视,露出礼貌性的笑容道:

    “您和我的主人并没有见过面,但应该称得上认识,您一直在向他提供以塔罗牌为象征的那个组织的线索,而他也支付了您需要的金钱。”

    果然,是【诡秘之主】塔利姆提到过的那个大人物,我一直在用似是【诡秘之主】而非的假消息骗经费,甚至把老科勒那里需要报销的费用都转嫁了过去……这下不好拒绝对方的邀请了啊,尤其塔利姆还死了……克莱恩沉吟了两秒道:

    “贵主人找我过去,是【诡秘之主】为了塔利姆的死?”

    “是【诡秘之主】的,塔利姆是【诡秘之主】他的朋友,他为他的死亡感到悲伤和迷惑,而他听说,您当时就在现场。”老管家吐词恰竟蠲刂鳌垮晰地说道。

    不,我没有……克莱恩下意识就想要否定,但最终还是【诡秘之主】只能点头:

    “对,我看着塔利姆死在我的面前。”

    “真是【诡秘之主】一件让人悲伤和遗憾的事情。”老管家语气真诚地说道,“您愿意接受我主人的邀请吗?”

    我还有理由拒绝吗?那样显得非常可疑!说不定被你当场格毙……克莱恩望着对方道:

    “我上午正好没有事情。”

    “好的,莫里亚蒂先生,请。”老管家略微弯腰,伸出戴白手套的右掌,指向水泥道路对面的那辆马车。

    哎,一直避免接触大人物,结果还是【诡秘之主】因为塔利姆的死亡不得不去面对他背后的那位……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引来关注或更多更深入的背景调查……我得提前做好预案,随时准备着放弃这个据点这个身份……还有,尽快拿到人皮幽影的特性和深海娜迦的头发,尽快晋升为“无面人”!那样一来,我抗风险的能力何止翻倍!克莱恩换上外套,戴好帽子,走向那辆有王室纹章的马车时,已经想好了后续的一些事情。

    这时,老管家携带的仆人帮他打开了车门。

    踩着厚厚的棕黄地毯,看着存放有红葡萄酒、白葡萄酒、香槟、朗齐、黑兰德的木柜和一个个水晶打磨的杯子,克莱恩一时有些拘束,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朗齐指纯麦芽酿造的烈性蒸馏酒,有很多种类,比如水手们最爱喝的“烈朗齐”,而现在柜子里的那几瓶明显是【诡秘之主】高档货,至于黑兰德,则是【诡秘之主】指混杂了其他谷物发酵的烈性蒸馏酒,和朗齐一样,都属于鲁恩特色。

    看着马车驶过湿漉漉的街道,克莱恩随口问了一句:

    “到皇后区吗?”

    “不,我的主人在皇后区郊外的红蔷薇庄园等您。”老管家没有隐瞒。

    看来是【诡秘之主】王室的庄园……克莱恩想了想,微笑再问:

    “您现在可以告诉我贵主人的身份了吧?”

    老管家本就挺直的腰背愈发笔挺,下巴有所抬高:

    “他是【诡秘之主】‘立国者’,‘保护者’的后裔,他是【诡秘之主】‘强势者’的子孙,他是【诡秘之主】国王陛下的第五个孩子,拉斯廷伯爵,埃德萨克.奥古斯都王子殿下。”

    原来是【诡秘之主】三王子,倒数第二小的那个王子,不过好像也有二十一二岁了……克莱恩回忆起在克拉格俱乐部的见闻和报纸杂志上偶尔出现的描述。

    马车驶过一条条街道,从有人工湖的地带绕行往偏西北方向,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庄园。

    庄园门口,克莱恩接受了两位穿白色长裤红色军服的士兵的检查,并未隐藏腋下枪袋和左轮的存在。

    他相信埃德萨克王子周围肯定有人能看出自己携带着枪支,一味想靠幻术欺瞒,很容易弄巧成拙。

    反正王子知道我是【诡秘之主】一名私家侦探,他的手下肯定不会因为我非法持枪就将宾客扭送至警察局……克莱恩眼睁睁看着士兵拿走了枪袋和左轮,并被告知出来时领取。

    又经过两重检查,克莱恩跟随老管家绕过主屋,来到一片有丘陵有水流的宽广区域。

    这里唯一的缺点是【诡秘之主】,草木早就因隆冬而凋敝,一片荒芜。

    哒,哒,哒,几匹马从远处奔了过来,停在前方。

    一位穿白色长裤,高筒黑靴,修身衬衣和深色骑手服的年轻男子敏捷下马,走了过来,其余人等则紧跟在他身旁。

    他取下保护头部的盔状帽子,微笑对克莱恩道:

    “终于见到你了,莫里亚蒂大侦探。”

    看到他,克莱恩顿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不是【诡秘之主】因为他长得多么英俊,而是【诡秘之主】他很像印在5镑钞票上的亨利.奥古斯都一世。

    埃德萨克.奥古斯都同样有一张圆润的脸庞和一双狭长的眼睛,但一点也不严肃,反倒始终带着笑意,年轻而朝气。

    “我之前并不知道委托我的是【诡秘之主】王子殿下您。”克莱恩弯腰行了一礼。

    埃德萨克拿着马鞭,在掌心掂了掂,呵呵笑道:

    “我听说了你在‘连环杀手’和‘欲望使徒’两起案子里发挥的重要作用,塔利姆的推荐确实不错,哎,谁能想到,前几天还和我一起赛马的他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前往暴风和闪电的国度。”

    从立国以来,奥古斯都家族就一直信仰“风暴之主”。

    不等克莱恩接话,他沉下表情道:

    “对塔利姆死亡之事的调查并没有经过我,莫里亚蒂先生,我希望你帮我找出真相。”

    王室其他人给出的结论?你的两位兄长?一上来就是【诡秘之主】这种程度的倾轧,我承受不住啊……还有,王子殿下,你的风格真直接……克莱恩叹息道:

    “虽然很遗憾,但我还是【诡秘之主】想说塔利姆是【诡秘之主】因为突发心脏疾病去世的。”

    “是【诡秘之主】吗?‘代罚者’那边有传来消息,说某位叫做夏洛克.莫里亚蒂的大侦探指认塔利姆的身上有诅咒的痕迹。”埃德萨克王子轻笑了一声。

    克莱恩只能苦笑回应:

    “王子殿下,您应该知道我的原则,我还想再活五十年。”

    “塔利姆难道不是【诡秘之主】你的朋友?”埃德萨克王子当即反问道。

    克莱恩正不知该怎么回答,忽然有女仆从主屋过来,快步靠近王子,压低嗓音说了几句话。

    埃德萨克顿时板起了脸孔:

    “告诉她,不能出去!”

    说完之后,他踱了两步,严肃的表情缓和了下来,蓝色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柔软和无奈:

    “但我允许她离开房间,在庄园里随意走动。”
友情链接:杀神白起  努努书坊  超级兵王  作文吧  励志名人名言  牧神记  管理资料下载  第一课件网  神道丹尊  最强逆袭  极品家丁  大明元辅  最强特种兵王  都市医圣妙厨  明朝败家子  飞剑问道  步步生莲  最强终极兵王  名人名言  铸天之景  重生之财源滚滚  全球灵潮  明末第一贼  最强狂兵  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