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改变的问题
    克拉格俱乐部外面的马车内。

    “‘欲望使徒’不一定等于帕特里克.杰森.贝利亚?你认为我们有被误导的可能?”伊康瑟听完克莱恩的话语,并未嗤笑、不屑和轻视,反倒很认真地和他讨论起问题。

    不错的执事……不过也可能是【诡秘之主】经常使用那面叫做阿罗德斯的魔镜的原因,再差再尖锐的脾气都会被磨平……克莱恩暗赞一声,诚恳点头道:

    “这是【诡秘之主】我个人的观点,出于谨慎的心理。

    “要想验证很简单,向魔镜询问那个‘欲望使徒’的位置,而非帕特里克.杰森.贝利亚的位置。”

    伊康瑟压了下帽子道:

    “有道理。”

    他表情再次变得凝重,目光随之望向了掌中的魔镜。

    “伊康瑟执事,如果你在这里问出什么线索,那个恶魔肯定能够察觉。”克莱恩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也是【诡秘之主】。”伊康瑟侧头对两位队员道,“你们继续暗中保护莫里亚蒂先生,即使那个‘欲望使徒’来袭,你们三人联手也足以抵挡很长一段时间,而附近还有军方人员。”

    “是【诡秘之主】,执事!”两名“机械之心”成员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伊康瑟当即离开,赶往值夜者所在,也就是【诡秘之主】艾辛格.斯坦顿周围。

    “神之歌者”被调开,女神教会的封印物也已经出动……“欲望使徒”真要有什么行动,肯定就在今天下午……希望能赶得及,希望那面魔镜能给出正确的答案……但这样一来,我就没机会掺合,没法亲眼看见那个危害着大家的恶魔死去,没法接触他装满钞票、金条、金币和珠宝首饰的手提箱……克莱恩一阵唏嘘一阵失落地望着伊康瑟的背影。

    但他旋即就恢复了心情: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我冒险,可以安安稳稳地解除这次的危难。

    而且“机械之心”肯定不会亏待我,真要是【诡秘之主】成功了,我的观点和建议必然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并且本人是【诡秘之主】蒸汽与机械之神的信徒,根据几大教会的风格,应该会分一笔收获给我……在以5万镑为前提的情况下,怎么都不会太少……

    想到这里,克莱恩忍不住还是【诡秘之主】有些遗憾。

    但他不会就此冒险掺合。

    “魔术师”不做无准备的表演!

    还是【诡秘之主】太紧凑,太仓促了,根本没给我规划的时间……克莱恩对两名“机械之心”队员点了点头,走下马车,重回克拉格俱乐部,并有备无患地让侍者帮他开了间休息室。

    …………

    希尔斯顿区,艾辛格.斯坦顿的客厅内。

    伦纳德.米切尔拢了下自己略显不羁的黑发,遵循索斯特队长的吩咐,在其他值夜者的帮助下,艰难穿戴上了那套染着大片鲜血的银色全身盔甲。

    他拉下面甲,让碧绿的眼眸藏于幽邃的黑暗里,然后伸出戴着银白金属手套的左掌,接过了伊康瑟递来的魔镜。

    在蒸汽与机械教会内部,这面银镜的代号是【诡秘之主】“2—111”。

    “它只是【诡秘之主】‘2’级封印物?”索斯特略感诧异地问道。

    伊康瑟点了下头:

    “对,它的危害性,不高。”

    说到后面,他语气里突然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感觉。

    “也就是【诡秘之主】说,其他方面全部达到了‘1’级封印物的标准?”索斯特若有所思地问道。

    伊康瑟警惕地瞧了他一眼:

    “只是【诡秘之主】某些方面。”

    他不肯透露更多的信息。

    这个时候,伦纳德用右手轻抚起银镜的表面,客厅内霍然变得安静。

    三遍后,他低沉开口道:

    “尊敬的阿罗德斯,我的问题是【诡秘之主】,袭击艾辛格.斯坦顿的‘欲望使徒’目前在哪里?”

    整栋房屋陡然一暗,就像有乌云恰好飘过附近。

    银镜表面流淌起水光,迅速凝聚出了一副略显模糊的画面:

    那是【诡秘之主】一栋豪华的别墅型房屋,窗户之前就是【诡秘之主】一大片花园。

    花园中央,有玻璃温室,里面开放着一朵又一朵鲜红欲滴的玫瑰。

    玻璃温室往上,还能看见薄雾之后的苍白太阳。

    “就在贝克兰德!”艾辛格.斯坦顿立刻根据视角和太阳在天空的位置等信息计算出了画面所反映的地点在哪里。

    “这和之前问杰森.贝利亚的位置答案完全不同!我们被误导了!”伊康瑟沉声说道。

    “安魂师”索斯特吐了口气道:

    “真是【诡秘之主】狡猾啊。

    “那被‘神之歌者’追捕的杰森.贝利亚又是【诡秘之主】谁?

    “哎,来不及讨论了,我们先从画面信息圈出大致的范围,然后立刻展开行动,我怀疑那个‘欲望使徒’接下来就会制造大事件!”

    这时,叫做阿罗德斯的银镜已散去画面,转为浮现单词。

    它要求伦纳德.米切尔回答一个问题,如果撒谎或者不愿意作答,将遭受严重的惩罚。

    伦纳德莫名有些紧张,将平时的吊儿郎当收起,安静地等待着问题。

    几秒之后,他看见鲜血般的单词发生变化,一个接一个地成形:

    “你身上是【诡秘之主】否寄宿……”

    问题刚完成一半,伦纳德的瞳孔就已急速收缩,他背部绷得很紧,额头冷汗狂冒。

    如果不是【诡秘之主】有那套染血的银色盔甲遮掩,别人已经能发现他的异常。

    就在这个时候,他左掌莫名抖动了一下。

    银制的魔镜忽有轻颤,鲜红的单词诡异地隐蔽地染上了些许绿色,若不是【诡秘之主】一直盯着镜面且全神贯注,别人很难发现颜色有了细微到极点的改变。

    那一个个单词继续蠕动,改变了之前的问题:

    “你身上是【诡秘之主】否存在不能告诉别人的印痕?”

    “是【诡秘之主】的,那个印痕存在于我的回忆里。”伦纳德语气平稳地回答道,但他位于染血银甲内的身体却有种高度紧绷后突然放松的疲惫。

    这镜子太危险了……竟然直接就察觉了!还好,过了这么久,老头有恢复一点……他嘴唇发干地想着。

    索斯特掏出怀表,按开看了一眼,对染血银甲内的伦纳德道:

    “还有时间,你来主导接下来的行动!”

    “是【诡秘之主】,索斯特队长。”伦纳德暗中吐了口气。

    …………

    码头区,贝克兰德船坞。

    帕特里克.杰森.贝利亚进入了预定的舱房。

    他望向窗户外面,观察起弥漫淡薄雾气的天空,默算着时间。

    过了一阵,他快速取下帽子,脱掉了衣物,然后伸手一拉,扯去了表面那层人皮!

    而人皮之下竟然是【诡秘之主】个容颜艳丽的女子,三十出头,眉眼深邃,并非克莱恩在“梦境占卜”里见到的那名褐发棕瞳男子!

    这女子拿出衣物,有条不紊地穿上,迅速成为了妩媚迷人的尤物。

    最后,她从行李箱底部翻找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制雕像,用褪掉的那层人皮将它紧紧裹住,并打了个死结。

    做完这一切,内河客船已行驶出一段距离,她打开窗户,将帕特里克.杰森的人皮连同石制雕像一起扔向河面。

    扑通!

    绑着重物的人皮急速下沉。

    那女子拍了拍手,关上窗户,提着行李箱,换了个预备的舱房。

    接着,她坐到新舱房的窗户旁边,肘部支桌,双手托脸,悠闲地望着外面。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见半空有狂风刮来,吹散了薄雾。

    她的嘴角随之勾起,笑容灿烂。

    …………

    乔伍德区,圣风大教堂不远处的一栋豪华别墅型房屋内。

    腰部臃肿眼眸灰蓝的帕拉斯.尼根熊抱住了迎上来的情妇,那是【诡秘之主】一个脸上还带着几分纯真的美丽少女。

    跟在他身边的有两人,一个是【诡秘之主】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子,褐发蓝眼,没什么表情,正是【诡秘之主】风暴教会提供的非凡者护卫,一位序列6的“风眷者”。

    另外一个则是【诡秘之主】尼根公爵的秘书。

    他是【诡秘之主】位身材瘦削,眉清目秀的金发年轻人,看起来文质彬彬,沉稳内敛,他最大的缺点是【诡秘之主】,发际线已经超越年龄地后退了。

    至于其他护卫,或者说安保人员,则分散在房屋之外。

    上到二楼,那位“风眷者”抢在尼根公爵进入卧室前,进去快速检查了一遍,而尼根公爵的秘书则负责搜索周围的房间。

    确认没有问题后,他们对尼根公爵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继续了。

    “我的情绪都快平静下来了。”尼根公爵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他的情妇则很开心地回应:

    “那样我们就能好好聊天了,我很想听你讲你在海上的那些事情。”

    “希望你最后会有那个精神。”尼根公爵拥着情妇进入卧室,用脚后跟关上了房门。

    他的秘书和“风眷者”则分别进入了两侧的房间,没有丝毫地松懈。

    这栋房屋的阁楼内。

    一个穿着深色大衣的男子坐在陈旧的椅子上,半闭着眼睛,不知在感应什么,时而微笑摇头。

    他褐发微卷,棕眸冰冷,正是【诡秘之主】克莱恩在“梦境占卜”里见过的那位!而他脚旁的皮箱则已少了一个。

    “真是【诡秘之主】勇猛啊,这么强烈的欲望……这不符合我对他的判断,看来有服食相应的药剂……这真是【诡秘之主】太配合了……呵呵,他们怎么想得到帕特里克.杰森.贝利亚是【诡秘之主】两个人……”那男子微仰脸孔,如在陶醉。

    “快到了……就是【诡秘之主】这个时候!”

    他右手突然一握,仿佛紧紧攥住了谁的心脏!
友情链接:超级兵王  经典古诗词  论文大全网  超级神基因  理财知识  重生修仙我为王  斗战狂潮  房贷计算器  天涯八卦  星峰传说  扶蜀  男性健康  逍遥游  诸天最强大咖  中华养生网  毕业论文网  大明元辅  开天录  笔下文学  论文大全网  圣龙图腾  秦吏  斗战狂潮  娱乐大头条  逆天邪神