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聚合效应
    晚上八点,丰收教堂。

    重新换回正常装束的克莱恩借按压礼帽边缘的动作,悄然环顾了一圈,然后才步入大厅,走向右侧三排烛火前的埃姆林.怀特。

    那吸血鬼脚边放着一只黑色的手提箱,它的表面似乎覆盖着一层“灵性之墙”。

    察觉到夏洛克.莫里亚蒂进来,埃姆林先是【诡秘之主】一喜,旋即露出警惕的神情。

    他弯腰拿住手提箱,向斜后方退了几步,更加靠近了正专心祈祷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

    这是【诡秘之主】怕我强抢非凡材料啊……克莱恩停在三米开外,微笑说道:

    “先让我验证一下是【诡秘之主】不是【诡秘之主】我需要的那两件材料。”

    埃姆林.怀特伸手梳理了下头发,将皮箱提至胸前,啪的一声解开了暗扣。

    “灵性之墙”随之破碎,化做一阵轻风穿过祈祷大厅。

    早就开启灵视的克莱恩当即看见了阵阵奇异绚烂的光芒,那是【诡秘之主】诸多非凡特性绽放的灵性光彩。

    皮箱内有两个小盒子,一个由白锡制成,多有花纹,古朴厚重,一个则是【诡秘之主】纯粹的纸盒。

    埃姆林单手托着黑色的皮箱,打开了银白但略显黯淡的锡盒,里面的物品仿佛剥掉外壳的胡桃,呈黄棕色,有大脑纹路般的凸起和凹陷。

    随着烛火的摇曳,它不断变化着外形,时而灰白,长出褶皱,时而深棕,光滑至极,时而两色交杂,勾勒出没有五官的“面孔”。

    一看到它,克莱恩就感觉已彻底消化融入自身的魔药力量有些许异动,就像磁铁遭遇了异极。

    他以“小丑”的能力控制住身体,压下了这种彼此吸引的感觉,心里已然明白,那就是【诡秘之主】货真价实的千面狩猎者脑部变异垂体。

    看来罗塞尔大帝在日记里的猜测确有可能,同一途径的高序列物品会间歇性地无意识地吸引中低序列的非凡者来到它的附近,且有彼此聚合在一起的倾向……虽然千面狩猎者的脑部变异垂体距离高序列还很遥远,不会有那种奇妙的吸引力,但本身富集的非凡特性已经足够多,加上我也消化掉了序列7的魔药,两者在距离足够近的情况下,就出现了类似的征兆……

    我以前没有察觉,一是【诡秘之主】相应的非凡材料品阶低,二是【诡秘之主】自身的实力差,序列不够……对了,每次消化完魔药,我周围都似乎会出现一片虚幻的星空,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璀璨,它们彼此间互相牵引,试图靠近……这也许就是【诡秘之主】同一途径内非凡特性“聚合”定律的图景,而且“质量”越大,引力越强……

    那么,相近道路的非凡特性会符合这个定律吗?

    克莱恩表情不变地回想起了罗塞尔日记里的记载,并结合自身三次消化魔药的体验,大致确定了某条定律的存在。

    埃姆林.怀特戒备地瞄了他一眼,快速合拢锡盒,转而揭开旁边的纸盒。

    纸盒的内部垫着密密麻麻的棉花,中央躺着一个能装200毫升液体的玻璃瓶,里面一半空着,其余地方则流淌有能随光线变化修改自身颜色的粘稠水液。

    “还有问题吗?”埃姆林关上了纸盒。

    “我再确认一下。”克莱恩掏出一枚金币,让它在指缝间旋转跳跃,仿佛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

    铮!

    金币弹起,又落了下来,摊于克莱恩的掌心。

    这一次,人像朝上,表示肯定。

    克莱恩轻轻点头,从衣物不同口袋内分别掏出了一叠又一叠钞票,有10镑面额的,有5镑的,也有1镑的。

    “1450镑。”克莱恩将那些现金堆高,放到了旁边的桌椅上。

    “退后几步,不,五步!”埃姆林谨慎地喊了一声。

    克莱恩笑着抬了抬双手,向后连退五步。

    埃姆林小心翼翼靠拢过去,检查了下那堆现金里是【诡秘之主】否有白纸。

    略做点数,他将手中的皮箱扔向了交易对象。

    克莱恩吓了一跳,身手敏捷,判断精准地接住了皮箱。

    他害怕玻璃瓶摔碎,让千面狩猎者的血液渗透出来。

    而埃姆林.怀特趁这个机会,收拢钞票,快步退到了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的旁边。

    他这才松了口气,认认真真检查起金额和真伪。

    看到这一幕,克莱恩不由回味起刚才的画面,忽然有些羞愧:

    他和埃姆林把好好的大地母神教堂弄得就像军火或毒品交易现场一样……

    确认好两件材料的状况,克莱恩啪地打了个响指,让衣兜内特意分出来的火柴燃起,让陡然升腾的赤焰将自身包裹。

    等到火焰回落,他已是【诡秘之主】消失不见。

    ——因为常常在丰收教堂与埃姆林.怀特见面,他如今并不介意被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知晓他就是【诡秘之主】帮助对方清除黑暗人格的那位非凡者,甚至觉得这还能攀上点交情。

    点数钞票的埃姆林抬头看到这一幕,足足愣了两秒。

    他嗫嚅着嘴巴,小声自语道:

    “我的皮箱……

    “我的锡盒……”

    …………

    煤气路灯光芒照亮的街道上,一辆马车碾压过层层水洼,向着皇后区的边缘地带前行。

    佛尔思已将自己有了老师并重新服用了一份“学徒”魔药的事情告诉了好友休.迪尔查。

    确认她没有失控的迹象后,休望了眼窗外比自己高不少的煤气路灯,疑惑道: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是【诡秘之主】以材料的形式保存,而不是【诡秘之主】魔药?你的老师完全可以预先调配好魔药带过来,不用现场再忙碌。”

    佛尔思淡笑道:

    “我向他请教过这个问题,他说,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诡秘之主】不同的非凡材料还有不同的用途,调配成魔药就没有办法再灵活使用了,二是【诡秘之主】非凡特性固化时可以一直保存,变成魔药后却不行,除非有特殊的隔离技巧。”

    “为什么?”休诧异问道,“这又不是【诡秘之主】一般的药剂和非凡武器,灵性会不断流散衰减。”

    佛尔思没有笑的情绪,却不得不保持微笑:

    “不是【诡秘之主】特性流失的问题,而是【诡秘之主】非凡材料一旦变成魔药,不仅人类可以吸收,其他生物乃至没有生命的材料也可以,只是【诡秘之主】相对会缓慢很多,比如,我用玻璃瓶存放魔药,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也许过上几天,那个玻璃瓶就能将魔药完全‘喝’掉,变成特殊的神奇物品,甚至可能会因此开启一定的智慧,当然,我老师讲,这种情况副作用很大,形同失控者的遗留。

    “七大教会和某些隐秘势力有掌握特殊的隔离技巧,但相当麻烦,不会用到中低序列的魔药上。”

    “真是【诡秘之主】神奇啊!”休由衷地感慨道。

    她又望了外面一眼,压低嗓音道:

    “快要抵达了。”

    她和佛尔思是【诡秘之主】来参加A先生召集的非凡者聚会的。

    佛尔思心如刀割地笑道:

    “希望能有食灵者的胃袋。”

    她的老师多里安.格雷离开前教导了她扮演法,并给了她一份“戏法大师”的魔药配方,让她试着自己寻找非凡材料,如果等到“学徒”魔药消化完还没有凑齐,再写信请他帮忙。

    这让佛尔思陷入了一种迷茫的状态里:

    “我之前花大价钱购买‘戏法大师’的配方和扮演法究竟是【诡秘之主】为了什么?”

    “到目前为止,塔罗会对我作用最大,最不可替代的是【诡秘之主】,‘倒吊人’先生和‘正义’小姐教导的注意事项,以及‘愚者’先生对占卜的干扰,否则我早就被老师发现了问题,没法成为他的学生……”

    “哎,就当是【诡秘之主】为满月诅咒被抵消付出的代价……”

    念头转动间,佛尔思突然瞄到A先生进行聚会的那栋房屋出现了明显的垮塌,很多地方甚至还有焦黑的痕迹。

    这里有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谁在对付A先生?官方组织?佛尔思当即对休做出暗示,并吩咐起外面的车夫:

    “不是【诡秘之主】这里,再前面两条街道。”

    …………

    《极光会据点被发现,恐怖组织遭遇沉重打击》

    第二天早上,克莱恩刚翻开报纸,就看见了这条新闻。

    “祝A先生死在这次围剿里。”他庄重地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

    他已经将昨晚交易得到的千面狩猎者脑部异变垂体和血液扔到了灰雾之上,务求不会丢失。

    哪怕我死了,它们也不会丢……克莱恩非常放心地叉了片培根咀嚼。

    经过昨晚那场交易,他的现金重新跌回1000镑以下,只剩735镑,也就能买下深海娜迦的头发,无力再兼顾人皮幽影的特性。

    既没有更好线索也没有钱的克莱恩在家里休息了整整一个上午,等用过午餐,才穿戴整齐出门,直奔贝克兰德桥区域。

    他之前和“机械之心”的卡尔森约定,有什么情报就去靠近西拜朗船坞的“幸运儿酒吧”找对方,如果消息特别重要,且对方不在,则直接去杠杆教堂,反正夏洛克.莫里亚蒂不是【诡秘之主】什么隐秘组织的成员,不需要谨慎行动。

    午后的“幸运儿酒吧”并没有多少客人,克莱恩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吧台角落里孤独喝酒的卡尔森。

    他走了过去,敲了下桌子,压着嗓音举报:

    “东区很多人在传播原初造物主信仰。”

    卡尔森喝着纯麦芽酿成的酒,不置可否地回答:

    “我知道了。”

    果然……克莱恩暗语一句,转而笑道:

    “我有一个关于第四纪贵族陵墓的线索。”

    “啊?”

    卡尔森顿住端酒杯的动作,愕然侧头望向克莱恩,并下意识推了推厚重的眼镜。

    可是【诡秘之主】,他发现夏洛克.莫里亚蒂侦探并未描述后续,反倒看向好几步开外的酒保,悠然笑道:

    “一杯南威尔啤酒。”
友情链接:都市之归去修仙  明朝败家子  落秋中文  汉乡  蜡笔小说  我闺女是天师  励志名人名言  中华康网  修真聊天群  民国谍影  励志名人名言  开天录  明朝败家子  天天美食  莽荒纪  全职高手  99养生网  战神狂飙  战神狂飙  中世纪崛起  扶蜀  逆天铁骑  春野小神医  作文吧  哲夫当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