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二十章 情报贩子
    原初的造物主?克莱恩愣了一下,旋即想到了老科勒之前给的情报:

    最近有人在东区、码头区和工厂区宣扬对最初造物主的信仰,认为祂并没有真正逝去,存在于每个人体内,存在于每件事物之中,只要全心全意地侍奉祂,赞美祂,不仅死后可以得到救赎,进入祂的天国,当前的生活也能获得极大改善,比如,每天都有滋滋冒油的肉吃。

    这与极光会的变种造物主理论非常接近,所以克莱恩当时就判断是【诡秘之主】那个隐秘组织做的,感觉他们经过兰尔乌斯事件后,开始重视广大的贫民。

    他们已经发展得这么嚣张了,路上就拉人信教?克莱恩斟酌着回答:

    “听说过。”

    那衣着陈旧的中年男子顿时露出笑容:

    “那你知道末日将要来临的事情吗?知道原初的造物主将建立地上圣所,庇护信众吗?”

    有那么一瞬间,克莱恩想顺势被传教,慢慢打入极光会的外围组织,搜集相应的证据和线索,报复对方寻找“愚者”信徒的举动,但仔细考虑之后,他觉得这太危险了,仅靠自己一个人又累又麻烦又不一定有成效。

    最终,他决定把当前这种现象举报给“机械之心”,让官方组织来处理!

    想通了这个问题,克莱恩瞬间沉下表情: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迈步前行,甩开对方,无视了中年男子的呼喊。

    离开东区的路上,他仔细观察,发现因纺织机改进,码头进入淡季而失业的许多工人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聆听着不明身份者的安抚和教导。

    对东区、码头区和工厂区的调查,前两个月就做完了,三大教会和议院怎么还没有具体的措施出来?他们对这边的重视度肯定有提高,不会发现不了现在这种情况啊……想放长线钓大鱼?这,这很容易就玩脱啊!克莱恩一边腹诽,一边按了按头顶的鸭舌帽,走出东区,直奔贝克兰德桥区域。

    中午时分的“勇敢者”酒吧刚刚开门,几乎没什么酒鬼,只有在附近忙碌的工人会进入这里,要一份简陋的午餐。

    克莱恩混迹在他们之中,花费10便士点了个夹猪肉香肠的燕麦面包和一杯南威尔啤酒,显得非常富有。

    慢条斯理填饱肚子,喝光啤酒,他才看向酒保:

    “卡斯帕斯.坎立宁在吗?”

    他打算顺便补充点普通弹药。

    酒保瞥了他一眼:

    “你似乎很久没来了?

    “卡斯帕斯死了,据说是【诡秘之主】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安分,裹得太紧,把自己给捂死了,呵呵,我不太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只在鬼故事里听过类似的情况,但那些黑白狗是【诡秘之主】这么说的。”

    黑白狗指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

    被自己的棉被捂死?这听起来很神秘学……是【诡秘之主】那个玫瑰学派的高序列强者因为一直找到莎伦小姐和马里奇,选择了杀人泄愤?高序列强者的位格呢?照这么看,卡斯帕斯也联络不上莎伦小姐他们了……也许他们已经离开贝克兰德……

    卡斯帕斯对超凡世界的危险预料得还是【诡秘之主】不够充分啊,换做是【诡秘之主】我,根本不会重返“勇敢者”酒吧,早就带上积攒的钱,换个城市换个环境了……不过正常情况下,高序列强者也不会专门对付这种普通人,顶多强制“通灵”的时候不去考虑是【诡秘之主】否有后遗症……不愧是【诡秘之主】放纵欲望的玫瑰学派,高序列强者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

    克莱恩又是【诡秘之主】诧异又是【诡秘之主】同情那位黑市武器商人。

    酒保擦拭着杯子,继续说道:

    “如果你是【诡秘之主】想买些物品,现在有新的商人。”

    “谁?”克莱恩随口问道。

    “老头,就在三号桌球室。”酒保头也不抬地说道。

    克莱恩当即起身,慢悠悠踱向了那熟悉的地方,敲响了虚掩的房门。

    “进来。”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这嗓音有点耳熟啊……克莱恩推开木门,望向里面。

    站在球桌旁的是【诡秘之主】个年纪不算太大的男孩,他穿着老旧的大衣,戴着棕色的圆顶帽子,有双鲜红的眼睛,正是【诡秘之主】克莱恩初到贝克兰德时认识的伊恩,并因他委托的泽瑞尔侦探失踪案,卷入了第三代差分机手稿争夺事件,不得不花费大价钱请极光会的a先生杀掉因蒂斯驻鲁恩王国大使贝克朗.让.马丹。

    “是【诡秘之主】你,莫里亚蒂侦探?”伊恩吓了一跳。

    他嘴上刻意贴了两撇胡须,让自己显得老成。

    克莱恩笑着进入桌球室,顺手关上房门道:

    “好久不见。”

    对伊恩出现于这里并成为黑市武器商人的事情,他最初是【诡秘之主】颇为诧异的,但旋即就想到了一些细节,觉得这在情理之中:

    克莱恩能找到“勇敢者”酒吧和卡斯帕斯.坎立宁,正是【诡秘之主】源于伊恩的介绍。

    这个大男孩在附近必然有一定的人脉!

    “是【诡秘之主】啊。”伊恩收敛住惊愕的表情,嘟囔道,“我去普利兹港混了两个月,发现那帮家伙又野蛮又凶狠,对小孩子也没有一点谦让和爱护,只好回到贝克兰德,重新做擅长的事情,后来遇上卡斯帕斯死亡,就决定转行。”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又补充道:

    “侦探先生,我一直记在心里,我还欠你两个要求。”

    没必要解释这么多,我也不在乎你过去做了什么,虽然我一直觉得你从军情九处逃出来这件事情有些可疑,但并不是【诡秘之主】太在意……克莱恩拿起一根球杆,比划了下姿势道:

    “除了做地下武器交易,你似乎还在贩卖情报?”

    “是【诡秘之主】的。”伊恩非常坦然地回答,“你想知道什么事情?免费。”

    很豪爽嘛……因为之前的事情对我有愧疚?克莱恩推出球杆,击向母球,让一颗红球准确地落入了中袋。

    他没有客气,直起身体道:

    “最近都在找愚者的信徒,有很多悬赏,你有什么消息?”

    伊恩仔细想了想道:

    “没有。

    “我甚至怀疑愚者究竟有没有信徒,居然没人能找到一点线索。”

    ……这就是【诡秘之主】所谓的大炮打空气……克莱恩无声自嘲,转而问道:

    “另外,还有一个悬赏,有人在找一个叫做阿兹克.艾格斯的大学导师,我想知道是【诡秘之主】谁发布的这个悬赏,好确认要不要掺和这件事情,呵,寻人非常浪费时间。”

    伊恩没直接回答,环顾了一圈,压低嗓音道:

    “军情九处。”

    军情九处?不是【诡秘之主】灵教团……看来真是【诡秘之主】因斯.赞格威尔的安排,让阿兹克先生与军情九处发生了冲突?也许让他知道了某个不该知道的秘密?克莱恩瞬间闪过了一系列的想法,最终笑笑道:

    “看来我不必担心悬赏是【诡秘之主】假的了,但我很害怕那个阿兹克.艾格斯是【诡秘之主】因为掌握了什么秘密才被军情九处追踪,那样一来,也许拿到悬赏的那天就是【诡秘之主】我生命最后的时光。”

    伊恩摊了下手:

    “这我就不清楚了。

    “但你可以只提供线索。”

    “不错的建议。”克莱恩没再多问,花费5苏勒,补充了一些普通子弹,旋即离开了“勇敢者”酒吧。

    上了乘出租马车,望着窗外阴沉的天气,他忽然有些唏嘘:

    “卡斯帕斯.坎立宁死了,也就意味着莎伦小姐和马里奇会放弃这个据点。只能单方面联络的我,很难再找到他们……

    “除非他们遇上困难需要帮忙,或者到了对付地下遗迹里那个恶灵的阶段,否则,我应该见不到他们了。

    “虽然算不上朋友,但也合作了两次,是【诡秘之主】我能以非凡者身份,无需遮掩脸孔交往的熟人,这么一来,类似的人就少了足足两个。

    “要不是【诡秘之主】刚经历了欲望使徒事件,就只剩下埃姆林.怀特这奇葩吸血鬼可以不做伪装地交流神秘领域的情况了。

    “还好,还好……”

    无声感叹之中,克莱恩耳畔忽然响起了一道虚幻飘忽的声音:

    “你有什么事情?”

    克莱恩瞬间寒毛耸立,等看清楚面前坐着的是【诡秘之主】谁后,才松了口气,无奈笑道:

    “莎伦小姐,你总是【诡秘之主】这样不知不觉出现吗?”

    穿哥特式宫廷长裙,戴黑色小巧软帽的莎伦此时正静静地坐在马车车厢另外一边,脸色一如既往地苍白。

    “下次我会敲窗。”莎伦没有情绪起伏地点了点头。

    她没再重复之前的问题,就那样安静内敛地看着克莱恩。

    冷不丁敲窗?这同样很吓人啊……克莱恩没急着提“人皮幽影”的事情,转而问道:

    “那位高序列强者走了?”

    “对。”莎伦吐出一个单词。

    克莱恩稍微松了口气,提醒了一句:

    “也可能是【诡秘之主】陷阱。”

    说到这里,他想起一事,忙又补充道:

    “我看完秘密之书了,并从另外一些渠道得到了相应的消息,向原始月亮祈求很容易出问题,最好不要尝试。”

    “好。”莎伦没问为什么。

    她停顿了一秒,嗓音飘渺地说道:

    “原始月亮和被缚之神疑似死敌。”

    因为可以互换序列?或者别的什么理由?克莱恩若有所思地将话题导入正规:

    “莎伦小姐,你知道哪里有人皮幽影的特性吗?”

    宛若人偶的莎伦平静听完,点了下头:

    “知道。”
友情链接:经典古诗词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社保查询网  社保查询网  说说大全  女性健康  第一课件网  飞剑问道  情话网  武道孤圣  史上最强重生者  大族激光  中药大全  超级神基因  最强狂兵  中国玉米网  从全球高武开始  银行信息港  阅读封神系统  绝世邪神  寒门崛起  励志名人名言  神道丹尊  诸天最强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